袁隆平:我成功的“秘訣”

2019-02-28 00:40:52

畢生夢想消除飢餓——袁隆平他是一位真正的耕耘者。當他還是一個鄉村教師的時候,已經具有顛覆世界權威的膽識;當他名滿天下的時候,卻仍然只是專注于田疇,淡泊名利,一介農夫,播撒智慧,收穫富足。他畢生的夢想,就是讓所有的人遠離飢餓。喜看稻菽千重浪,最是風流袁隆平。(摘自2004年度“感動中國人物”頒獎詞)

編者按

科研誠信和良好學風是科學事業繁榮發展的前提,是建設創新型國家的基石。近日,中國科協、教育部聯合在人民大會堂舉行首都高校“科學道德和學風建設宣講教育”報告會。兩院院士師昌緒,國家雜交水稻工程技術研究中心暨湖南雜交水稻研究中心主任、中國工程院院士袁隆平,中國科學院院士楊樂分別結合“試談做人做事做學問”、“發展雜交水稻造福世界人民”、“培養優良學風做好博士論文”等話題,與首都高校近6000名新入學的研究生進行了交流。本報(光明日報)今日摘登袁隆平的講話內容,以饗讀者。標題為編者所加。

雜交水稻: 失敗中孕育的成果

首先講講什麼叫雜交水稻,因為在座的各位很多不是學農的。雜交水稻就是利用雜種優勢,把兩個遺傳性不同的品種進行雜交,另外優良性形成互補,這樣雜交之後來提高水稻產量,這就是雜交水稻。因為第一代有優勢,所以每一年要生產第一代雜交種子用於大面積生產。

我為什麼研究雜交稻呢?那是在上世紀60年代初的一天,我到田裡選種,突然看見一株“鶴立雞群”的水稻,穗大而且數特別多,後來我把它收入做種子。第二年種上去,我管理非常細緻,因為當時的品種畝產一般只有五六百斤。我把它作為一個非常有希望的品種,每天去觀察。可是到出穗的時候,我大失所望:我種了一千多株,沒有一株像它的“老子”那樣好。我一聲嘆息,坐在田埂上發獃,後來突然來了靈感,心中一陣欣喜,因為只有雜種的後代才可能出現分離,正好符合孟德爾的分離規律。這就證明了我發現的“鶴立雞群”的優良稻種是一株天然的雜交稻。這樣,我就萌發了要研究雜交稻的決心。

早期研究階段,袁隆平(左三)在田間為農民講課。

袁隆平在做科學實驗

但是在那個年代,傳統的觀點認為水稻、小麥等自花授粉植物是沒有雜交優勢的。因此,我的研究受到不少人的反對和諷刺。但是我認為,雜交優勢是生物界的普遍現象,小到微生物,高到人類都有雜交優勢,有沒有雜交優勢不是由生殖方式決定,而在於雜交雙親的遺傳性是否有差異,而水稻絕不會例外。

為了證明水稻具有雜交優勢,1972年夏我們在湖南省農科院做了試驗,種上雜交稻來說服有關人。我們種了四分田,還有對照品種,就是一個是高產品種,另一個是常規品種。我們的雜交稻長勢很旺,對照種只有七、八寸高,我們的有1尺高了,對照種只有四五個分櫱,雜交稻就有七八個分櫱了,長勢非常旺。可最後驗收的時候,結果卻不盡如人意,產量還比對照種略有減產,而稻草增加了將近7成。於是有人講風涼話,說“可惜人不吃草,如果要吃草的話,你這個雜交稻就大有發展前途了”。

後來就開會研究到底要不要支持雜交稻,我們那個時候是少數派,大多數是反對,說這個雜交稻是一堆草。我冷靜地分析,站起來發言的時候,我說:“從表面上看,我們這個試驗是失敗了,我們稻穀減產,稻草增產。但是從本質上講我的試驗是成功的,為什麼?因為現在真正的焦點是水稻這個自花授粉作物究竟有沒有雜交優勢,現在試驗證明了水稻具有強大的雜交優勢,這是大前提。至於這個優勢表現在稻穀上,還是稻草上,那是技術問題。因為我們經驗不足,配組不當,使優勢表現在稻草上了。我們可以改進技術,選擇優良品種,使其發揮在稻穀上,這是完全做得到的。”

領導們被說服了,他們說:“是呀,老袁說的有道理,應該繼續支持。”失敗是成功之母,有好多事情失敗里包含著成功的因素,因為失敗當中有經驗、有教訓。搞科學實驗決不會一帆風順,不要怕失敗,要善於從失敗中總結經驗教訓,所謂“吃一塹長一智”。一失敗就灰心喪氣,到此止步,這樣的人是很難成功的。馬克思有句名言:“在科學上沒有平坦的大道,只有不畏勞苦沿著陡峭山路攀登的人,才有希望達到光輝的頂點。”我的體會是,只要大方向是對的,就應該有百折不撓的精神,才有希望取得最後的成功。

袁隆平喜歡做“禾下乘涼夢”

2006年,袁隆平給國際雜交水稻培訓班學員授課。

袁隆平多才多藝,拉得一手好提琴。

“秘訣”: 知識 汗水 靈感 機遇

經常有人問我,你成功的“秘訣”是什麼?其實談不上什麼秘訣,我的體會是八個字:“知識、汗水、靈感、機遇”。

首先,知識是基礎,是創新的基礎。現在科學技術這么發達,你是個文盲,是不可能成功的。“知識就是力量”,道理大家都很明白。我認為在知識方面不一定要博古通今,成為一個學問家,但是除了要對自己從事的專業很熟悉以外,還應掌握一些相關領域的知識,以開闊視野。要了解最新發展動態,因此你還要懂一些外文,在科學研究中我贊成標新立異,但大方向要把握好,要正確,一定要避免盲目性,以免走進死胡同。過去有聰明人研究“永動機”,這違反了能量守恆的自然規律,走向了死胡同。

第二點,是汗水。任何一個科研成果都來自於深入細緻的實幹和苦幹。育種研究是一門套用科學,要到田裡去乾,肯定要流汗。我們在攻關的時候,在水稻生產基地每天都背上一個水壺,我帶兩個饅頭,中午下田,頂著太陽一乾就是兩三個小時,流了很多汗。雖然很辛苦,但是我樂在苦中,因為有很強的希望在激勵我。我培養學生,第一要求就是要下試驗田,你不下田,我就不培養你,我說書本知識非常重要,電腦技術也很重要,但是書本電腦裡面種不出水稻來,只有在田裡才能種出水稻來。

第三,要有靈感。我的體會是靈感在科學研究與藝術創作中,具有幾乎相等的重要作用。靈感來了,一首好詩、一首好曲就來了,沒有靈感,挖空心思、搜腸刮肚也寫不出。什麼是靈感?我體會它是以思想火花的形式出現,一閃就來了,但一閃又過去了,你要是去找可以找到,往往是由一種外界因素誘發產生。我體會到,靈感是知識、經驗、思索和孜孜追求綜合在一起的升華產物,它往往在外來因素的刺激下突然產生,擦出火花來。

1997年,我到江蘇農科院觀察他們培育的新品種時,其中有一個品種形態吸引了我,我突然一閃念,領悟出了超級雜交稻的株型模式,現在這個模式已經在選育超級雜交稻品種的實際工作中運用。美國的《science》(《科學》)雜誌十分關注,刊登了這個模式,加以介紹。其實那“一閃念”就是靈感。我奉勸從事科學研究的同志,要及時捕捉和運用在探索中孕育和迸發的靈感,做“有心人”,及時捕捉思想火花,不要讓它閃丟了。

第四是機遇。雄性不育野生稻的發現,為雜交水稻研究成功打開了突破口。有的人說我們發現的雄性不育野生稻是靠運氣,我看這裡是有運氣存在,但是不是單純靠運氣呢?我們在設計技術路線時,曾經構想“把雜交育種材料親緣關係儘量拉大,用一種遠緣的野生稻與栽培稻進行雜交”。通過這樣來突破優勢不明顯的關隘。按照這一思路,我和助手到雲南、海南去找野生稻。

美國學者唐·帕爾伯格先生曾寫下《走向豐衣足食的世界》一書,他在書中談到,從統計學上看,發現雄性不育野生稻事件明顯是一個小機率事件,可是這種奇蹟居然發生了。他還列舉科學史上一系列偶然事件的巨大作用,如弗萊明研究導致人體發熱的葡萄球菌時,觀察到無意飄落的青黴菌可將葡萄球菌全部殺死,由此他發明了葡萄球菌的剋星——青黴素;愛德華·詹納看到擠牛奶的女工免出天花,從而發明了天花接種疫苗……這些發明創造有一個共同特點,就是當事人不僅親眼看到了這些事物,而且從內心領悟並很快抓到了這些事物的本質。這就是科學研究工作的本質。

機會成就有心人,偶然的東西帶給我們的可能就是靈感和機遇,所以我們說偶然性是科學的朋友。科學家的任務,就是要透過偶然性的表面現象,找出隱藏在其背後的必然性。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