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貸“紙牌屋”:美國金融危機啟示錄 ——鳳凰房產北京

2019-03-17 16:34:54

金融危機已經過去7年,世界仍舊在傷痛恢復之中。

無數反思因此誕生,公眾的痛苦即使沒法根除,也應該得到解釋,多數焦點都集中在金融機構在金融危機中的崩塌。例如,面對美國政府支出7000億美元救助銀行,美國喜劇演員就曾經提出一個頗得民心的問題,為什麼這錢不分給大家而是要給銀行?再例如,雷曼倒閉被認為金融危機關鍵點,甚至被認為是無可挽回的錯誤,有人不無打趣地說如果雷曼兄弟叫雷曼姐妹,也許雷曼也就不會那么貪婪驕傲,雷曼也不會在那個夏天率先倒閉,那么也就沒有後面一連串後果。對此,組織美國金融危機營救的三巨頭保爾森、蓋特納、伯南克都紛紛撰文著書表示自己已經竭盡全力,銀行業不得不救助,而雷曼不得不倒閉。至於美國人多年來追求的自有住房的夢想,迄今被千夫所指。

然而,投資銀行家的貪婪、次貸衍生品的槓桿、華爾街的陰謀等等,這些過去占據主流媒體的各類解釋,雖然符合直觀感受,也占據道德高地,但是它們能否解釋危機根源、危機何以持續如此長時間等問題,仍舊存在疑問。對比之下,回到金融危機的源頭,也就是早就被人忘記的住房按揭泡沫,或許能看出不一樣的圖景。

美國兩位經濟學新星阿蒂夫·邁恩、米爾·蘇非的研究正是如此,他們對於住房按揭的研究即解釋了金融危機的另一面,其起因與擴大都在於債務尤其是家庭債務。兩人著作《房債》(House of debt)中文版已經由“比較譯叢”引入中信出版社發行,而英文版在2014剛出版就入圍《金融時報》2014年度商業圖書獎最終名單。

直到今天,多數人認為房地產只是美國金融危機的推手而已,直到今天還有人強調,金融危機之前讓很多沒有資格獲得住房抵押按揭的人(主要是窮人)獲得抵押按揭本來就是不應該,這些人在金融危機之中將房屋退還給銀行也是正常的市場出清行為。這種想法符合直覺以及自由市場精神,然而並不深刻,事實上,房地產信貸不僅影響美國家庭債務,而且很大程度上導致了這次大衰退。他們發現經濟災難爆發之前,家庭債務的大幅攀升以及居民消費的大幅下降,從美國到國際都有出現。更大的問題在於,隨著危機爆發,家庭發現其借入的債務過多,而房價下跌帶來的損失完全由家庭自身承擔,以至於家庭淨財富以不成比例的速度飛快下滑,家庭消費支出也因此快速下滑;而消費是經濟的主要拉動力,經濟去槓桿開始,家庭債務繼續增加,支出開始崩潰,一切人都難以幸免於難。

兩人將經濟比喻為常用於政治的俗語“紙牌屋”,以債務堆積而成。經濟向好時候,消費與支出皆大歡喜,債務變得如此“便宜”,源源不斷增加;一旦家庭債務達到臨界點,趨勢出現逆轉,那么就會出現自我實現式的負向正循環,最終導致經濟的雪崩。他們證明家庭債務與經濟衰退之間的關係導致了這次衰退的緣起與惡化。於是,以住房按揭繁榮開始的經濟泡沫,最終幻滅也在於住房按揭,導致在美國800萬人失業,400萬家庭流離失所。

研究到這步,結論其實並不算多出人意料,經濟下行導致消費下降這個大多數人可以理解,兩位作者頗為特別的是,他們用數據證明窮人在危機中如何變得更窮,揭示了債務遊戲中的不平等。原因在於,因為窮人的住房購買往往抵押比例更多,而因此在消費邊際上受到影響更大,隨著住房抵押出現問題,對於窮人的消費影響更大,進而對於經濟整體構成收縮壓力,這對於經濟衰退的影響不言而喻。更為悲劇的是,隨著很多窮人在危機不得不將房屋交還給銀行,這也導致隨後的房地產回暖並沒有真正惠及這部分人。

這一研究不僅對於金融危機有影響,對於巨觀經濟領域也有很大幫助,對於避免衰退持續的政策也有啟發。十年一覺危機夢,2015年10月美國住宅建築商協會(NAHB)數據顯示,10月美國房屋市場指數升至2005年10月份以來新高,恍惚間剛好十年過去了。NAHB房產市場指數當月為64,一般認為超過50就代表市場狀況不錯,該指數自2014年6月來一直位於50上方。然而,美國房地產的回暖,並不等同於經濟的復甦,畢竟在金融危機之中已經把房屋換給銀行的家庭比比皆是。兩位作者阿蒂夫·邁恩、米爾·蘇非的政策建議是金融體系應該更多採用股權類契約,即將收益與家庭無法控制的風險掛鈎,例如,房價上漲階段業主出讓一部分受益給銀行,而房價下跌階段銀行承擔一部分業主損失。

值得注意的是,危機之危害不僅在於危機之中的損失,更在於危機之後的恢復往往比較漫長,而且大型危機往往伴隨著二次觸底的可能。根據哈佛經濟學家卡門·萊因哈特、肯尼斯·羅格夫的研究,他們通過對歷史上100次系統性銀行業危機分析,得到結論是人均收入回到危機前水平所需時間平均需要是8年,中位數為6.5年。也正因此,截至目前,西方國家中只有德國以及美國人均收入回歸到金融危機之前峰值,對比之下,希臘或者一些新興市場國家可能需要超過十年的時間。

這對於中國有什麼啟示呢?如何主動避免一場無法承受的金融危機呢?對比之下,中國房地產投資增速雖然下滑嚴重,但是情況和美國還是有些不同,主要是中國購房首付較高,槓桿率低於美國,加上中國家庭的儲蓄偏好,因此,中國家庭債務在危機之中飆升並不算嚴重,大眾更多關注中國政府債務而不是私人債務。但是美國的經驗告訴我們,私人債務同樣可以醞釀成巨大的衰退,或許在美國是家庭債務,在中國也許就是企業債務。值得警惕的是,中國企業債務在“4萬億”之後飆升嚴重,近些年中國影子銀行從概念變為現實,這些變化對於巨觀經濟的負面影響雖然不完全清晰,但是始終讓人不安。債務雖美,不宜過度,如何防患於未然,或許是中國決策者應該從《房債》中汲取的教訓。

註:作者為青年經濟學者,微信公號《經濟人》(econhomo),近期出版《印鈔者》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