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成了牆頭草?

2019-03-02 18:00:13

兒子成了牆頭草?

孫道榮

剛回到家,兒子就粘乎乎地湊了過來:“老爸,你終於回來了啊。我想死你了。”明明知道兒子講的話不靠譜,因為我只不過出去了不到兩個小時,想什麼想啊?但心裡還是熱乎乎的,不管怎么說,能和青春期的兒子,保持這樣一種親密的親子關係,還是讓人滿足而愜意的。

直接了當問兒子,想乾什麼吧?兒子撓撓頭,說,下午我想出去找同學打打球。我毫不猶豫點點頭,答應了兒子。星期天,打打球,既鍛鍊了身體,又聯絡了同學情誼,沒什麼不好。兒子煞有介事地拍拍我的肩膀,還是老爸開明,不像老媽,總是婆婆媽媽的,除了學習,什麼事都不讓做。我瞪了兒子一眼,不許這樣評價媽媽。在兒子打球的問題上,我和妻子的意見確實不統一,我贊成兒子適當地鍛鍊,而妻子認為,進入中學後,兒子的學習任務越來越重,搞好學習是第一要務,球嘛,能不打,就儘量別打。觀點不一,難以調和。

吃過中飯,兒子就抱起籃球,衝出了家門。妻子意欲阻攔,兒子遠遠地甩下一句,老爸已經同意了的。說完,絕塵而去。看著兒子的背影,妻子扭回頭,生氣地問我:早上你不在家,兒子向我提出去打球,已經被我拒絕了,怎么你一回來,就不問青紅皂白,又同意兒子出去打球?一個喊生薑,一個講不辣,這兒子還怎么管?

我沒想到,兒子是在向他媽媽徵詢未果的情況下,又轉而投向我的。這孩子,什麼時候開始,學會了察言觀色,利用父母的不同觀點為己所用?

有了兒子後,我們家的生活中心,就開始圍著他轉了。記得兒子小的時候,大人們最喜歡問兒子的一個問題是,你喜歡爸爸,還是喜歡媽媽多一點?遇到這樣的問題,兒子總是眨巴著眼睛,看看爸爸,又看看媽媽,然後歪著腦袋,用手指點兵點將,最後,他會用一隻手戳戳媽媽,然後用另一隻手點點爸爸,嗲聲嗲氣地說,我都喜歡。大人笑翻。不過,稍長之後,兒子也漸漸“狡猾”起來,再遇到類似問題,他會一臉神秘地回答,這是秘密,不告訴你!巧妙地避開了鋒芒。

兒子對於我和妻子的感情,是波浪型的,大多的時候,兒子和媽媽親密一些,偶爾的時候,會傾向我這邊,那多半是他在媽媽那兒遇挫的時候。兒子上學後,我擔心路上不安全,正好那段時間我的工作也不是很忙,所以,就每天接送兒子。這遭到了妻子的極力反對,認為不利於鍛鍊孩子的自主能力。兒子自然樂意我每天接送他,所以,那段時間,兒子跟我顯得特別親,在家裡,一有空閒,就會和我粘在一起。

然而,沒過多久,兒子對我又疏遠了。我覺得兒子漸漸大了,應該承擔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務活,比如可以每天晚飯後,幫助媽媽洗洗碗。沒想到,我這個建議,首先遭到了妻子的反對,她認為,孩子的家庭作業很多,要抓緊時間寫作業,不能分散了孩子的時間和精力;而且,幾個碗,也沒必要勞頓孩子,再說他也洗不乾淨,他洗完了,自己還得重新洗一遍。有了媽媽的支持,兒子顯得理直氣壯,每次飯碗一丟,就溜進房間,說是寫作業去了。兒子再一次將天平,傾向了利於他的那一邊。

兒子長大了,兒子也成了牆頭草?這讓我們大吃一驚。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每次當我們夫妻意見相佐時,兒子的選擇,毫無例外地會倒向利於他的那一邊。趨利避害,兒子沒有錯。有錯的是我們。當父母成了一堵對立的牆,固執地各自站在牆的一側時,孩子難免成為牆頭草,為風向所左右。如果父母不是一堵牆,而是一塊平坦的土地呢?

不讓孩子成為牆頭草,父母首先要做到的,就是別在孩子面前豎起一道牆啊。

《雜文報》2011年7月5日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