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是小的“辣”

2019-07-17 02:17:24
觀歷史,明人世,鑑古知今,從來是天地萬物都可以拿來感悟人生的。比如老薑辣還是小姜辣,又焉不是說人生道理?
人中的“老薑”,是歷練過後,世事洞若觀火,以氣定神閒的內外修煉而去改變乾坤。你看黃忠六十跟劉備,德川家康七十打天下,姜子牙八十為丞相,余太君百歲掛帥。這些天地間的姜,確實是到了套垂老矣的階段,才展現出“老薑”的風範。
不過,若所有人都信“薑是老的辣,那世上就不會有豪氣乾雲的少年英雄,也不會有明達睿智的少年神童。反正總要熬到“林芳謝了春紅”的老薑年歲才能真正有所作為,小姜時節就輊言妄動,豈不是自毀前程?
但歷史的新芽超過舊枝,無非都是因為那幾個字:我—不—相—信!
我不相信,老薑就一定辣過小姜——布衣童子甘羅十二拜相,憑三寸之舌縱橫列國;失怙之君康熙十四歲剷除老薑鰲拜,盡顯少年英雄本色;而那二十二歲封狼居胥的霍去病,將一句“匈奴不滅,何以家為”念誦成千古的悠悠迴腸。
我不相信,此時不辣,將來定有屬於我辣的時代——“憑誰問,廉頗老矣,尚能飯否”的前車之鑑仍然遊蕩在歷史的回聲中,“馮唐易老,李廣難封”又將壯志難酬的悲憫付與了白頭翁。
我不相信,年歲到了就一定能變成辣姜——你看那人群中,暮氣沉沉毫無建樹的人,哪個時代不是大多數?
姜是小的辣。我們不必將一句俗語註解成人生懶惰的藉口,等到一往無前的銳氣消失殆盡才去做事。那樣,留給我們的只能是力不從心的嘆息,一事無成的懊悔。“紅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瀉汪洋”,你若是那衝勁兒未被生活磨去、心氣未被俗塵遮埋的小姜,當辣則辣,何待他時!(選自2011.10《作文素材快線》作者羅生)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