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認識十年,後來只在朋友圈見面

2018-08-07 20:30:20

一個相識十年之久的好朋友做媽媽了,我是從她朋友圈知道的;而她之前就要結婚的訊息,我是在群聊里被通知的。

我們鬧崩過嗎?沒有。

我們是傳說中的“塑膠姐妹花”嗎?不是。

我們到底為什麼就慢慢從無話不說到無話可說了呢?不知道。

反正,就這樣了。

我們再不是對方興高采烈私下想要告訴的第一個人,也不是她深夜痛哭時想要傾訴的第一個人了。關於彼此的生活,我們開始統統從網路和別人口中得知。

那曾經的我們是什麼樣子?

國中,大家好像都是蓄水的駱駝,不管哪節課間休息,都能擠出那么一點手牽手去廁所。路上打打鬧鬧、嘻嘻哈哈,八卦著誰又被隔壁男生遞紙條了,誰上課睡覺又被老師扔粉筆了。

高中,不同於“穿越大半箇中國去睡你”,假裝好學、實則瞎逛的我們“穿越大半個樓層去問題”,通常是題沒問明白,先輪番吐槽了一遍自家扒後門窗戶深情凝視的班主任。

大學,談戀愛成了比必修課更平易近人的課程,當然,由此帶來的失戀也順便充當了選修課。為了聊表安慰之意,便拉著傷心人去學校附近吃一頓雞公煲和黃燜雞米飯。

讀研,為了能夠考取心儀的學校,冬天抱著跟炸彈個大似的保溫杯,奔跑在去占座的路上。那時的天氣因為孤軍奮戰可真冷啊,全憑几個人的相互鼓勵和寬慰來禦寒。

可不知道怎么回事兒,後來,就逐漸變了。

我曾經以為,像這種在彼此青春期、迷茫期一同趟過的人,是不容易走散的。或者說,因為什麼理由走散都行,哪怕是沒有理由,都不可能是因為一個男人。

至少是,不應該因為任何一個男人而心懷芥蒂。

生活環境不同了,選擇的職業存在差異了,周圍的人際關係各自更換了,甚至是價值觀不屬於同一片區間了,這些我都可以接受,畢竟這些摻雜了過多的客觀因素。

但怎么就狗血到為了個男人,會去跟其餘所有關心她的人為敵呢?就算這個現象多么尋常,多么富有爛俗的戲劇衝突,可我還是覺得不會發生在我的身邊。

直至這套劇情真的意外上演,發覺以前的我對待友誼實在太盲目自信了。

簡單說,那個交往十年之久的好朋友,她的結婚對象我們並不是很喜歡,覺得無論從哪方面都配不上她,於是一起針對這個問題聊過幾次。

這樣聽起來,確實是關我們屁事了。打著愛的名義,實施多管閒事之名的常規帽子扣在我們頭上,似乎也挺穩。事實上,到最後我們也是這么嫌棄自己的。

但如果當你作為十幾年的老朋友,在了解到她的父母都極力反對這份戀情,還被氣到頭暈生病時,可能也會跟我們的選擇一樣,去勸一勸她,讓她冷靜思考下這對關係。

是,當代社交禮儀告訴我們,跟好朋友說“你跟她男朋友不合適”這種事兒,經常弄到自己里外不是人。可她是你打小就見過你不化妝樣子的人啊,你總想關心下。

有時想想,朋友是什麼啊?可能就是她們明知道會有衝突的危險,還是不放心的本著哪怕“友情鬧掰了,外人說活該”的心態,不去硬攔著,卻也再提醒對方一句。

至於她的那個,談個戀愛就要把她所有異性好友微信都拉黑、不讓她跟我們原來圈子裡男孩玩、只能跟他朋友圈接觸的男朋友,其實我們一點都不感興趣。

所以,當她男朋友表示出讓她“最好不要再跟我們原來圈子裡的男孩玩”後,她會說出“我不會因為一個朋友,而影響要與我走完下半生的那個人的關係”時,我真心希望:

在我的姑娘們擲地有聲地說出這句宣言時能明白,你選擇的那個人比我們重要,這是我們都理解也接受的。

可是,不要僅僅因為那此刻看上去浪漫而壯烈的愛情,僅僅為了那貌似信誓旦旦實則充滿不確定的後半輩子,就忘了在此之前,是誰真真切切陪伴過彼此走過無數艱難歲月。

我們不難過有人比我們重要了,我們傷心的是,面對天枰兩端,你義無反顧頭也不回地站向了另一邊。

甚至沒有試圖對我們說點什麼。

你都沒有努力過,哪怕“努力”這個動作。

記得某期《奇葩說》,馬東講,“隨著時間的流逝,我們終究會原諒那些傷害過我們的人”。這句話像極了大多數人經歷過的大多數故事走向,幾乎快要博得所有人的認同。

然而就在電光石火間,蔡康永隨即補充道,“那不是原諒,那是算了。”

一剎那,我都能聽見自己心臟里有根弦斷掉的聲音,悄無聲息又驚天動地。是啊,哪有那么多的釋懷,不過是面對時間這則良藥,我們逐漸遺忘了曾經要為自己討個說法的衝動。

愛情也好,友情也罷,時間過去太久,都要忘記真的有發生過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嗎?甚至會產生某個瞬間的錯覺,覺得那些耿耿於懷的細枝末節,其實都是自己在無理取鬧?

現在,我連想問句“為什麼?”“憑什麼?”的想法都沒有了。所以算了吧,大家都忙。

如果哪天突然記起,我們可是說過要建一家養老院,等60了大家一起去住的;或者想到小時候說過要一輩子一直做好朋友的誓言,請你一定一定把這些記憶保護好。

因為這些關於友情信誓旦旦的誓言,有時往往比愛情還打臉,不能避免的話,至少在當時的真誠過後,在臉疼的過後,還能記起我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