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邊的迷香 永遠的李清照

2019-02-23 08:29:52

【題記】李清照(1084年2月5日—1155年4月10日),號易安居士,南宋女詞人。濟南章丘人,婉約派代表詞人,創“易安體”,為宋詞大家。她是中國古代第一位女詩人,亦稱“一代詞宗”。
“大河百代,眾浪齊奔,淘盡萬古英雄漢;詞苑千載,群芳競秀,盛開一枝女兒花”形容的就是李清照。
她離開人間已經855年!
林中的風笛,飄渺迷離,左右心情的暗流澎湃不羈,惘然躑躅在密林間,晨霧中仿佛瀰漫著一種深情的迷香!希冀著與你相吟宋詞,那天邊的迷香,淺笑的雙唇,那柳葉眉上一絲悽苦,恍如宋代團扇上若隱若現的女子。千年的回眸,微翹的嘴角,優雅溫存,比蒙娜麗莎更加神秘。蒙娜麗莎只不過是達文西筆下的一幅名畫,而你——李清照,卻開創了一個宋詞的時代!
一個女性徵服了一個時代,征服了這個朝代以後的若干個朝代的若干男人和眾多的女性。
沒有人說她美,除了趙明誠;沒有人說她痴,傳說中她有過兩段婚姻;沒有人說她穿裙子,因為她從不賣弄裙下風情。但她的魅力絕不亞於同朝年代的李師師。
因為有她,歷史的天空才出現這樣一顆星,以她的詞命名:愁!
除了心,沒有哪個地方,比鞦韆更容易盪起愛!這是歷史上最著名的鞦韆:“18歲的鞦韆”!就在這根古老的藤條上,18歲的她每盪一回,太學生趙明誠便跟著她吟詩一句。秋風瑟瑟,桂花飄香,又見亂紅飛過鞦韆去。清早,冷落的鞦韆上還只有倩影一抹;黃昏,日落的後院默契背影已經成雙。
和趙明誠第一次相遇,她本應羞羞答答,這才是嬌羞多情的女子。可是不曾相識,卻似曾相識。正因為有詩,人生仿若如再見!那感覺就像闊別多年的好友突然重逢,所以不需矜持。
原來愛,可以用一句詩,一個鞦韆,一行相互欣賞的眼神——來表白!
“清麗其詩,端莊其品,歸去來兮,真堪攜隱”這就是趙明誠心中的李清照。
有愛,就有孤獨,當相愛的人注定要分離。曾經不以為然的離愁別緒,如今如湧泉般傾注心田。再見並不遙遠,但思念總比歸家的路要長。
婚後,因為家族的沒落,趙明誠不得不入宮教學。或許,此情真的無計可以消除。
昨日煮酒、吹燭、鑒石、賞書的日子,如今卻換來“一種相思,兩處閒愁”。
那遠去的馬蹄聲一片撕裂,不似在汴京城外徘徊,淒悽慘慘切切,“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如果,想要女人纖瘦,其實很容易。想一個人,狠狠地去想某一個人!相思!就是最有效的減肥藥。就像她——李清照!“莫道不銷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
如果能用一首詞來換取她丈夫的生命,莫說是一首,拿她寫過的全部她都願意!
當趙明誠病逝在南遷的客途中,她強忍著悲痛,目送人世間的最後一眼,愴然入土。那百般滋味,“怎一個愁字了得”。
趙明誠的死,成就了她那首偉大詩篇《聲聲慢》:“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淒悽慘慘切切”!
女詞人終於丟掉了她生命中唯一最愛的男人!與此同時,卻換來了贏取後世每朝每代無數男子的鐘情!她,就是李清照!
“東籬把酒黃昏後,有暗香盈袖。莫道不銷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醉花陰)
“蹴罷鞦韆,起來慵整纖縴手,露濃花瘦,薄汗輕衣透。”(點絳唇)
“莫許杯深琥珀濃,未成沈醉亦先融,疏鍾已應晚來風。”(浣溪沙)
“生當作人傑,死亦為鬼雄。至今思項羽,不肯過江東。”(夏日絕句)
“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聲聲慢)
“庭院深深深幾許。”(臨江仙)
有一天,我也會離開人間,我的魂魄一定會翻山越嶺,苦尋那一身迷香的主人,在蓮花綻放的破裂聲中,在天堂裊裊餘音的古樂聲中,吟唱你的醉花陰、浣溪沙、聲聲慢!
也許,在凝望中我會和你擦身而過,你還在春夏之交如水般沉睡,而我卻在靜謐中清醒。一種迷香一個夢中,用盡畢生的溫柔,輕輕呵護那一抹猩紅的色彩。
歲月為你傾倒,
你依然微笑!
耳旁迴響著她的《如夢令》:“昨夜雨疏風驟,濃睡不消殘酒,試問捲簾人,卻道海棠依舊。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李清照,莫道不銷魂!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