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武俠中的紅燒蹄胖、蝦子烏參和白煮蛋

2019-02-09 18:49:25

古龍筆下的人物幾乎都愛吃,他寫的食物也讓人流口水,這是古龍作為老饕的性格使然,也是他寫作的風格所致。

▐ 充滿煙火氣的食物

吃喝俗事,有些人覺得不宜入書,有的人總喜歡取個風光旖旎的名字,覺得把飲食“雅化”了,才有入書的資格,但是古龍不一樣,他認為飲食是直接可以入書的。古龍不怕這些紅燒蹄髈、三鮮鴨子會讓他的大俠沾染上俗氣和油氣。這不僅是因為古龍比較饞,也表現出他寫作的個性:在文明的規範之外,追求原初的人性。因為吃喝是俗事,是接近原初人性的“人之大欲”,在寫吃喝方面,古龍顯得更真實、更可愛。他在自己的想像世界中隨意點餐,美酒佳肴一樣樣吃過去,極有樂趣。古龍很喜歡在小說里“報菜名”,連喝個粥都要配四樣小菜,菜名大多是很普通的,即使有貴重些的如“蝦子烏參”,也是確實存在的做法,不脫出現實,讓人能想像出它的味道和一桌菜配起來的豐盛感。

▐ 穿越而來的食物

但有時古龍“點菜”又太過隨意,甚至會有種時空上的跳躍感。楚留香的“後宮”送來一大盤子美食,有乳鴿、白雞、蒸魚、腊味飯,顯然是廣東菜;古龍形容牛肉用“多汁”,卻是西餐牛排的用語,還有冰過的葡萄酒跟檸檬。古龍還寫過“一大碗濃濃的番茄湯”,老舍在抗戰時期寫《談西紅柿》,說國人不會吃西紅柿,中餐里只有番茄蝦仁,能加上點兒西紅柿汁。雖然西紅柿明代已引入國內,但這碗湯很可能穿越了。

番茄湯

▐ 愛吃是普遍特點

古龍筆下,不僅唐缺和大歡喜女菩薩愛吃,俊男美女也愛吃,至少是沒有厭食症。承認“我只吃一點點”的,好像只有《歡樂英雄》里的紅螞蟻。楚留香吃多了海龜肉還鬧過肚子,他的冬粉若知道了,愛豆形象大概會崩塌。《幽靈山莊》里陸小鳳和將軍賭賽,吞下十幾斤滾燙的燉肉,得知山莊裡的一伙食情況,馬上宣布自己明天要吃熏羊肉、五梅鴿子、丸子湯,如果他去做吃播,一定大受歡迎。將軍下一次出場,就被一大鍋肉毒死,其實下的毒並不重,但他吃得太多了。┑( ̄Д  ̄)┍

燉肉

古龍自己也寫過“不食人間煙火”的角色,但一轉臉又開了自己的玩笑。《劍神一笑》裡面司空摘星假扮西門吹雪,點了白煮蛋、白饅頭、白開水,以示大俠之純白高潔。又借“牛肉湯”(大姑娘的綽號叫“酸梅湯”猶自可,畢竟又酸又甜又冰和佳人有相似之處,叫“牛肉湯”就只有古龍能為之了)之口吐槽:吃這些跟吃屎一樣!西門吹雪不能滿嘴流油地大嚼魚肉,有妨形象,這個大俠當得真夠憋屈的。

白饅頭

▐ 吃是為了更好地講故事

《白玉老虎》放到今天,完全可以另起一個名字《小說巨匠獨創,美食武俠流派》,小說里重筆描寫的幾處吃,都與故事的情節、氣氛緊緊結合在一起,不是贅余,不是流水賬。“吃”在劇情中的作用,不亞於唐門的“毒”,這種寫法,非老饕不能為。各路俠客向蕭東樓獻禮,扮成小販,挑著擔子,送來餛飩、豆皮、花生米,大家開懷暢飲,一期一會。這實際上是個江湖人的聚會活動,水滸好漢在這種場合,應該是殺牛宰豬,大塊吃肉,座山雕就是“百雞宴”。古龍嫌單吃牛肉豬肉太沒意思,於是各路南北的小吃一齊出現。可能沒有大塊吃肉那么威猛,但在活動策劃方面,這場聚會可以打十分了。

豐子愷畫的餛飩擔

▐ 書中食物的原型

“非人間”頂上,鳳娘、千千和曲平被追殺了一路,終於找到一棟漂亮的小房子,園裡種的時蔬,房檐下掛的風肉,都可以拿來炒菜。鳳娘拿來炒臘腸的“青綠色的豆莢”,我總懷疑是荷蘭豆。荷蘭豆和腊味是固定搭配,四季豆、扁豆也沒有這么碧綠的顏色。

臘腸炒荷蘭豆

不知道古龍寫“辣椒巷”在香港有沒有原型。我孤陋寡聞,只能想起“重慶森林”,“重慶森林”的主要住戶是南亞人,所以可能性不大。這種地方都會有些文化特色的吃食販賣,辣椒一炒,“香”聞十里,特色就更加凸顯了。香港紅磡有個鐵皮小棚子,叫“聯記川王涼粉”,賣四川風味的涼粉和炒菜,據說每個月要關幾天店,到四川去進辣椒。還有一個小小的食品店,賣上海的食材,塌棵菜、春筍、上海年糕,季節到了有大閘蟹。這種小店鋪是內地文化的小小孤島,大概撫慰了不少人的鄉愁。

聯記川王涼粉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