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學好書法,先把姿勢搞對!

2019-03-02 00:36:56

一、坐姿

寫毛筆字以坐姿為主。一則練二三寸大楷字無須站立,坐著寫就行了;二則坐著省力又利於凝神聚氣,注意力容易集中。主張寫二三寸大楷模也要用立姿的主要原因是為了練習懸肘,其實坐著寫也照樣可以用懸肘法,關鍵是方法要正確。

正確的坐姿應該是“頭正、身直、臂開、足安”(見圖4)。

頭正,指書寫時頭要擺正,不可偏側。常見偏側,往往與執筆的姿勢有關。如果你握筆的手掌過於堅起,用“鳳眼”法來寫字,無名指與小指又將掌心填實,筆尖被手掌擋住了視線,為了看到筆尖:一種情況,執筆的手往右偏移,甚至移到與右肩膀對齊,筆尖是看到了,但寫出來的字會歪斜;另一種情況,將筆擺正,放中間,頭部向左偏側才能看清筆尖。時間長了,頸椎會出問題的。

身直,指身體要平正、坐直,兩肩齊平,當然直立不是要昂首挺胸,而應該肩背放鬆,自然下沉,身子略向前傾,胸口與桌面保持一拳多的間隔,切忌彎腰駝背,甚至將下巴枕*在左手背上。

臂開,指手臂要往前伸開些,同時兩臂的肘關節也要向左右撐開,兩邊基本勻稱。有的人寫字時手臂雖然懸起了,但緊挨著脅下,以身軀為倚傍,寫堅畫往往向右歪斜,沒有起到懸肘的作用。因此,手臂在左右撐開的同時,左手掌心向下將紙按住,右手握筆懸起稍離桌面即可,毛筆儘量往中間*攏,古人有筆桿要對準鼻樑的說法。當然不是絕對的,如果略向右移一點,也應該說是很正常的。只是不能偏得太過了。另外,坐著寫毛筆字懸起右手時不能將肩膀抬起,肘部也不要高懸,因為一抬肩、一高懸,肩臂的肌肉就會緊張,手臂就僵死了,肩應該往下沉,肘關節放鬆,使手臂與腕在同一水平面上,甚至肘關節還可以比腕關節略低一些,即便衣袖在桌上揩擦也無所謂,只要不把肘枕死在桌上就行。

足安,是指兩隻腳自然地平穩著地,不可腳蹺二郎腿兒不能雙腳向前伸直,或一條腿架在另一條腿上面,這些姿勢均不可取。兩腿左右略微分開,其位置與肩寬基本相等,肌肉放鬆(見圖4)。

二、立姿
寫比較大的大字必須站著,一則字大,筆畫長,坐著寫就夠不著;二則坐著看大幅作品視線有偏差,不如站著居高臨下準確,看得也全面。

站著寫毛筆字身子可略往前傾,頭部正直稍微有些下俯,左手掌按住桌面上的紙,右手近於伸直,執筆的姿勢也要隨著站立而改變,手掌下覆,手背與手臂幾乎成一平面(見圖5)。兩腳分開站穩,雙足之間的距離與肩寬大致相等。書寫時用手腕、手臂的運動來完成;如果寫特別大的字,甚至要用腰部的運動來書寫,兩腳可再分開些,使書寫動作可大一些。執筆方法也應隨之而變化。因特大的字要用大斗筆,蘸墨後分量不輕,如果仍然五指執住筆桿,恐怕不堪重負,應該使虎口緊*筆桿,五指整把抓住斗筆的圓形根部,書寫要用腕、肘、臂、腰的聯合協調動作來完成。

評論:

執筆姿勢

筆、墨、紙、硯和字帖均已備齊,接著就是怎樣臨寫的技法問題。技法中首先接觸到的是握筆及姿勢問題。

執筆法

乾任何事,只要使用工具,都涉及到如何拿工具的問題。

毛筆是書寫的工具,你要想寫好毛筆字,首先必須了解握筆的方法。因為握筆的方法正確與否,對寫出來字的好壞有著直接的關係。

執筆有哪些方法?

自古至今,執筆的方法五花八門,可以說應有盡有(見圖1)。據已故的著名書法家沙孟海先生從古畫上書寫者的執筆姿勢考證認為,古人是用三指執筆法寫毛筆字的。因為那時候的人都盤腿坐在地上,也有雙膝著地跪坐的,屁股坐在跪著的雙腿上。

那時候沒有板凳也沒有桌子,只有像茶几之類的機於,因為機子很低,寫字時手都得懸起。此法傳到日本,一直沿襲至今。到來代桌椅板凳開始大興,生活習慣也隨之發生變更,執筆方法也變為五格執筆法了。宋代大書家蘇東坡卻仍用三指執筆,當時有人指出他執筆方法不對頭,他卻說“執筆無定法,要使虛而寬”,就是說執筆沒有一定的標準方法,只要手心虛空,執得靈便就行。再如握管法,用手掌將筆桿整把地抓住書寫。撮管法是將五個手指的指尖併攏在一起,捏住筆桿的尾部書寫。古人執筆方法眾多,但使用最廣泛,也可以說普遍接受的是“按、壓、鉤、頂、抵”五指執筆法。

書法姿勢:

初學書法,必須養成正確的書寫姿勢,它一僅直接關係著字的好壞,對不在長身體的青少年來說,若養成了不良姿勢的壞習慣,還會影響身體正常發育,開始學寫毛筆字時,應該坐著寫,而且全身各部位都要自然、輕鬆。一般有坐姿和站姿兩種。我們這裡主要介紹坐姿。坐姿要求頭正、身直、臂開、足安。坐著寫字的書桌椅子的高矮要合適,椅子要坐穩,頭可稍向前傾,但不能左右歪斜。胸要挺起,腰脊要直,前胸可靠住桌邊。兩臂展開,右手按在桌上,但不可承受身體的重量;兩腿自然分開,腳要放平。正確的書寫姿勢,不是短期能掌握的,必須隨時注意,養成良好的書寫習慣。

學書如學拳,開始就就要訓練規範的姿勢。如果書寫姿勢不得法,不僅會影響寫字,還會妨礙身體健康。因為漢字形體的特點是橫平豎直、撇捺對稱、重心平穩、結構端正,只有身正、頭正,才能“心正筆正”,筆正字正;寫字必須凝神靜氣、全身力到,只有姿勢得漢,寫字時才能做到精神貫注、氣血貫通、力達筆端,如同打太極拳一樣,有益於身體健康。有的同學以前不注意寫字姿勢,使不正確的書姿勢,使不正確書寫姿勢形成了習慣,現在要下決心糾下過來。寫字的姿勢主要有坐著寫和站著寫兩種:即“坐式”和“立式”。一般中小字取 “坐式”;寫大字四寸的字取立式。

坐式是坐在桌前,將紙平鋪在桌面上書寫。其要領是:“頭正、身直、臂開、足安”。頭正:就是頸脖正直,頭面端正,微視紙面;不可歪頭歪腦,左顧右盼。這樣視線集中於紙面,可避免產生視覺錯誤。身直:就是身子坐得端正,腰脊正直,胸部離桌沿一拳左右,不可彎曲腰背或胸部緊靠桌沿,妨礙呼吸。這樣上身穩定,精神抖擻,呼吸通暢,不疲勞。臂開:就是兩肩齊平,兩臂自然張開,胸部舒展,以左手按張,右手執筆。左手要隨時調整紙的信置,以保持右手在固定位置書寫;有能一直按紙不支,讓右手愈寫愈偏;也不可將左手隨意擺放,使左右失去平猛然衡。足安:就是小腿鬆弛,自然分開,兩腳平放地上,腳掌著地與臀部成三個支點,共同維持上身的穩定。不可兩腿交叉或任意伸縮。清代書法家包世臣《詠執筆圖》說:“全身精力到毫端定氣先半兩足安”。可見只有“足安”,才好集中精力寫字。

立式書寫又有兩種姿勢:立式俯寫和立式書壁。立式俯寫是站在桌前,將紙平鋪在桌上書寫。其要領是:“足穩、身躬、頭俯、臂懸。”即兩腳自然分開,左腳稍前,站立平穩;上身微躬;頭部前傾,俯視紙面;左手扶桌,右手懸臂書寫。這樣四肢舒展,無拘無束,橫豎撇捺,皆可盡一身之力而送之。立式書壁,即將紙豎掛在牆壁上站在壁前書寫。其書寫要領和俯寫式差不多,但難度更大。因為面壁而書,為了視覺正確,要求面部牆面始廳持平行,這全靠兩腿屈伸來調節。再說書壁時,要準確掌握濡墨量,如果濡墨多了,墨汁就會滴下來。由於書壁能更好地訓練運腕用墨技巧,故米芾也主張:“入學之法,在先寫壁,作字必懸手。”懸手書壁是教師反書的一項基本功,師範生學習書法,平時要不意識地作書壁訓練。

正確的坐書姿勢,可以概括為八個字: 頭正、身直、臂開、足安。

1.臂開關鍵是兩臂自然撐開,大小臂夾角至90°以外,使指、腕、肘、肩四關節能輕鬆和諧地配合,身體的力量可以暢通地傳到筆尖;

2.身直要做到以上要求,身子就要儘量坐正、坐直。胸口離桌沿的距離約在3寸左右(根據所寫字的大小適當調節距離的遠近)。不可緊貼桌面或彎腰駝背;

3.頭正頭部端正,略向前俯。不能歪斜,以保證視角的適度,眼睛與紙面距離大致保持在30 — 40厘米。左手邊按紙,邊調節紙的位置,使正在寫的字始終在眼和手的最佳範圍內。

4.足安兩腳自然平放,屈腿平落。兩腳平行或略有前後,雙腿不可交叉(俗稱為二郎腿)。 坐勢書寫又有枕腕,懸腕,懸臂等區別。

枕腕,是執筆的手腕枕靠在桌面上或枕靠在左手背上書寫的方法。也有採用一種叫“臂擱”的竹片來擱手的,一般用於夏天,因夏大容易出汗,手上的汗水容易將紙洇潮。用枕腕法書寫毛筆字,因手腕靠在桌上手很平穩,適宜於寫小楷或一寸見方的中楷,但也因手腕擱死了難於移動。如果再寫大一些的字,就要用懸腕來書寫。

懸腕,即執筆的手腕懸起,離開桌面,肘臂仍靠在桌上的書寫方法。這種方法,手腕活動範圍比枕腕法大一些,臂和肘關節還是靠在桌上,仍然比較平穩,可寫二三寸大小的大楷字。如果寫對聯或擘窠大字,就要用懸肘法來書寫。

懸臂,懸肘即右手執筆時,手臂懸空的書寫姿勢,活動範圍大,這種方法因手臂不靠在桌上,沒有一點妨礙,可以任意揮灑,不管寫大字、小字都很適宜,是最佳的書寫方式,也是書法家普遍採用的方法。宋代的大書法家米芾,連寫小楷字都用懸肘法來寫,可見他功力有多深。當然初學者沒有必要這樣做。

採用坐勢書寫時,一般適合寫兩寸以內的較小的字,如小楷,晉人行書,唐人楷書等。練毛筆字,在起步階段時,因對毛筆的性能一點也不熟悉,可先用懸腕法寫二三寸見方的楷書,經過一段時間的練習,對筆法稍有把握以後,手也慢慢聽使喚了,可採用懸肘法來練習。當然,突然將手臂全部懸空,一上來有一定的困難,手會酸麻、疼痛,只要堅持便會解決。快則一個星期,慢則一個月。如果開始階段就怕疼,或者看看寫的字還沒有原來枕腕時寫得好,仍把手臂放回到桌面上,那很可能一輩子手臂都懸不起來。

運指、運腕與運肘

寫毛筆字是用手指、手腕或臂肘的協調動作來完成的。純粹用手指的撥動來完成點畫的書寫的叫“運指”。由手腕的運動來完成筆畫書寫的叫“運腕”。由手臂和肘部的協調動作來完成筆畫書寫的叫“運肘”。

寫小楷或寸楷(一寸見方的楷書字)時,手腕(手拿根部與胳膊下端相連的可活動部位)枕於桌上,握筆的拇指和食指均斜立於筆旁,手掌也儘量豎起,手背與桌面形成70度或80度的夾角,古人稱其為“脫平掌豎”,握筆的食指與拇指間形成如“鳳眼”狀的扁圈,這種執筆法叫“鳳眼”。寫二三寸見方的大措字,不能用枕腕法來寫了。則手指撥動的範圍很小,寫不了大楷字,二則手指撥動大了筆就傾倒,會出現病筆,應該用運腕法來寫。運腕法,手腕必須懸起,手掌自然放鬆,手背與桌面呈45度左右的夾角。如果寫再大些的字用懸腕法,因為肘關節枕在桌上寫豎畫時很容易寫歪了。

所以,寫大字時,手臂一定要懸起,即使是寫二三寸見方的大楷,懸起手臂練也是相當有益的。寫斗大的大字,不僅手臂要懸起而且人要站立起來書寫,這時執筆的手掌也隨之而平緩放鬆,手背和手臂呈一平面,與桌面成平行狀。古人稱之為“平覆式”。這時手腕完全放手,可以自由靈活地左右上下運動,寫大字時是以運肘與運腕相結合來完成的。

除了小楷以外,我們不贊成純粹用運指法來寫毛筆字。有的人練懸肘寫大楷,手臂、手腕雖然懸起來了,但仍處於靜止僵死的狀態,書寫時還是用手指的撥動來完成,而且筆桿傾倒得很嚴重。這就失去了懸肘的意義。懸肘應該儘量少運手指,而以腕、肘的運動為主。值得一提的是:筆桿也不是一定要始終垂直於紙面,在書寫的過程中,筆桿可以略作自然的傾側,但幅度要小,一般寫楷書時筆桿應經常保持垂直狀態。

立書姿勢是為了懸腕運轉靈活,同時由於居高臨下,視角開闊,便於統觀全局,掌握章法布白。立書姿勢的具體要求為:兩腳稍微分開,一腳略向前,保持好身體的平衡,上身略向前俯,腰微躬,距離不宜過遠,左手按紙,右手懸腕懸肘書寫。值得注意的是,桌面不應太低,以免彎腰過度,容易疲勞。採用此種姿勢適合寫兩寸以上的字。

39元2套包郵!中國10大書法家明信片正式發售!

↓點擊“閱讀原文”快速搶購!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