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學書寫字選哪家

2019-03-11 04:00:21

張大成/文

學書寫字,選用何種碑帖?是個常問常新,又難以回答的問題。是因為學書人群中,有中老年、青少年,還有學齡前後的兒童等。由於年齡、經歷、文化、學養等諸多不同,因此在選學碑帖上,很難統一回答。那天,夏日的雨後,臨池閒坐觀魚,發現青魚在大口大口咬草,小魚兒爭搶著水中的游蟲,於是便悟出經歷與喜好不同,口味的選擇,也各不相同。

學書寫字選哪家?識文尋源晉唐宋。學書,從文化源頭上,理清思路;寫字,在知己知“碑”上,進行選擇,也許是學書寫字的一個切入口。明代書家董其昌,學書數十年,在遍臨晉唐宋元各家法書後,有了精到的概括。他說:“晉人書取韻,唐人書取法,宋人書取意。”董其昌的十五字書論,第一次用韻、法、意三個概念,劃定晉、唐、宋三家書法的審美取向,為後人學書與研究,提供了有益的思路。

多年研讀,對晉唐宋的法書,曾有過分析並認為:晉書尚韻,得大自然的天趣之美,又受佛學影響。晉人的法書,在字形上,有一種無拘無束、飄若浮雲、神採為上的奔放之韻味。於是讓我看到了,晉人的字,有一種氣度,放得開,那是一股逸氣,厚重又飄逸。於是又讓我感到了,學寫晉人的字,能學到字的氣質與氣度。唐書尚法,得大繁榮的繽紛之美,又受律法影響。唐人的法書,在字形上,有一種方整勁健、雄渾肥厚、端莊美麗的大家之法理。於是讓我看到了,唐人的字,有一種氣量,鎮得住,那是一股豪氣,莊嚴又自豪。於是又讓我感到了,學寫唐人的字,能學到字的書律與實在。宋書尚意,得天地人的真諦之妙,又受理學影響。宋人的法書,在字形上,有一種倫理為本,格物致知,由心而發的動靜之意妙。於是讓我看到了,宋人的字,有一種氣節,頂得住,那是一股意氣,淡定又得意。於是又讓我感到了,學寫宋人的字,能學到字的和美與自在。但宋人的字是最難學的,沒有宋學的功底,是難以學到精神內涵的。

書法是非常難學的。林語堂先生在《中國書法是美學的基礎》一文中指出;“中國書法的美在動不在靜,由於它表達了一種動態的美,它生存了下來,並且也同樣是千變萬化不可勝數的。迅捷穩重的一筆之所以是完善的,是因為它是速度和力量的象徵。不能模仿,不能更改,因為任何更改都會帶來不和諧。這也就是為什麼書法作為一門藝術非常難學的原因。”先生的這段話,指出書法有“三種美”:一種動態的美;一種千變萬化的美;還有一種不可勝數的美。並指出還有兩個“因為”的難:一是:迅捷穩重的一筆之所以是完善的,是因為它是速度和力量的象徵。二是:不能模仿,不能更改,因為任何更改都會帶來不和諧。

多年學書,明白先從一家入手,學通至精後,方可另學他家,切不可朝三暮四,見啥學啥,幾年後有了醒悟,又回到了原點上,開始重新學,不僅貽誤時間,而且還壞了學書的心態。因此學書最怕在選碑帖上,沒有確定性,又怕隨意性,這樣的反反覆覆,是很難學書的。所以,選碑時,要有的放矢,適合自我興趣修養和定位定向,是一種有效的選擇;選帖時,要結合實際,根據各人學識學養和因人因需,是一種實際的選擇。於是我認為,成年人學書,可從魏晉入手;莘莘學子學書,宜選唐人;宋人的字最難學,需要有晉唐人的功底,又有宋人的博學,才能理解宋人的法書,才會寫出自我的個性與神采。學書寫字選哪家?從內心來說,魏晉時期的碑與帖,在中國的書法史上,具有變革源頭之風采,是極有藝術價值的。對大多數喜歡真書的愛好者來說,從源頭上定位,從魏晉的碑帖入手,是一項有益的選擇。當然這是筆者的一家之言。孟子云:“萬物皆備與我”。學書之人,胸有萬物,方能得心應手;寫字之人,眼過百家,方能熔鑄古人。學書寫字是條漫漫路。良好起步,是成功的一半;貴在堅持,就會收穫另一半。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