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難,也要把孩子留在身邊

2019-02-28 18:56:38

再難,也要把孩子留在身邊

把留守老家多年的女兒接回身邊,這才發現,親情的修復之路,竟然如此漫長……

留守的歲月,改變了女兒

婚後不久,我和老公就去北京謀生。

2000年冬,我們有了一個可愛的女兒。2005年,二女兒也出生了。當時我們做著一份養家餬口的小生意,無暇照看兩個孩子,只好讓婆婆把大女兒帶回老家。

就這樣,4歲半的大女兒開始了她的留守生涯。那段時間,我整天以淚洗面,每做一個噩夢就會不由自主地想到女兒,於是膽戰心驚地給婆婆打電話。婆婆總會告訴我說,女兒很好,還讓我儘量少打電話,因為那樣只會讓女兒更加想念我們,反而難以融入新的生活環境。

後來我才得知,婆婆所謂的“很好”其實都是安慰我的話,女兒剛回老家時一直哭鬧。面對陌生的環境、陌生的人、陌生的語言,一個只有4歲多的孩子所承受的痛苦,恐怕是我們成年人無法想像和理解的。更要命的是因為水土不服,女兒身上一年四季都長滿黃豆大的水泡,奇癢難忍。每次回老家接女兒,看著她滿身結膿的水泡和疤痕,我都心疼得直掉眼淚。說來也奇怪,那些在老家吃藥打針都治不好的水泡,回到北京一禮拜就好得乾乾淨淨。為了儘可能讓女兒少受罪,老公按照房東大叔的話,去野外弄了好多土帶回老家。聽婆婆說,女兒喝了用那些土熬的水就沒事,一停,水泡就會又起。

最讓人擔憂的是,原本活潑的女兒變得越來越不愛說話。寒暑假接她過來,卻再也看不到她往日的歡笑,臉上總顯露出與年齡不符的憂鬱,讓人看了又憐又疼。

有一次,我問女兒在學校有沒有小朋友欺負她,女兒說有。我問她告訴老師沒,她說沒。我又問她告訴奶奶沒,女兒還說沒。我心疼地問她:“為什麼受人欺負了不告訴大人呢?”女兒臉上掠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委屈與失落,而後悶悶地說:“我只想告訴媽媽。”簡短的一句話卻讓我剎那間淚流滿面。我傻傻的女兒啊,那時的媽媽在千里之外,就是想保護你也夠不著啊!

2007年,我們居住的地方拆遷,正好老公在河南新鄉的朋友想讓我們幫他看店,我們就在離老家100公里的新鄉安頓下來,老公在朋友的店裡上班,我則開了一家通訊器材店。那時的我正懷著兒子,二女兒還不滿兩歲,苦於照看不過來,一直也沒能把大女兒接到身邊。

真正讓我痛下決心接女兒回來,是2009年我過生日那天。叔叔做了一大桌子的菜,本來一家人都很開心,可中途女兒卻哭了起來,問什麼也不說,急得我們都沒辦法。最後女兒才說是因為我們第二天要回新鄉,她不想讓我們走,還說有一個同學老欺負她,她都不想上學了……

喝醉的老公聽完女兒的哭訴,非要帶著她去找那個同學的父母打架。我第一次見老公哭得那么傷心,我知道,那是他在宣洩對女兒深深的愛與內疚啊!叔叔也對我說:“接走吧,再難也得把孩子留在身邊。你們不知道,有好幾次我都看見她一個人躲在旮旯里發獃,問什麼都不肯說。孩子現在都變成什麼樣了,剛來的時候多好啊!再這樣下去,孩子都有可能得自閉症,沒有父母在身邊哪有愛啊!”說著叔叔也哭了。我深切地體會到了什麼叫做撕心裂肺!於是暗下決心,無論有多艱難,也一定要儘快把女兒接到身邊。

團聚並沒讓女兒感到快樂

就在那年暑假,我不顧公公婆婆的反對,執意把留守在老家4年多的女兒接到了身邊。我做夢都祈盼的團圓終於實現了,本以為這樣就能好好彌補對女兒的虧欠,可後來發生的一些事,卻讓我發現自己的想法是多么幼稚。

失而復得的母愛並沒有讓女兒感到幸福,相反,女兒的性格變得叛逆。她根本就聽不得我誇獎妹妹,每當我稱讚小女兒乖巧或者聰明時,她就會顯得格外牴觸,總會冷冰冰地甩給我一句:“那你把她也擱老家4年半,看她還會不會這樣!”女兒總是認為,我心裡只有妹妹和弟弟,無論我怎樣努力,仿佛都焐不熱她的心。

記得有一個禮拜天,我讓她帶著弟弟妹妹在樓上寫作業。一會兒二女兒就哭著跑下來了,說姐姐抓她。看著小女兒手上那幾道明顯的血痕,我氣不打一處來,上去就把大女兒打了一頓。沒想到任我怎么打,她都倔強地一聲不吭,這更激起了我的怒火。我問她為什麼打妹妹,她說是妹妹先把她的作業本弄髒了,我聽了更加生氣:“就因為這么一件小事兒,你就下手那么狠?哪有一點姐姐的樣子!”女兒哭著大聲說:“我討厭你,你為什麼老向著她?明明是她的錯,你還打我,我恨死妹妹了,才不要當她的姐姐。如果當初不是因為她,我就不會被送回老家,就不會受那么多罪了!”

原來,在女兒心裡,妹妹成了害她留守的罪魁禍首。後來我發現,只要弟弟妹妹因為一件小事惹了她,她就會把他們狠揍一頓,無論我怎么說都無濟於事。而每當看到我對小女兒和兒子表示親熱時,她總是一言不發,要么就是轉身離開。於是我明白了,在女兒心裡,留守帶給她的積怨真的是太深了,恐怕短時間內根本無法沖淡。

一天,女兒的積怨像火山一樣爆發了。我清楚地記得,那是一個沒有月光的晚上,也是因為一件小事,她打了妹妹。我吵了她幾句,她竟然大聲與我頂嘴,我很生氣地讓她出去,沒想到她真的打開門衝進夜幕中。剛開始我以為膽小的女兒躲在家附近,害怕了自然就會回來,直到半個小時過去了,還不見她的蹤影,我才慌了神,和老公分頭去找,最後終於在一個公廁里找到了正在啜泣的女兒。

看著淚跡滿面的她蜷縮在那裡,我又氣又疼,便拉她跟我回家。可女兒執拗地甩開我的手,任我怎么哄,就是不肯回去。氣急的我伸手打了她一耳光,誰知女兒竟然發瘋似的說:“你打吧,反正從妹妹生下來那天起,我就沒有母愛了。你知道我在老家是怎么過的嗎?沒有人疼沒有人愛,想你的時候只能一個人偷偷地哭。別人欺負我,我不敢說話,因為在所有人眼裡都是我的錯!好不容易回到你身邊了,可你愛我嗎?你摟過我睡覺嗎?只有一次還是因為我生病了!還有,妹妹寄宿一禮拜不回來,你就成天念叨,我在老家4年半,你怎么就想不起我呢?我早受夠了!你知道我現在認為最快樂的事是什麼嗎?那就是死!因為我想看看靈魂到底長什麼樣……”

一席話讓我呆在原地。這是一個9歲的孩子說的話嗎?是怎樣的一種精神折磨,竟然讓一個年僅9歲的孩子開始嚮往死亡?也就在那時,我才悲哀地意識到,當初讓女兒回老家是一個多么錯誤的決定!而我對小女兒的袒護,對她又是怎樣的一種刺激與傷害!

漫漫修復路

從那以後,我總是時刻照顧女兒的情緒,儘量不再當著她的面表揚小女兒,每當她有一個小小的進步,我都會由衷地誇讚。為了讓她得到更好的教育,我們花高價讓她進了實驗國小。

無論在生活還是學習上,我都儘可能多關心她。記得有一次,女兒放學回家鬱鬱寡歡,我想她肯定是在學校遇到了不開心的事,於是問她怎么了。女兒還沒開口說話,眼淚就流了下來。從女兒斷斷續續的敘述中,我知道了事情的緣由:還是因為女兒身上因水土不服而起的水泡,這本來是件很正常的事,卻被女兒的新同桌說成女兒得了傳染病,並在班裡大聲宣揚,還不讓同學和女兒玩,結果,惹得一個班的學生看見她就躲……

我聽了很生氣,直接帶女兒找到她的班主任,跟老師說明了緣由。老師立即讓那位學生給女兒道歉,並在全班說明事情的真相。第二天看女兒回來滿臉的微笑,我就問是不是大家不再躲著她了?女兒開心地說,同學們又都和她有說有笑了。我趁機告訴她,以後無論在學校發生什麼事,都要第一時間告訴老師和家長,只有這樣才能儘快解決問題,也才可以更好地保護自己。女兒聽了,認真地點了點頭。從那時候起,無論在學校發生什麼不愉快的事,女兒都會回來說給我聽,而我也會很認真地幫她分析,並讓她儘量自己去解決。

如今女兒已經11歲了,看著她一點點轉變,我打心底感到高興。我知道,想要修復與女兒的親情之路,還有更遠的路要走。而我,會用愛和呵護,讓這條路變得更短、更溫暖。/馮志普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