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老人收藏農具200餘件留存“鄉村記憶”

2019-03-06 19:23:00

甘肅慶陽市西峰區溫泉鎮何坳村的何世前老人家中收藏農具200餘件。陳思攝

中新網蘭州7月11日電 (陳思)在甘肅慶陽市西峰區溫泉鎮何坳村的何世前老人家中,一些曾經的生活“痕跡”被保存了下來,現年80歲的何世前將家中空閒的房屋改造成“鄉土文化”博物館,十餘年裡,他收藏各時期農具、生活用品200餘件,不同品牌酒瓶810多個,留存了屬於當地人的鄉土記憶。

早已退出歷史舞台的“老物件”,是何世前眼中的“稀罕物”。陳思 攝

本鄉本土的收藏達人

在何世前的農家小屋裡,整齊地陳列著質地、年代不種的農具和生活用品。清末時期的木箱、油燈,民國時期的轆轤、馬燈、紡車、石磨,農業合作社時期的犁耙、手推車、驢馱架等,這些早已退出歷史舞台的“老物件”,卻成了何世前眼中的“稀罕物”。大到織布機、風箱、風車,小到火鐮、鞋拔子、針線笸籮,都是何世前的收藏對象。

何世前的藏品主要分為三大類,一類是以隴東地區特有的紙缸、線捻子、煤油燈、樺皮簍子、陶土水罐等為代表的生活用品;第二類是獨輪車、犁鏵、柳編筐、架子車、木工工具等為代表的生產用具;第三類就是羊毛口袋、羊毛氈、帆布、細布、褡褳等為代表的紡織物。

何世前收藏的“老物件”。陳思 攝

“這些藏品都是我平時四處收集來的,現在科技發達,農具更新換代特別快,之前生產生活中離不開的工具,現在都很少有人見過,知道其用途。”何世前詳細地介紹著每一樣陳列品的名稱、用途、使用年代。

何世前說,將家裡改成農具陳列室,可以讓時下沒見過農具的年輕人,通過藏品去了解那些年代人們的真實生活。因此,他的藏品具有系列性、故事性等特點,讓前來參觀的人很容易從陳列品中,看出農具的部分進化史。

何世前將家裡改成農具陳列室。陳思 攝

難以割捨的農耕情懷

何世前是土生土長的何坳村人,儘管兒孫都在城裡定居生活,但他仍習慣住在農村里,在房前屋後種大片果樹和小片菜地。慶陽是農耕文明發源地,古老的農耕文化提倡男耕女織,自力更生,一個勤快的農村家庭,除了食鹽、火柴、鐵器是需要購買外,其餘生活物資都能自給自足。何世前說,他從十幾歲就開始務農,上世紀五十年代至八十年代末,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生活很充實。

在何世前的記憶中,每個時代的生產生活用具都對生產生活有足夠的影響,“最早董志塬上的農村人過紅白喜事、走親戚,交通工具主要是牲口拉著的木板車,或者給驢套上鞍子,騎驢上路。客人還要給主家背上些白面饃做禮物,裝在褡褳里,褡褳下邊用一張紙條寫上主人的名字,做客完畢,主家的回禮也會裝在褡褳里,讓客人帶回”。

雖然務農早已不是何世前一家的生活來源,但他對構成鄉村生活的每一類“元素”,都有難以割捨的情懷。“就是這些樸實無華的農具,讓世世代代的農村人得以在自然環境下獲取生活所需,維持生存,繁衍生息。”何世前說。

何世前的農家小屋裡,整齊地陳列著年代不種的農具和生活用品。陳思 攝

留給後代的鄉村記憶

年事漸長的何世前,不再務農,開始收藏農具,每逢尋訪鄉鄰,收藏一件農具,他都會登記陳列,視若珍寶。對此,老伴很有怨言,覺得他是在白白浪費錢財。何世前卻覺得,一件農具不過幾十或幾百元,都是人家淘汰了的東西,容易到手。讓何世前擔憂的是,農田機械化生產現已十分普遍,很多傳統農具正在消失,如不及時收藏,將來就再也無緣一見。

“不能小瞧了這些過時的生活、生產用品,它們都曾是慶陽農民祖祖輩輩生存下去,不可或缺的工具,每件都記錄了農村、農民生活的痕跡,也寄託了幾代人的感情。”何世前表示,農耕文明歷史悠久,儘管時代、科技進步,那些曾具有歷史紀念價值的農具、生活用品逐漸退出人們視野。但每一件藏品,都有不可替代的價值和意義,收藏它們是為了讓年青一代能從中領會農民農耕勞作辛苦,見證生活、科技進步發展,珍惜農產品。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