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子君告訴你:女人如何平衡事業與家庭

2019-03-17 01:43:57

【回復愛自由送你一個特別推送】

「關注小莉說,更多幸福感」

每天中午,我們不見不散

you are not alone

I am here with you

—— by小莉

You Are Not Alone

來自小莉說

00:00 05:43

全職太太羅子君,遭遇老公出軌,痛定思痛,走上了一條職場逆襲之路。從售貨員開始,一直乾到市場調研員,最後成功進入諮詢公司,成為穿著幹練套裝,出入5A級寫字樓的白領。

這一路的逆襲中,最讓我唏噓的,是這個女人一邊追求實現自我價值,一邊照顧孩子的艱辛。

羅子君有媽,而且她的媽媽年富力強,一般情況,女兒離了婚帶個娃,照顧孩子就成了外婆的工作。而羅子群說:我媽一個人把我和我姐拉扯大都夠辛苦了,哪裡還想再帶外孫啊!

現實生活中,確實有老人不願意給帶孩子的。我在北京的鄰居就是這樣。一對老人退休後全國各地旅遊,晚年生活不亦樂乎,女兒也不好打擾,只有自己當了全職媽媽。

我有個讀者,老公家暴,她想離婚,但孩子太小需要婆婆照顧。她臥薪嘗膽到孩子三歲,可以上幼稚園了,才起訴離婚。

昨天我在朋友圈感慨,單親媽媽很難平衡家庭和事業,有朋友留言說,外婆呢?男朋友呢?保姆呢?

這讓我想起個故事,晉惠帝執政時期,有一年發生饑荒,百姓沒有糧食吃,只有挖草根,食觀音土,許多百姓因此活活餓死。皇帝聽說之後大為不解:既然沒有米,老百姓為什麼不吃肉呢?

何不食肉糜?

你有堅強的後勤後盾;你有錢找保姆;你有好運氣,有個老金一樣的人願意幫你一起照顧孩子。但現實生活中,有很多的女人,她們就是沒有娘家後盾,有些娘家還要反過來嫌棄;她們掙得那點錢在大城市還沒有一個保姆的工資高;她們也沒有那么好運氣可以遇到個老金。

她們又該當如何呢?

實事求是的說,羅子君在追求工作進步的同時,就是部分的放棄了對孩子的照顧。

我並沒有指責她。我是想說,這是沒有辦法的辦法。我們只有正視這一點,能真正理解一個母親的不容易;才能尊重全職媽媽在家庭經營中的價值;才能包容職場媽媽很多的力不從心。

如果一味的粉飾太平,非要說,女人就是可以一邊帶娃一邊打仗,兩手都要抓,兩邊都要一百分。這並不是真的愛護女性,這是把女人推向了追求完美的,萬劫不復的境地。

也許的確有極個別能力超強的女人可以做到。但大多數母親,無論是因為孩子耽誤了工作的,還是因為工作不能全然陪伴的,都會陷入深深的自責和自卑中。

我不允許你們這樣欺負一個媽媽!

我不允許你們這樣苛責一個女人!

為什麼世人從來不揪住一個男人問:你是如何平衡事業與家庭的?

離婚的時候,羅子君費盡千辛萬苦拿到了孩子的撫養權,可劇情發展到最後,努力上進追求事業的羅子君,在照顧孩子上面,越來越吃力。

兒子發高燒,自己面試不能耽誤,只有委託閨蜜的男朋友帶孩子去醫院;

周六孩子放假沒人管,自己卻臨時被安排要出差。羅子君只有把兒子送到了那個不靠譜的老媽那裡(薛甄珠的粉不要生氣,我沒有惡意,但在照顧孩子這事情上,這個媽媽的確是靠不住的,但她也沒有義務一定要幫忙),果然外婆把孩子一個人留在酒店房間裡自己跑去約會了。

孩子過生日,答應好的生日會也無法兌現。

到最後,乾脆周一到周五都把孩子送到了爺爺奶奶家中。而這個家裡,小三也在。實際上也是後媽掌管著這個家的經濟大權和飲食起居。

太真實了!現實生活中這樣的情況不要太多!剛開始的時候都打破頭了要搶孩子,搶了孩子的還不願意讓對方來探視!但落實到日復一日的日子裡,都又因為照顧不暇,希望對方能夠多承擔一點。

很多單親媽媽不愛聽這種戳破了窗戶紙的話,好像我在責備母親的不負責任。錯了,恰恰不是。

我是想讓女人為自己鬆綁。承認自己也是個普通人;承認自己一天也只有24小時;承認自己也只有一雙手,一雙腳。

如果羅子君不工作,她就不能拿到孩子的撫養權;如果羅子君不掙錢,她就不能保證自己和孩子的基本生活;如果羅子君不拚命,她就永遠被別人瞧不起,也被自己瞧不起。雖然她可以陪伴孩子多一點。但一個怨婦對孩子的陪伴,也並沒有多少正能量的價值。

上周讀書會,就有個這樣的媽媽。說起自己對於家庭的付出,用了犧牲二字。從公婆,到老公,到孩子,全部數落一遍。

她問我她應該怎么辦。我說你趕緊去上班!你現在對這個家庭已經弊大於利了!你成了這個家裡巨大的負能量黑洞!你提供的飲食起居的照顧和對孩子的陪伴,和你製造的怨婦磁場比起來,已經微不足道了。

於是她問我:小莉你是如何平衡事業和家庭的?

我當時特別嚴肅認真的對一屋子人說:我平衡不了,我沒有平衡我兒子兩歲以前,我就是個百分百的家庭婦女,除了帶娃,我啥也幹不了。

我在家穿哺乳衣,出門穿平底鞋,帶媽媽餵哺乳巾,走到哪兒餵到哪兒。

我白天陪玩,晚上陪睡,對於一個高需求寶寶,我除了全然回應,沒有時間去做其他任何事情。

那段時間,我的微博、微信,全是輔食、尿布,包括對大小便的分析。

我親自帶兒子去上早教課,和一屋子的姥姥姥爺,保姆阿姨一起。有個阿姨指著我的鼻子說:我說你們這些大學生,不去上班,在這裡帶孩子,是不是太浪費了!

電視裡面演的,被保姆嫌棄的橋段我竟然都一樣經歷過。因為保姆生養過好幾個孩子,自然比我有經驗,加上我老公有時候會在帶孩子的方式上和我發生爭執,這保姆就覺得自己也可以如法炮製,有次竟然當著我老公的面說:你怎么這么笨,你到底會不會帶孩子!

是的,連保姆都覺得你是個沒用的人。家裡掙錢靠男人,帶孩子你也不如她。但無論如何,我不能讓我兒子有個任人欺負的媽媽。於是第二天我炒掉了保姆。一時的爽快之後,是半個月沒有合適保姆的抓狂和更加的勞累、艱辛。保姆敢欺負你,本身也是看你沒有後援只能依賴她。

與此同時,也有自身價值不被認可的失落感和恐慌。我閨蜜一直勸我,你趕緊找個事情做,你趕緊去上班,你趕緊掙錢,要不然這樣下去,要和社會脫節了。

在她的引薦下,我去了一個據說事業和孩子都兼顧的很好的媽媽家學習參觀。她有兩個孩子,大的6歲,小的兩歲。她的家也是她的工作室。

去了以後我發現。她家有個超大的玩具房。這個房子正中間有個巨大的LED電視螢幕,螢幕上滾動播放著卡通片。倆孩子就坐在地上看電視。同時。他們還人手一個IPAD。電視看煩了,還可以打遊戲。一人一個,還不用搶。小的那個才2歲,玩起IPAD已經駕輕就熟了。

我們談了兩個多小時,這位媽媽連看都沒有看過那房間裡面一眼。

從這個朋友家出來,我說算了,我還是當我的黃臉婆好了。我尊重這位母親的養育方式,但那不是我想要的。

後來我家娃大了,我開始寫公號。由於自己也算個公開人物了,便不再往微信和微博上發兒子的照片和訊息。

又有熱心民眾開始關心我了:你那么忙,有時間照顧孩子嗎?

我家距離幼稚園不遠,但早高峰非常堵。如果我開車送兒子,來回需要一個多小時,但如果他坐校車,因為有綠色通道,15分鐘就可以到校。於是我給兒子辦了校車卡。

熱心民眾說:你應該開車送娃啊,這樣路上是你們的親子時間啊!

我天天曬健身餐,熱心民眾說:你天天這樣吃,你兒子怎么辦?我說我家孩子有保姆做飯。他們說你怎么放心讓保姆做飯呢,我家都是我自己做飯。

於是,我又從一個啥也不會幹的奶孩子的黃臉婆,變成了一個只顧著自己美美美、寫寫寫的,自私的母親。

我們是永遠無法讓世人滿意的。那就隨他去好了。

相比於所謂平衡事業和家庭,我更傾向於階段性的傾斜和取捨。

我有個朋友,在中國最著名的房地產公司做人力資源總監,年薪好幾百萬。為了生娃,直接辭職了。因為她連續多年習慣性流產,聽朋友建議辭職去了美國,一方面換了環境心情輕鬆,另一方面美國這方面的科技更發達。果然成功懷孕。

前幾年我去看她。她褪去了女強人的鋒芒,十足一個賢妻良母的做派。說起職場廝殺,恍如隔世。

前兩天我們又見面了,她又穿回了黑白灰套裝。只是這一次,她做起了原來地產公司的教育產業負責人。這些年帶娃的經歷讓她醉心教育且深有心得,再加上公司搞轉型,教育產業成為了新的戰略方向。她的回歸,竟然比之前更加輝煌。

人生很長,真的,不要著急。

如果你現在就是沒有辦法,只能做個全職媽媽,就心安理得,坦然快樂的做個全職媽媽好了。

讓“事業和家庭兼顧”見鬼去吧!她有老人幫忙她站著說話不腰疼!她家老公給力不用天天出差!她捨得把孩子交給保姆你不捨得!她事業有成呼風喚雨,位高權重可以任性!可以組織豪華後勤團(一般都是保姆 老人),帶著孩子出差、帶著孩子開會、帶著孩子談判,而你不能!

如果你決定要在職場殺出一條血路,只有事業成功才能讓自己快樂,才能讓自己找到自信和驕傲,那也不必太強求自己還能做到全職媽媽,或者工作比較清閒的母親,那樣的陪伴和付出。

陪伴孩子固然重要,但陪伴者的狀態更加重要。

如果你陪在孩子身邊,心裡想的卻是遠方和江湖,如果你為孩子做什麼,都有一種犧牲了自我的巨大委屈感,你還不如去實現自我好了。

你只有通過你認為對的途徑,找到了內心的自信,你才能作為孩子好的陪伴者和榜樣。

無論你是什麼樣的媽,都請記住!

你做什麼都是自願的!沒有人逼你,也沒有誰欠你的。尤其是你的孩子!

你無處邀功請賞,也無人為你做出讚美和補償,你所做的一切都要遵從你的內心。無論你做出什麼樣的選擇,都請你快樂和滿意。

對孩子來說,沒有什麼,比擁有一個健康、快樂、自信、積極的母親更重要了!

﹌猜你喜歡﹌

《我的前半生》 | 誰說全職太太沒有工作?她就是一個家庭的CEO!

《我的前半生》 | 中年男人要離婚!還有比這更爽的事情嗎???

﹌End﹌

作者小莉:一個立志寫字為生的工科女生,左手健身,右手寫字 ,一半身體,一半靈魂。著有《願你永遠擁有愛的能力》,公眾號:小莉說(id:xiaolispeaking),微博:小莉說。

學會愛自己,才會愛別人

關注小莉說,好好愛自己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