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里最令人糾結的母女關係

2019-03-06 01:31:18

文|霍真布魯茲老爺

探春總讓我想起來一個人,《大宅門》里的白佳莉,一樣的是有一個出生卑賤的母親,一樣的心氣高傲,一樣的與生母生分了,不一樣的是,《大宅門》的家族是一個身份遠低於寧國府的白家, 處在一個開明許多的時代,而楊九紅,也比趙姨娘要潑辣得多。

在分析探春和趙姨娘母子關係以前,看官需要了解一個基本事實,曹雪芹基本是站在一個富家公子哥的角度看問題的,從他的視角來看,趙姨娘是誰?他爸爸的小妾。對於這樣的人,他的厭惡是溢於言表的,所以趙姨娘在《紅樓夢》里幾乎成了唯一的丑角,又蠢又惡。

但我們如果跳出來這個公子哥的視角來看,趙姨娘是不可能那么蠢,也不敢那么惡的。賈政是賈母疼愛的兒子,賈寶玉的丫鬟都是賈母千挑萬選,選的精細伶俐,模樣又好的,那么給這個兒子選妾室,難道會選又醜又笨的?趙姨娘年輕的時候是丫鬟里萬里挑一的人才,是可以肯定的。而至於趙姨娘串通馬道姑用厭勝之術暗算賈寶玉和王熙鳳,則根本不可能,如果她真是這樣的人,便是賈政再寵著她,也只能把她趕出去。

趙姨娘是半個主子,探春和賈環是正經主子,可這主子的地位,卻還不如一些奴才呢。在那個薔薇硝事件中,賈環這個主子要薔薇硝,芳官這個新進來的奴才敢用茉莉粉糊弄他,甚至賈環雙手來接,芳官是往炕上一擲,賈環自己撿起來。從中可以看到,賈環的真實地位,他在丫鬟們眼裡,是一個可以隨意羞辱取笑的對象,待遇上有時還不如一些寶玉房裡的丫鬟,所以你不由得趙姨娘不氣憤,要振一振主子的綱紀,雖然手段不可取,但是心情是可以理解的。

但一巴掌打在芳官臉上,芳官也用言語打在趙姨娘臉上:梅香拜把子——都是奴才。

你不得不佩服曹雪芹的入木三分,這句話一下子打在趙姨娘七寸上,也揭示了她和賈環在賈府中的尷尬地位。

身處這種地位,其中的複雜心理是曹雪芹這個主子體會不到的,即使在他多年以後繩床瓦灶的歲月里,也體會不到這種需求,他筆下身為趙姨娘女兒的探春,也同樣無法引起共鳴。

因為和她的生母不同,探春過的是真正主子的生活,她從小被太太養著,被王夫人視為己出,跟賈家的其他小姐一樣的吃穿用度,所以探春是不會理解趙姨娘和她的兄弟,因為他們面臨的窘境,探春不能感同身受。

但賈家之所以待自家小姐如此,除了是因為這些小姐是主子以外,也是賈家特別依賴聯姻的特點所致,賈家在沒落,爵位已經變成雞肋,而賈家的男性子弟普遍不肖,那么小姐們的婚姻就尤為值得重視。

嫡出也好,庶出也罷,小姐與哥兒們不同,小姐不會威脅賈寶玉的地位,王夫人樂得對探春好些,將來結一門好親事,作為賈寶玉仕途的援助。

但探春也有探春的困境,她的困境是身份認同危機,在她的成長經歷中,一定在內心中無數次拷問過“我是誰”的問題,我到底是太太的女兒還是趙姨娘的女兒,優渥的生活讓她產生錯覺,她就是太太生的,而趙姨娘和賈環的存在,那些丫鬟的戳戳點點,上歲數嬤嬤們的風言風語,又一直在提醒她,她所得的一切並不安全。

這姑娘一開始就有危機感,也正是這種與生俱來的危機感,使她能早於寧榮二府的諸人看到大觀園的危機。但同時,這種危機感也讓她不斷切割與趙姨娘和賈環的關係,這是一種類似“皈依者狂熱”的情愫,正是因為探春不是主子,所以她要比主子還像個主子,比太太親生的還像親生的。

所以抄檢大觀園,王善保家的掀探春的衣襟,正是探春這種主子地位不穩固的體現,探春必須反擊,因為她不是正經主子,如果是正經主子,王善保家的真的昏了頭,掀了主子的衣裳,只要哭到太太那裡去就可以了,而探春必須自己動手,這是她的性格強,也是她的地位弱。

明白了這一點,也就明白了探春對趙姨娘的態度,趙姨娘是王夫人最討厭的人,作為一個姑娘家,她處處如履薄冰,也多少等著她對生母稍有同情,去王夫人那裡進讒言,而對於這樣一個心高氣傲,雄心勃勃想振興家業的女兒家來說,母親的婢女身份,對她更是一個負累,這讓她怎能不討厭趙姨娘。

所以探春對趙姨娘的態度,根本不是什麼青春期逆反,就是徹頭徹尾的厭惡,厭惡她從一開始就讓她背負本不該背負的重壓,厭惡她成為自己雄心壯志的絆腳石。

但是,探春這么努力地撇清與趙姨娘的關係,這么努力地證明自己是太太的女兒,得到了什麼呢?得到了遠嫁異國的結局。迎春嫁給了孫紹祖這箇中山狼常常令人扼腕,但探春這個所謂的王妃真的就好嗎?賈元春久在深宮,還能有省親的機會,迎春也能偶爾回娘家訴訴苦水,但是相隔萬里的探春呢?恐怕再也無法與爹娘相見了吧。她的結局,恐怕是四春里最差的。

《紅樓夢》里透露出來後四十回的情節,其實隱藏了一個“南海平叛”的線索,這個叛亂的國家跟探春遠嫁的國家是不是有關係呢?如果有,那么探春無疑是國家的緩兵之計,犧牲品,當這個反叛時,第一個遭受侮辱的就是三小姐。

那么探春的悲劇性就更加濃厚,她為了家族割捨了骨肉至親的感情,始終憂心家族的命運,但是當她的家族需要一個犧牲品時,第一個想到的是誰呢?還是她,還是品味高致的三小姐,快意爽利的三小姐,她的所有優點都沒用,她的所有努力都沒用。

選擇哪個女孩遠嫁的決定,趙姨娘是沒有份兒參與的,但是王夫人是一定可以參與決策的,探春的所有示好,最後都被這個女人無情地摧毀。

什麼叫做悲劇?悲劇就是把美好的東西毀滅給人看,悲劇就是你為你的理想傾盡了全部,卻被別人毫不在意的打破。不得不說,《紅樓夢》這種深沉蘊藉的悲劇要比《大宅門》里的母女冤冤相報大撕逼要深刻得多。

一帆風雨路三千,把骨肉家園齊來拋閃. 恐哭損殘年,告爹娘,休把兒懸念. 自古窮通皆有定,離合豈無緣? 從今分兩地,各自保平安.奴去也,莫牽連。

以王夫人的涼薄,是不會掛念自己這個庶女的,不知道,遠渡重洋的三小姐,有沒有想起過自己的親娘。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