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全球突現“反特朗普”大潮,中國的機會來了嗎?

2018-07-24 00:35:52

01

亂了,全亂了。

朝鮮半島瞬間晴轉陰。

這急壞了韓國總統文在寅。這兩天,它特地飛到美國求特朗普別放過千載難逢拿諾貝爾和平獎的機會。

不過特朗普卻不領情,說特金會“有很大可能”無法如期舉行,甚至“黃”了也有可能。

全球猝不及防,道瓊斯指數一下子被這精湛的演技嚇跌了200點。

朝鮮也變臉。文特會面之時,勞動新聞回復常態,宣稱朝鮮人“心中燃燒著無限復仇的熱血”。

中東局勢也有失控跡象。

特朗普退了“伊朗核協定”的群,還把美駐以大使館一舉搬到耶路撒冷,中東仿佛一夜回到巴以和平協定簽署之前。

除了這兩個火藥桶,美國的朋友圈瀰漫著震驚和不安。

特朗普此前說要對進口鋼鋁加征關稅,僅韓國得到永久豁免。但韓國似乎不怎么領情,總統高級顧問最近頻頻釋放”美軍駐紮韓國缺乏正當性“的言論,拒絕增加負擔在韓美軍費用。

只得到美國的“暫時豁免“,歐盟氣不打一處來,已擬好了報復清單。

更可恨的是美國的退群,不但歐洲與伊朗已經簽署的幾百億大單懸了,而且,未來堅持與伊朗做生意的歐洲公司還可能被美國制裁——面臨中興同樣的遭遇,歐盟不得已啟動了塵封多年的反制裁條例。

英法德三國首腦公開叫板美國,指責美國“敲詐”、“輕視最親密傳統盟友”。口水戰持續升溫。

日本這位美國的忠實小夥伴這次也忍不了,先是在中美貿易戰中悶聲發財,繼而宣稱要對美國徵收逾4億美元的關稅。

另一個美國小弟澳大利亞更懵。特朗普突然把亞太政策的鷹派代表從駐澳大使的位置調到了駐韓大使,澳總理對這種降級公開表示“失望”。

嘴上說著“印太”,可惜印度也在美國的懲罰名單中。所以,印度也怒了。

衝突加劇,局部失序,自冷戰結束以來,大國從來沒有這樣被搞得團團轉過。

“超級搗蛋鬼”特朗普,名不虛傳。

02

一個直接後果是:中國一下子變的舉世矚目起來。

但是,這種矚目背後是各國的各懷鬼胎,這對中國究竟是好事呢,還是壞事?

中國成為被期待的對象是時勢使然,誰讓正和美國打貿易戰的是中國呢!

給予中國期待的,都是一幫美國的兄弟們——特朗普六親不認,就別怪兄弟們不講義氣。

於是,最近的一段時間裡,中國與好些個國家的關係迎來了180度的大轉彎。這彎轉得那叫一個急。

先是印度總理莫迪上個月底突然出現在了武漢,與中國領導人來了一場“心對心的聊天”,“心對心”這詞真花哨。

接著是日本。此前我們已撰文分析過背後的深意《找到貿易戰破局點?中日關係突然變暖大有深意》,不再贅述,特朗普無疑在中日關係緩和上是發揮了作用的。

澳大利亞的轉變則更加突兀。印象中,中澳關係剛被澳大利亞急凍了,這才幾個月,本月19日,澳外長畢曉普和王毅在阿根廷會面時卻稱,澳洲國內媒體對中國的負面報導“很不準確,完全不代表澳政府的立場”,澳方“高度重視”中國。

路透稱,澳大利亞總理年底將會訪華,意在緩和雙邊貿易局勢。這溫差,有點大。

歐盟的動作更實在。前腳美國剛宣布封殺中興,隔天,中國企業就向荷蘭追加訂購了“最強晶片製造機”。

關鍵時刻,德國總理默克爾即將開啟的訪華之旅也因此備受關注。中歐齟齬被擱置一旁,默克爾行前專門拍了一段視頻為訪華高調造勢,視頻封面用大號字型寫著“與中國緊密合作”。

“國家間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世界列強的這一波操作,簡直就是來給這句話增加最新背書的。

最高調的是,歐洲“中國研究中心”墨卡托的主任韓博天(Sebastian Heilmann)的建言,中德應'逐步限制美元作為國際儲備貨幣的特權地位',並且呼喚中國“必須作出抉擇、承擔責任,挽救和更新世貿組織體系'。

有沒有一種要“黃袍加身”的感覺?

03

一時之間,給人一種全世界都指著中國的感覺。

不過,果然如此嗎?真這么想,就大錯了。

特朗普的一系列行動,看來真是要把“美國優先”貫徹到底,正急著從現有的世界秩序中抽身,不想再承擔全球責任。

必須得承認,自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美國一直是作為全球秩序的締造者和維持者而存在的。真離開了美國,整個世界一時間都會有點不習慣的。

國力超強的美國,不但一手主導締造了聯合國、世界貿易組織、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讓全世界搭便車;對其盟國而言,美國還事實上承擔了相當的防務義務。

不管美國曾給這個世界製造了多少麻煩,但美國作為公共品提供者的角色歷史上只有蘇聯做出過短暫的、有限的挑戰。

如果美國真撂挑子不乾——

很遺憾,目前還真沒有那個國家能獨立承擔起這樣的角色。

更何況,撂挑子的還是當今世界唯一的超級大國。而且,這個大國不想承擔責任,一心只盯著利益與好處。這意味著它合作則成事有餘,搗亂則敗事更有餘。

一場和美國的直接對碰,已經讓中國對自己的短板有了更清楚的認知。

國際格局是一盤複雜、多維的棋局,各方暫時和中國接近,無非是為了自己利益想著報團取暖而已。

事實上,即使因為特朗普而和中國暫時接近,但是這些國家內部對中國的態度並無多大改觀。

隨便提幾個問題:

歐洲國家會因為特朗普而取消對中國的武器禁運嗎?不會;

印度會因為特朗普給予中國商品應有的平等和公平嗎?不會;

日本會放緩以中國為假想敵針對“南方有事”的軍事部署嗎?也不會。

在對很多規則的認知上,中國尚無法與西方達成一致。中國與美國的實力差距也是全方位的。最簡單的例子,即便世界上70%的深水港貨櫃碼頭不是中資就是港資,但全球貿易交通線的安全依舊要靠美軍的力量。

這種“捧殺”比美國貿易戰的棒殺還危險。

04

中國現在最需要的是重新拾起韜光養晦的策略。

華盛頓談判結束後,副總理劉鶴接受央視專訪時說了這么一段話:

“我們通過擴大市場,擴大開放,促進國內的改革,而且促進經濟的發展。以開放促改革,促發展,是我們非常重要的一個策略,我們過去40年成功了,我們未來也會沿著這個方向繼續努力。”

人民日報的社評風向也發生一些改變,調門降低了不少。

這些都昭示了高層的戰略選擇——中國在貿易戰中看到雙方差距,打算借貿易戰之勢開放市場以激發國內啟動新一輪改革,而非以強硬的形象對碰到底。

南京大學國際關係研究院院長朱鋒對中美此輪貿易磋商結果持有正面評價,認為官方意識到及時“剎車”的重要性:

“妥協是外交的藝術。沒有一個國家可以完全把自己的意志或利益凌駕於其他國家之上。中國這次展現了靈活度,對其大國形象是有加分作用的。”

中國極大可能已爭取到了數月甚至半年的戰略緩衝期,也是國內經濟改革的關鍵期,一個是去槓桿,一個是降成本,包括資金成本、土地成本。

不論是第二輪中美談判,還是最近中國在外交上釋放的友好信號,中方都表現出很強的靈活性,不斷進行自我調節,積極尋求自由貿易的同盟者。

中國需要同盟者,越多越好,但是別指望讓中國當頭。

05

如果特朗普真得抽身而退留下國際政治的權力真空,世界是否會因此變得更加混亂?

短時間內恐怕是的,因為混亂現在就在發生著。

不過,特朗普畢竟是一個異類。所以有觀點相信,美國的政治制度最終會自動修復“特朗普麻煩”,讓世界回歸正軌。

意思就是,等特朗普任期結束。當然,美國國內的三權分立,也讓他無法在很多事情上一意孤行。

但美國從領導地位上退縮,不是最近發生的事情。必須認識到,國際體系的確正在面臨新的一輪權利分配。

新老秩序的更替並非一蹴而就,世界本來就處於一個過渡期內,特朗普只不過是在人們還沒做好準備的時候,把未來過早的呈現在世人面前。

因此,才會有如此多的局部失序集中到一起爆發,世界才會波動得如此劇烈。

各方對世界格局調整的認識是存在分歧的。就像中國認為“中國製造2025”是振興民族工業,美國則認為這是中國想挑戰美國的科技霸主地位。正是各方對這種認識的不全面和分歧讓未來變得更加不可預測、不確定,也讓權利轉移變成了衝突,進而出現貿易戰、貨幣戰等。

新冷戰確實在逼近,不要抱太多僥倖。

不過,世界不至於走到崩潰邊緣。

知名國際關係學者基歐漢提出,在霸權衰落和國際機制崩潰中間,還存在“時滯”。也就是說,國際規則仍可以在權力青黃交接之時保持慣性,讓世界免於失控。

目前來看,歐盟、中國、日本這幾大經濟體也都願意維護現有的全球多邊貿易機制,衝突也不是不可避免的,但需要各方積極尋求理解和解決問題之道。

在華盛頓時間5月22日的記者會上,特朗普還說了一句意味深長的話:”President Xi is a world class poker player.”(世界級的紙牌玩家)。

中國在崛起之時如果能尋找到更多牌面,避免與美國直接衝突,也不失為一種好方法。

06

我們可以把現在的混亂,看作“沒有美國”的國際秩序的一次預演。

在這種混亂中,必須把握以下幾點:

1、 防止西方形成牢固的聯盟;

2、 用利益博弈、交換對衝風險;

3、 把對沖儘可能限制在經貿領域;

4、 留給中國的戰略緩衝期有限,深化改革要加速。

幸好特朗普不懂“統一戰線”,給了中國這么多臨時的同盟軍。

但必須認識到,“反特”的暫時聯合是極其鬆散、不穩固的,所以其勢可以借,但如果真把維護自身利益的希望寄託於此,最終難免失望。

每個國家一定會對各自的利益有一個優先排序,因此,一定會有人被給予好處,有人會被犧牲。

在拉動中國經濟的三駕馬車中,投資(基建)的效果早已不再明顯,出口在遭受特朗普貿易戰的重壓之下,恐怕也將效果有限,剩下的恐怕只有大力提振內需的同時在世界上對衝風險這兩手了。

中美“貿易戰”,眼下但凡能用錢解決的問題都是小問題。

至於在國際中對衝風險,簡單說,要縮減中美貿易逆差,只靠擴大內需不太可能消化的掉,那就只有轉嫁了。

美國對於任何可能提升中國的產品與技術,嚴厲的限制會一如既往。因此,美國可以輸往中國的產品類別有限。

對於澳大利亞這種偶爾會顯得莫名其妙的,牛肉、葡萄酒、天然氣……高度雷同的產品的進口份額就可以做出適當調整,畢竟,進出口也是一種有效的武器。

中國更需要的藉此贏得空間與時間,利用這一次外部壓力,促成國內進一步深化改革開放、最佳化產業結構、實質提升人民幸福感。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