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小孩子懂道理之前,該如何教育?

2019-02-20 03:12:13

1. 小孩子在懂道理之前該如何教育?

我覺得這是一個偽命題。

什麼是懂道理?什麼是教育?這個語氣本身就是以我們成人的標準去判斷和評價孩子的行為。如果我說其實孩子很早就已經懂得『道理』了,有他 / 她本身的一套準則和標準,這算不算?一定要聽成人的話的孩子才是應該的嗎?

一個小小孩,如果他乾乾淨淨

衣帽整齊,如果他規規矩矩

這可並非一件多好的事

如果他一開口

便是叔叔好阿姨好再見再見你好

如果他四歲就能讓梨

這又有什麼意義

一個小小孩,應該是滿地亂滾

滿街瘋跑,臉和小手都髒兮兮的

還應該有點壞,有點不聽話

他應該長時間玩著毫無目的的遊戲

他是一隻自私、可愛又殘酷的小動物

他來到世上,是為了教育我們

讓我們得以再一次生長

而不是朽壞下去

海桑這首詩轉需好不好。孩子的出生,是為了教育我們,讓我們得以再一次生長,而不是朽壞下去。

2. 兩歲半,打罵和過分嚴厲會不會傷害到他幼小的心靈?

你覺得會嗎?肯定會啊。

對於語言能力還正在發育中,表達能力還不成熟的一兩歲孩子來說,揍一頓,罵一頓就知道了,哪有那么簡單的事情!

有個詞叫基本歸因錯誤。其實這個邏輯錯誤是因為我們總是把事情過度的歸因,而忽略了其他因素。我們斥責孩子仿佛他性格上有各種缺點,而卻不願意去深入思考是不是自己的教育過程本身有偏差,這是逃避行為。

當我們制止孩子爭奪玩具卻不果,試圖表示理解孩子卻不得法的時候,我們是否應該反思一下自己?當下的判斷,個人的性格,潛意識的理解,以及過往對經驗和知識的積累,都影響了父母面對這種事情的處理方式。

按照新加坡教育專家@陳禾老師的看法就是:『非揍不可是建立在家長自我中心的主觀意識下,在孩子不能滿足自己的意願,陷於情緒失控,發泄一下,還給自己找到正當的依據,但這樣即使心安理得又如何?在孩子來說,不論被揍的結果是憤恨還是內疚,都是弱化他面對問題進行思考,教養的意義就失去了。』

嚴肅批評,甚至打罵,除了讓孩子感到恐懼以外,'到底什麼不能做'卻並沒有傳遞到。孩子即使挨揍,也無法理解到底什麼不能做。揍孩子只能讓孩子恐懼,並隨之剝奪了孩子思考的能力。用疼痛控制孩子的話,教給孩子的不是因為什麼原因而能做,而是因為會挨揍所以不能做。同時,因為打罵這個行為,強化給孩子的認識是,打人也是可以的,並不會真正了解到對方的痛。這就是為什麼很多在外面粗暴對待別的小孩的小朋友,往往家裡的教養方式都有這樣的信號:『對方做了壞事,揍一頓就好了』。

好吧,那也許就會說,我就輕輕拍拍手,打打屁股可以嗎?可是你能確保你的情緒不升級嗎?雖然想著儘可能地用語言表達,但忍不住想要動手的時候還是有的吧?每個人都有跟自己內心的惡魔鬥爭的時候吧?在重複的過程中,孩子會逐漸習慣這種程度的痛苦,很可能不打重一點就起不到震懾作用了。在這個過程中,家長的情緒會有逐漸升級的危險不是嗎。再者,孩子會模仿家長的行為,很可能就會向比自己更弱小的孩子採取同樣的行為。

打罵孩子,對家長和孩子雙方來說都沒有任何好處。但是,一兩歲的孩子僅靠說教真是太難了。更何況他們處在反抗期?

樓主最關心的問題也是這個。

3. 請問如何教育?

題外話就是,樓主舉的穿高跟鞋的例子簡直就是太小巫了。要是放我家裡,這根本就不是事兒。這類孩子更讓人頭疼的其實很多是 Terrible Two 的『無可奈何』,比如發脾氣,打人,咬人,鬧情緒,不肯吃飯睡覺不肯妥協,不聽話,哭鬧,扔東西等等,所有對立和抗衡都會讓家長手足無措。這種聽到制止還以為是和他玩的行為,已經很天使了好不好!

所以我不會就『如何講穿高更鞋不好』這個道理來闡釋,我只針對比較『大巫』的情況。

回歸到這個議題,的確孩子情緒爆發起來很難收拾。孩子表達能力有限,能走出情緒的圈子需要花的時間比我們多很多,而其認知能力的有限又會影響了我們和他講道理的'共識',即他究竟懂我們說的是什麼嗎?在一張白紙的情況下,在理解力吸收能力還沒有發育完全的情況下,怎么講道理?

我的觀點很簡單。兩個基本點:一是親子關係,二是講道理的藝術。

一是親子關係的重要性。

我們研究術的文章比較多,真正走心的內容比較少。任何談話的基礎是信任。旁觀者看個案,研究的是某一句話說的妥當不妥當,這很好,也是合情合理的探討,但自己人看個案,卻需要意識到,如果親子關係夠和諧,無論你說什麼,孩子都會覺得可信。

二是講道理的藝術。

如果親子關係和諧,即便不引導情緒作為鋪墊(即共情),直接糾正認知即講道理,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卻不是什麼認知(道理)都能讓孩子平靜下來,這個同樣也是一門藝術。

1)預防重於一切,言傳身教先行

看的例子少,比如舉一個,孩子玩著別人的玩具到時間要還給人家了,一種做法可以是(從孩子第一次借別人玩具開始):

所以基本上從處理一個事情到最後完整解決,我們得比我們想像中要花上更多的時間,這需要整個環境的配合和耐心地等待孩子緩解了情緒,做出了最後一步:主動歸還玩具,並愉快說謝謝和再見。

大體這樣子從小開始引導的話(基本上從開始會玩別人的玩具起每一次都是這樣子),孩子鬧彆扭的情況是很少的。(一開始孩子還小的話是家長示範,稱之為:榜樣)

而萬一出現了執拗不肯歸還玩具的情況,即便直接談話到:'你還想玩?但這個要還給哥哥了,他現在就得回家了,你看阿姨已經在收拾東西了,我們明天再來和哥哥借吧。'

其實對孩子來說,這句簡短的話他已經可以很熟悉地理解到以前的意思,所以就可以很統一地將寶寶的認知和大人的認知統一起來。即達到兩人無缺的溝通。

我舉這個例子說明什麼呢?其實是想反映一個觀念是,預防重於一切。

解決孩子的執拗行為並不能等到孩子執拗行為出來後才去解決,而應該從一開始就把這些好的行為滲透也罷言傳身教也罷,教導給孩子。

就像這個世界不是圍著你轉的,在公共場合就要遵守公共場所的規則,開車就要坐安全座椅,要學會等待等等。這些不需要刻意去教(比如你不需要特定設定一些陷阱讓孩子去跌倒從而告訴他什麼叫挫折),但日常生活中我們的言行就這么呈現了。而這些也是屬於規則。

說白了,這種方式就是在孩子的行為里滲透一種叫規則和合理性的東西。你可以玩別人的東西但是你必須要遵守一定的規則,你的行為度有一個尺度叫合理性。

2)共情 +problem solving 的解決思路

矛盾發生的時候,孩子激烈地反抗,歇斯底里地痛哭,家長應該怎么辦?

共情是我們所常見的一種。即表達對孩子情緒的理解。

但不得不吐槽的就是,目前很多家長在共情這個分寸上,並沒有掌握共情的真諦。

共情不好會變成暗示。在錯誤猜測基礎上的共情會干擾孩子認知,過分憐憫的共情也會造成情緒的負面干擾。而只有共情沒有對事件的處理和認識又是治標不治本。你確定真的知道孩子是哪一種情緒嗎?你確定在表示對孩子情緒的理解過程中沒有歪曲對正確行為的認知嗎?共情完了能解決根本問題嗎?說多錯多,如果不理解請閉嘴這個道理我們自己也深有體會的。

我們接納孩子的情緒,接納孩子的表達方式。但共情應該是作為解決問題的基礎而存在的。即是說共情是為了解決問題而鋪墊的。很多時候,我們面對孩子的情緒,會下意識地作出了一種行為,即解決情緒是解決問題的最終做法:就是孩子開心了平復了沒事了,那個問題就不需要解決了。搶奪玩具的行為不需要去理了,無理取鬧躺地耍賴的行為也不需要去理了,但這樣真的好么?(這同樣也是轉移注意力做法所帶來的隱患)

Terrible Two 是孩子自我意識萌發的標誌期,他想通過自己的力量去嘗試探索和世界的相處之道,這是 Ego Two。

面對 T2 的各種'討人厭'現象,和孩子共情,引導情緒的認識,最終是為了解決問題,這次是一條完整的線。而講道理如何講得更通,這又是一個循環的答案了,請參考前文。

4、結論

在親子關係的和諧基礎上,統一和協調的家庭行為就會潛移默化地引導孩子的言行,規則其實是反映了家庭環境的一個言傳身教。

讓孩子感受到被愛,那么即便 T2 行為出來,不管哪種處理方式,都不至於出現'絕望'(即便當下處理錯了事後還可以挽回),而過渡 T2 除了緩和情緒外,還需要引導孩子去學習如何成長,學習如何解決問題(即 problem solving)的能力,這就是潛移默化地講道理了。

所以育兒其實說簡單也不簡單,要說多難也不是。不知道該怎么和 T2 的孩子講道理?先言傳身教,先給孩子一個和諧的親子關係,育人先育己吧。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