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乾貨,是個什麼心態?

2019-03-11 08:12:56

昨天,我參加了一個論文寫作的網路公開課,主講人做了非常充分的準備,這是一次時長為兩個小時的課程,講師剛剛講了15分鐘,做一個開場鋪墊和帶入,就有人在評論區大喊:

上乾貨!

乾貨在哪裡?

不要浪費我們的時間,上乾貨啊!

囉嗦那么多乾什麼,上乾貨啊!

意思就是,我花時間在網上看你講課,你就別耽誤我的寶貴時間了,把你的看門的本事亮出來吧。這種頗有些“一日建成羅馬”的味道。我將這種人暫且稱之為“乾貨黨”吧。

乾貨黨,是那些摒棄了所有的背景知識、寒暄客套、進入情境、鋪陳預設的過程,也不要什麼理論關聯、個人思考和情懷等,乾貨黨需要的就是,你告訴我,一二三,怎么做?你告訴我,把一個大象裝進冰櫃,需要幾步?你告訴我,寫一篇好論文需要幾步?你告訴我,寫一筆好字,需要幾步?……否則,不要耽誤我的時間。在乾貨黨那裡,他們的時間寶貴,容不得半分浪費。他要的不是知識的豐滿體,他要的只是知識的木乃伊!

例如,如果他在聽論文寫作的課程,他不想聽什麼期刊分類介紹、審稿流程介紹等,他需要就是怎么寫好一篇論文,越細化越好,越具體越好,最好具體到題目的標點符號怎么加,摘要的每一句怎么寫,正文每一部分的標題怎么寫,最好手把手教給他一個模板,他只要把資料套入進去,就成為一篇好論文了。

再比如,如果他想學習統計學,他不想聽什麼原理,不想聽什麼概念解釋,他只想讓你告訴他,在什麼時候用什麼方法,什麼時候用什麼工具就夠了。他只想讓你教給他,面對一堆數據,用什麼標準化的方法迅速做出模型,寫出文章。

在乾貨黨看來,要什麼理論解釋,要什麼背景介紹,這些都是廢話!

乾貨黨永遠是一種等不急的心態,如果把學習的過程比作爬山,乾貨黨需要的是纜車,5分鐘達到山頂;如果學習是游泳,乾貨黨需要的是快艇,3分鐘飆到對岸;如果學習是植樹,乾貨黨需要的是膨大劑,恨不得一天之內長成參天大樹。他們既不關心爬山的時候,如何規劃路線、如何避免荊棘和危險,他們也無心欣賞路途中的美景和樂事;他們才不關心游泳的時候,如何換氣、如何協調手腳、如何做出優雅的動作,只要能到對岸,用什麼方法都成;他們才不關心植樹的時候,挖多深的坑、小樹苗怎么扶正、如何澆水。

他們的學習需要的只是一個快捷鍵,仿佛按下那個快捷鍵,就能馬上獲得成功。其實,這世上也根本沒有快捷鍵,要的人多了,自然有人提供。那些鼓吹提供乾貨的人們,不過是用貌似充滿條例和邏輯性的乾巴巴的知識來取代一個豐富的、有深度的、個性化的知識體系。在商業訴求面前,永遠有人在推波助瀾。

這個世上本來就沒有什麼終南捷徑,乾貨黨所需要的快捷鍵,恰恰是捨近求遠,捨本逐末。學習永遠是一個內在的感悟和練習的過程。你訂閱了那么多課程,看了多少?一切的課程和他人講述,不過是督促你學習的一種方式,妄圖通過這樣的課程來獲得所謂的乾貨,只是一種一廂情願。

一盤迴鍋肉,如果沒有辣椒配菜,如果沒有油鹽醬醋和各種作料,如果只給你上一盤乾巴巴的肉,你吃得下嗎?那還叫回鍋肉嗎?同理,知識作為人類社會實踐的總結,是有自身的內在邏輯和表現形態的。一萬小時定律雖然有些刻板,但也說明學習是一個長期的、需要投入大量思考的過程。如果只有外部灌輸,沒有內在自省,那些所謂的乾貨,即便吃到肚子裡,也要消化不良,吸收不了。

在此,給乾貨黨們一個忠告,哪有那么多乾貨?任何一個專家的知識都是經年累月學習和思考的結果,他肯定有對你有用的知識,但這種知識是深深嵌入到他整個的知識體系中的,強行拿出乾貨,猶如取人心臟,取熊膽囊,不可為也!

學習,還是老老實實,摒棄乾貨心態。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