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詢:我把歐楷結字秘訣全部告訴你!(上)

2019-02-12 07:48:16

所謂結體,就是按字的筆劃組合成一個整體的形式,也稱“結構”。由於漢字是由點畫連貫交結而成,因而在書寫時,點、劃得布置,要照顧到其間的疏密關係,在著墨處一定要審視到空白處,所以又稱為“布白”。《歐陽結體三十六法》,相傳是唐代大書家歐陽詢所作;因文中有“高宗書法”和“東坡先生雲”等語,所以後人肯定宅是宋元人所著。本書是以歐陽詢書體為準,從書法藝術的要求,來分析論述結體的規格形式,並舉類論證,列為三十六條。

歐楷結字三十六法(上)

1排疊

書寫時,根據每個字的點畫多少和長短安排好體形大小與疏密,使其勻稱停當,闊狹適度。對筆畫多的,如“靈、藁、馨、竇、墨、顰、羸、爨”等字,雖然排疊緊密,但能互不觸犯,對橫排“糸”旁、“言”旁的宇,點畫也須各有位置。在《八訣》中所說的“分間布白”,又說,“調勻點畫”,都是這個道理,唐高宗《書法》中講的“堆垛”,也是此意。

2避就

使字型結構的疏密、險易、遠近,彼此變化得當,映帶合宜。例如作撇,“肌”字的左為出鋒撇,右邊撇就要寫成回鋒撇,避免雷同,“府”宇的長撇已經向下,短撇就應向左,使其有所變化。再如作捺,“頗”字的皮捺要縮短,就叫作避;“昶”字的永捺伸長,則稱為就。另如平鉤,“鳩”字的鉤收當是避,“馗”字的鉤展出則是就。還如“逢”字的下邊拔出,則上邊必作一點,也是避重疊而就簡徑的緣故。

3頂戴

指的是字型組成,以下承載上者居多,但對上大下小的字,就須頂正而不偏側,視為上重下輕的字,要穩重而不浮漂。例如“疊、櫱、鴛、鷺、騫、譬、聱、聚”等之類,就是這種情形。《八訣》中所謂“斜正如人,上稱下載”,又說“不可頭輕尾重”,也是這個意思。

4穿插

指的是通過橫豎筆畫貫穿,和斜勢線條交錯方法來協調疏密、長短、大小的字形,達到均衡間架結構的目的。例如“中、弗、井、曲、冊、兼、禹、禺、爽、掇、襄、甬、耳、婁、由、垂、車、曹、密”等之類。《八訣》中所說的“四面停勻,八邊具備”就是這個理喻。

5向背

殿

結字有相向與相背之分,各有體態姿勢,不可紊錯。相向的如“卯,好、知、和”是一類,相背的如“北、兆、肥、根”是一類。

6偏側

結字端正者故然很多,但也有偏側、欹斜者,可以按照各個字勢結體不同,相應地分布設定。例如偏向右方者的“心、戈,衣、幾、飛、也”是一類,偏向左側的“夕、乃、朋、勿、少、宏”為一類。基本上端正略有偏側的有“亥、女、丈、又、互、不”為另一類。從字法來講,每個字皆有一主筆為勢,其餘點畫輔以成勢,因此偏側的形態可以寫正,而端正的姿勢也可略偏,所謂平而寓波,曲中求直,就顯得更加美妙。《八訣》中說“勿令偏側”,亦是此意。

7挑挖(diao)

字型形態,有的則須挑拗,使偏側之勢達到整體平衡,某種筆畫就要伸展。例如“戈、弋、武、九、氣”之類的字,應當用縱戈縱腕法,運筆適宜於勁健,避免彎曲力敗。又如“獻、勵、散、斷”之類的字,左邊堆垛既然較多,須得右邊拗之,再如“省、炙”等字,上面偏側須得下邊拗之,使其均衡相稱為佳。

8相讓

結字多為左右合體,點畫多者易擁擠,少者易鬆散。書寫時,偏旁部首須要彼此相讓,互不影響,妥帖安排,方能為善。例如“馬”旁、“糸”旁、“鳥”旁相合的字,須要左邊求得平直,便於右邊作字,否則妨礙不便。再如“辯”字,以中間的“言”字上畫短,便於兩“辛”字突出,又如“鷗、鵪、馳”字,兩旁俱上狹下闊,亦當相互揖讓,還如“嗚、呼”字,口在左邊,適當近上為好,“和、扣”二字,口在右邊,又宜近下,才不互礙。此類的字型,均須如此設定。

9補空

指作書時補其空處,務使神氣貫通,四面調勻,整體相稱。如“我、哉”字,作點須對左邊實處,不可與“成、戟”諸戈字相同。再如“襲、辟、餐、贛”之類,以四面完滿方正為好,如《醴泉銘》的“建”字那樣。

10覆蓋

即指字的上面蓋住下面,像似宮室屋頂,全然容納覆盡。例如“宮、容”之類,點須當正,畫須圓明,不宜相黏或者上長下短。

11貼零

即是貼上零星點畫,用於收筆之處,務求擺好位置,與上列筆畫相離過遠就會鬆散,靠的過近顯得窘促。例如“令、今、冬、寒”等字,就是此類情形。

12黏合

有些字的形象,本來欲要相離開,即將彼此黏合靠攏,以使各就其位。諸如“臥、施,品、晶,壯、非”,就屬此種類型。

13捷速

就是快速用筆法,對於有些字的點畫,下筆意如放箭,箭不欲遲,遲則中物不入。例如“石、風、鳳”等字,左邊的長撇縱腕,宜取快速運行,右側背筆還需“意中如電”才能寫得好。

14滿不要虛

對於包圍結構的字,內部須要充滿,不宜多留空白,然而又忌點畫分散,免與外圍相逼,採取疏密勻稱,大小適宜為佳。例如“圓、圃、圖、國、回、包、南、隔、目、四、勾”等字,均須用此法布置。

15意連

結體當中,有些字的點畫,形態互不相交,筆勢彼此相反,書寫時須注意起伏照應,力求字勢不予隔絕,形雖斷而筆意相連。例如“之、以、心、必、小、川、州、水、求”等字,即是如此。

16覆冒

類同覆蓋的結字法理,為一種注下之勢;凡是上部分大者,必然覆冒其下,但須左右停勻,不能偏側欹斜。例如“雨”頭、“穴”頭,“家,榮”字頭,及“奢、金、食、逢、巷、泰”一類字型的頭,就是這樣。

17垂曳

即垂下牽引的筆勢,右垂而左面略縮,如“都、列、卯、拜”之類,右曳而左側稍短,如“水、支、欠、皮、更、走、民、也”之類即是。

18借換

是指書寫時,將合體字的點畫彼此借用,或者左右調換,有的把上下堆疊,拆為橫式並排。例如《九成宮醴泉銘》中的“祕”字,就將“示”的右點作為“必”的左點,即為借用。又如“往”字右部,將豎直接代“點”,也是借換。再如“秋”字寫成了“火禾”, “鵝”字寫成了“鳥我”,皆為變化體態。而如此互借,相互調換,人們也稱作“東映西帶”。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