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句總結中國歷史

2019-03-06 01:08:37

一:“帝王將相寧有種乎?”——陳勝。(語見《史記》。

這句話雖然有時候也是革命性的,但更多的時候卻是破壞性的。因此,這句話也就成為後來中國歷史上一切社會暴力的發動機。它是爆炸中國社會縱向基礎的炸藥,一次次破壞了中國社會整體結構的穩定。

在同一個時代,有三個人說過類似的話。項羽說的“彼可取而代之”,體現了一個貴族子弟的自信。劉邦說:“大丈夫當如此耳”,體現了一個小官僚對豪華奢侈的嚮往。陳勝說:“帝王將相寧有種乎?”體現了一個生活在低層的農民的悲憤。

二:“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劉備、關羽、張飛。

雖然這句話不見於史書,但歷史就是這么傳說的。所以也就幾乎成為歷史了。

這句話雖然很樸素,很平凡,但卻是最真實的反應了橫向貫穿中國社會的“義”的哲學。這句話不僅僅可以用來說明友誼,也經常可以被用來描述愛情。雖然也經常成為幫派或者黑社會的信仰,但更多的時候還是體現了人與人之間的誠信和友誼。包含在這句話里的“義氣”哲學,就是中國歷史上人與人之間維繫橫向關係的紐帶。

排列在前兩位的這二句話,一縱一橫地刻畫了中國社會的特殊的人與人之間的關係。

三:“水能載舟,亦能覆舟。”——李世民。

這句話講述了一個統治者與被統治者之間的辯正法。“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的因果關係,也就是中國歷史變換的契機。中國歷史之所以能夠穩定的原因,就在於人民大眾能夠和諧地“載舟”;而中國歷史之所以動盪的原因,則因為人民大眾風起雲湧的“覆舟”。

中國歷史上每一次的朝代更迭,都是對這句話的再次註解。

四:“鞠躬盡瘁,死而後已。”——諸葛亮。

這句話見於諸葛亮的《後出師表》。雖然《後出師表》有可能是後人偽托的,但這句話卻真實地寫照了諸葛亮的一生。也因此而成為中國文人官僚的精神追求。這句話是“只求過程,不計結果”的這種心態的自然流露,“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就是對這句話的自嘲。

五:“如果不能流芳百世,寧可遺臭萬年。”——桓溫。

這句話濃縮了中國歷史上的所有醜惡,也是中國官場文化最卑鄙行為的能源。它成為了滋生社會邪惡的恆溫土壤。不管是任何方式的對這句話的贊同,都應該成為被釘上歷史的恥辱柱上的理由。這句話的原文是:“既不能流芳百世,不足復遺臭萬載耶?”最初說出這句話的人雖然是晉朝的一個將軍,但後來卻被讀書人廣泛引用。

第四第五這二句話,都是後來在中國的知識分子中流傳相當廣泛的名言,這二句話分別從兩個終端描述了中國古代活躍在上層領域的精英們的思想追求。諸葛亮是歷史上著名的首相,以賢著稱,而恆溫是一個手握實權的將軍,頗有功名。說這二句話的人雖然文武不同,但它們卻剛好代表了古代的精英分子的不同追求,要么是“鞠躬盡瘁”,要么是“遺臭萬年”。不過雖然是“遺臭萬年”,有人的卻自以為“縱做鬼,也幸福。”

六:“精忠報國。”——岳飛。

其實這句話和諸葛亮的“鞠躬盡瘁,死而後已”是一個意思啦。但因為這句話是武將說的,所以聽上去更直爽一些。文臣的“鞠躬盡瘁”,武將的“精忠報國”,支撐了中國歷史的沉重脊樑。

七:“匈奴未滅,何以家為?”——霍去病。

這句話雖然說的是個人行為,但聽上去比“精忠報國”大丈夫氣概還要更濃一些。所以也顯得更豪邁。說自己而不說國家大事,卻只讓人見其英氣勃勃。但由於說得比較委婉一些,所以不如岳飛的“精忠報國”為大眾熟知。

八:“寧叫我負天下人,休叫天下人負我。”——曹操。(語見《三國演義》。)

這句話是曹操成功的真實寫照。也是中國歷史上最自私自利的人的真實心態。曹操雖然是個十分有才能的人,卻也是一個性格十分惡劣的人。所以歷朝歷代為曹操翻案的人基本上也是這樣的一群人:他們雖然富有才能,但人格卻很卑鄙。他們希望通過為曹操正名的機會,為自己的種種醜惡行為辯護。曹操也就因此而成為中國上自私自利者的教主。

九:“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文天祥。

和諸葛亮的“鞠躬盡瘁,死而後已”不同,和岳飛的“精忠報國”也不同;文天祥的“留取丹心照汗青”是一種有意識的行為。是一種為名譽而個人奮鬥的意識流露。這句話和前面的那一句“如果不能流芳百世,寧可遺臭萬年”是二個極端。“如果不能流芳百世,寧可遺臭萬年”是對歷史的反動;“人生自古誰無死,流取丹心照汗青”則是對歷史的正動。

十:“莫須有。”——秦檜。

這句話濃縮了中國歷史上官場的一切黑暗,也使得法律的神聖成為一句空話。中國歷史上歷朝歷代的載舟覆舟的過程,就是因為有這“莫須有”三個字在作怪。所以這三個字,就成為歷史上所有的皇朝走向腐敗的催化劑。作為皇帝的李世民,只知道水能“載舟”、“覆舟”,卻不知道水從“載舟”到“覆舟”的過程的轉變是因為什麼原因。其實,歷朝歷代的官場政治鬥爭的起因就是因為這個“莫須有”,結果也是由於這個“莫須有”。這個“莫須有”,就成為歷史行船的航道上的一塊巨大礁石,當一塊塊的巨大礁石布滿了航道時,翻船是免不了的了。秦檜到底是個宰相,聰明人,只一句話就概括了官場的特徵。作為這三個字的正確實踐者,秦檜的人品官品也可想而知,就憑這一句話,任何為秦檜翻案的徒勞就顯得多餘。

有了這個“莫須有”,躲躲老貓可以死,喝喝開水可以死,睡睡覺也照樣可以死。

講了這十句話的人中間:

有二個皇帝(劉備、李世民),

四個王(陳勝、曹操、劉備、李世民)、

四個宰相(曹操、諸葛亮、秦檜、文天祥),

五個將軍(霍去病、岳飛、關羽、張飛、恆溫),

二個狀元(秦檜、文天祥),

一個農民(陳勝)——其中一部分人的身份有重複。

總結一下這十句話的標籤就是:帝王將相,狀元農民,(異族入侵),成者為王。

不要看中國歷史洋洋灑灑,長達五千年;據說一部二十四史,“不知從何翻起”。然而幾千年的歷史翻滾變化,基本上也沒有超出這十句話的範圍。理解了這十句話,你就理解了中國的全部歷史。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