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貨:一眼看破哪些創業者必死,哪些最有可能賺錢

2019-02-18 19:32:58

創業選擇項目,90後家庭條件好小孩選的往往比較“洋氣”“高大上”,社交類APP,O2O,可穿戴設備,智慧型硬體,VR,AR,大數據。

生意在他們眼裡有著清晰明確的流程,先出個Demo,寫完美的商業計畫書,找天使輪,pre-A,招募團隊,請優秀人才當高管,創始人出席各種創業論壇,資本對接的峰會,公眾演講是每天必須課,然後A,B,C輪一輪輪下去,直到納斯達克敲鐘。

矽谷大佬們的故事和教誨他們如數家珍。精益創業,破壞性創新,疊代的打法他們非常清楚。還有京東,美團,滴滴等成功案例就在眼前,怎能不成功?

結果他們大部分都失敗了。

本文作者紐約老李校長。比起知乎上那些只會清談的鍵盤創業家、還沒踏上社會就敢指點江山學生,以及自己都還沒混明白職場就敢教人走江湖的小白領們,老李是一個真正在做生意的老闆,內容都來自實戰經驗,值得關注。

買賣的路,生意的路,創業的路有千萬條,上面的路是媒體喜歡報導的路,不代表是你的路。

項目low不low,高大上不高大上和你最終能不能在生意上勝出沒有必然聯繫。

某常春藤畢業海龜大胸美女高貴有逼格的紅酒法餐自媒體電商一直在賠錢。

一直被鄙視的微商卻悶聲發大財,今年有三個來參加我騎馬旅遊的微商小姑娘每個人都低調地開上了賓士。

精美的3A大製作單機遊戲不賺錢,給屌絲玩的氪金抽卡手遊賺老鼻子錢了。

咪蒙的毒雞湯比認真做內容的大象公會更賺錢。

比咪蒙還賺錢的是手裡有100個100萬冬粉號的“某叔”,人家做號的文章都是抄,原創個屌的原創,內容基本都是心靈雞湯和謠言。

YY秀場靠天佑們,露奶子主播們去年貢獻利潤10個億,按照分成比例,天佑們,露奶子主播們,公會們,分到了另外的10個億。

YY這20個億哪裡來的?縣城裡搞工程的土老闆貢獻的,開洗浴中心的老闆貢獻的,進城的快遞小哥貢獻的,餐館裡跑堂的小哥貢獻的,髮廊里打工的小哥貢獻的。

郭敬明寫的東西拍的電影不是給知乎,豆瓣的文藝青年看的,是專供小鎮青年的,小鎮青年們不上豆瓣,知乎,不看打分,不看影評。

在中國賺大錢,目標人群不是“屌絲”,十有八九會失敗。

中國的網際網路創富逆襲的人群屌絲居多,只有屌絲懂屌絲的品味。

與美國矽谷的網際網路創富那些富裕的猶太階層,盎格魯撒克遜人階層創業完全不同,中國這幾年的網際網路創業逆襲是由底層的屌絲髮起帶動的。

中國到底怎么了?粗鄙的東西賺錢,優雅的東西賠錢?

社會環境不同,中國是一個後發國家,社會發展速度太快。新的經濟領域比如網際網路發展飛速,很多人不知不覺就發了大財。

出手快,下手狠,幹了再說,是在當下中國社會勝出所需要的品質。

這個時候創業者比拼的是“獸性”而非“人性”。

屌絲身上“獸性”特質表現的淋漓盡致,像饕餮一樣把傳統規則撕碎踩在腳下,吞噬一切網際網路紅利帶來的豐厚利潤。

改革開放以來,在中國所有生意從0到1到100從來都是靠“獸性”。

“人性”?宋襄公之仁罷了。

摧枯拉朽,屌絲逆襲。

消費升級時代,很多人以為是賺“中產階級的錢”。

中國只有中產階級的人口,而無西方白左中產階級的品味。

“越低俗,越快樂,越真實”。

餓了吃,渴了喝,愛玩,睡懶覺,男人想要很多女人,女人想要帥哥,都是人最自然的狀態,是最赤裸的真實,中國進入了享樂主義時代。

那些歐洲的“高端奢侈品牌”主要消費人群一直是土豪,暴發戶,並且作為給中國官員的禮物之用。

目標客戶並非北上深廣那總體人數少且收入有限的高級白領,她們一年能消費幾個包?

而小資們津津樂道的優雅,高端,高尚,往往意味著無趣,麻煩,繁文縟節,並且沒有市場,沒有商業價值。

看看那些文藝電影下場就知道了。

噹噹圖書暢銷榜上“成功勵志”圖書排行榜第一名平均每天賣1000本,而歷史書排行榜第一名不過每天約300本。

按照他們小資白領希望達到的品味去創業,一般也是死翹翹。

小資們只懂享受和體驗,不懂生意本質和客戶需求,自己喜歡和客戶喜歡是兩碼事。

並且小資們,90後海龜的父母生活方式,其實不符合他們孩子概念里的品味標準:

人:

身處中國的二三線城市,父母大部分都是高中學歷趕上中國城市化經濟的熱潮,靠做傳統生意起的家,或者是官員階層。

住:

置業一般住在以“羅馬家園”“歐洲豪庭”命名的當地最貴小區。

行:

奧迪,寶馬是首選,如果是拆遷戶,一般是路虎和大霸道。

看:

抗戰神劇,諜戰,肥皂劇。微信朋友圈裡轉發的是養生和各種正能量心靈雞湯,今日頭條在他們手機上的普及率很高。

穿:

東北、湖南、湖北和四川的商人,大金鍊子和佛手竄是標配,平時一身Nike,Adidas。

玩:

約打麻將,按腳搓澡是最經常的娛樂活動。辦公室和家裡都有一套茶具。喜歡自駕游。出國旅遊脖子上必掛個單眼,拍照水平就是只會按個快門。到了外國也不放棄扭個廣場舞,遇到篝火晚會馬上進入鍋莊舞模式,在KTV紅歌唱的嘹亮。

投資:

他們一般是傳銷,P2P們盯上的人群。當然,如果你跟他們聊股票,他們一個個會氣的牙痒痒,因為大部分股票都沒解套,或者忍痛割肉血淋淋的跑出來。

可是,這些家庭構成了中國經濟的中堅力量。

中國新生代90後們,除了在北上深打拚的90後們,那些留在老家就業的,父母都給他們留有一套,或者兩套房子。

幸福感最多的是在二線城市就業生活的90後們。

他們一般25歲左右通過相親介紹結婚了,房子,車子都是雙方父母幫忙解決。

一個月4000,5000的工資基本上用來看電影,打網遊,網路購物,當地城市的館子吃個遍。

五一國慶先從泰國,韓國,日本開始刷起,3年時間差不多主要的資本主義已開發國家都玩遍了。

他們的人數眾多,除了北上廣深,大部分散布在中國的二三線城市。

以上的人數實在太多,匯聚的購買力強的可怕。

中國社會的“屌絲概念”早不是經濟意義上的屌絲,民間的購買力,購買意願都不是問題。

“屌絲概念”只是不符合那些在西方留學過、在外企乾過的小資們眼裡的西方生活標準而已。

“屌絲品味”不過是一部分有著消費品味文化優越感的人群加於他們看不慣的人。

他們按已經發展了100年以上西方白左的生活方式標準去要求30年前還住平房,擠公共廁所,看黑白電視的中國人。

這能不可笑嘛。

在中國做生意,不能忘本,一定要從民眾中來到民眾中去。

改變民眾很難,不如迎合民眾。

做生意要一定結合中國的國情,滿足人民大眾的趣味和品味,才是最吼的。

這是我2016年的總結。

The End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