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二:七夕與“中國情人節”二三事

2019-03-05 03:28:31

2017-08-28 15:42:21

來源:觀察者網

關鍵字: 七夕紅豆相思

【文/ 觀察者網專欄作者 在二】

你單,或者不單,七夕就在今日,不早不晚。

玫瑰夾雜著戒指、360度展示“連體”合照、帶上文案走腎又走心的杜老師……有所屬者忙著(秀)恩愛;鮮花躺在垃圾桶邊、朱古力盒中藏著分手信條、拆cp惡作劇推陳出新……單身狗們在網上咆哮。

還是一樣的配方,還是熟悉的味道。

在這一如既往的畫風中,咱一如既往地“潑瓢冷水”——若依傳統習俗,七夕真算不上“中國情人節”啊……

google首頁今天的logo樣式,可以說是非常七夕了

七夕,女乞巧,男拜魁星

七夕,又名“乞巧節”、“女兒節”,顧名思義,乞求心靈手巧,是女子的節日。

小農社會男耕女織,針黹一事是女子生活必備技能之一。手工若是出挑,家人也愛告知紅娘,作加分項。織女從最早有記載的的“維天有漢,監亦有光。彼織女,終日七襄。雖則七襄,不成報章。彼牽牛,不以服箱。”(先秦《詩經·小雅·大東》)逐漸人格化成“天女也,主果蓏,絲帛珍寶。”(漢《史記·天官書》),再有漢代牛郎織女這一“悽美愛情故事”加持,自然而然成為民間信仰的紡織大神。

七夕節源於漢代,那時起,七夕就有各式慶祝儀式。如東晉葛洪所撰《西京雜記》有言:“漢彩女常以七月七日穿七孔針於開襟樓,人俱習之。”婦女對月迎風穿針,穿進了算是得巧。這一形式成為後來乞巧風俗的濫觴。

南朝梁代宗懍所著的《荊楚歲時記》也有記載:“是夕,人家婦女結采縷,穿七孔針,或陳几筵酒脯瓜果於庭中以乞巧。有喜子網於瓜上。則以為符應。”七夕晚,婦女們會將一隻紅色喜蛛放入小盒裡,第二日開蓋查看,依據網的疏密或圓正來預示手巧程度。這一習俗有個名兒,“喜蛛應巧”。

宗懍在書中也提及時人的獻祭物品。那時“陳几筵酒脯瓜果”,而隨著歷史發展,香案上多了胭脂水粉等他物,現在廣東、香港地區過“七姐誕”,甚至會擺上SK-II、時尚手包等物什……不得不“哈哈”,俗隨時變真是個有趣的過程。

這年頭全國各地仍留有乞巧習俗,儀式上略有差別,但婦女們心理相似。至於和“情人”相關的事宜,查詢文獻記載,也就是祭拜時可能會順求良緣,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七夕這日,女子乞巧,男子也有自己的活動。古人認為“魁星主文事”,與科舉功名密切相關(中狀元即稱“一舉奪魁”、“大魁天下”),因此士子對魁星甚是崇拜。農曆七夕又逢“魁星生日”,是以這日,各地士子會在家中或前往魁星廟“拜魁星”,求能金榜題名。

怎就成了“中國情人節”?

要有“情人節”,總得讓男女在一起啊,特別是宋代理學興起之後,大家閨秀已少有機會在人前拋頭露面,七夕不造點機會,更待何時?

可翻來找去,這七夕只有女乞巧、男拜魁分開過的傳統,並沒有男女集體活動的大場面。

雖然說有牛郎織女的愛情故事“保底”,但和聲勢浩大、過節者眾的“當代七夕情人節”相比,總歸差了點意思。“七夕”究竟何時與“情人”搭上關係?

筆者才疏學淺,目前只考證上溯至……新千年之後!將七夕與情人節掛鈎,恐怕只是商家的行銷手段,而這商家,便是紅豆集團。

紅豆,作為植物,又名相思子,其在中國傳統文化中,代表相思信物。“勸君多採擷,此物最相思”、“玲瓏骰子安紅豆,入骨相思知不知”等詩句近家喻戶曉。紅豆集團將傳統文化中的兩大“情”結合在一起,又安上“弘揚民族文化和民族精神”的名義以契合中國社會主鏇律,運作手段可謂高明。

截自紅豆集團官網頁面

話又說回來,“七夕情人節”這一概念由紅豆集團提出,但被廣為接受,還得靠多方因素推動。其中一點,便是中國民眾對傳統文化的逐漸重視。

2005年,韓國申報的江陵端午祭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正式確定為“人類口頭和非物質遺產代表作”。這事成了國內許多民眾一直以來的心頭刺,但也讓人頓生危機感,意識到傳統文化、傳統習俗的保護問題已迫在眉睫。2008年,國務院規定每年清明、端午、中秋各放假一天,傳統節日藉此強勢回歸民眾視野。

不過,傳統節日多得很,重陽節、臘八節等和七夕一樣都是連假都沒得放的,為何後者更受大眾關注?

除了商家炒作、媒體推波助瀾,估計也與“中國情人節”定位不無關係。民眾大多聽聞、體驗過2月14日西方情人節,本來“民眾基礎”就比較好,正遇上愛國情緒日趨顯著,對傳統文化的自信逐年提升,一看商家媒體聯合炒熱七夕,才漸以過傳統節日為榮。“過啥洋節,情人節,咱中國也有”,“七夕情人節”就這么廣為人知了。

“真·中國情人節”應為上巳節

過所謂的“七夕情人節”,除了單身狗在咆哮,一些較真的民俗學家、歷史學家等學者也有眾多不滿——真要定“中國情人節”,元宵比七夕更合適啊!相比在家“臥看牽牛織女星”,元宵節那日男男女女可是有真·接觸機會的,借外出觀花燈、猜燈謎邂逅良人,明顯實際多了……

其實,要較起真來,有一在漢族地區或已消失的傳統節日可能比元宵節更接近“情人節”的概念,那便是三月三上巳節。

上巳節在春秋時期便已流行開來,原定於農曆三月第一個巳日。是日,古人會舉行“袚除畔浴”儀式,除凶去垢,祈禱健康。

《詩經·鄭風·溱洧》有載:“溱與洧,方渙渙兮。士與女,方秉蕑兮。女曰‘觀乎?’士曰‘既且。’‘且往觀乎!’洧之外,洵訏且樂。維士與女,伊其相謔,贈之以勺藥。”

簡單理解,就是春暖花開,萬物復甦,又到了交偶的季節(此處耳邊響起趙忠祥老師的聲音)!男女手持蘭草,邀約同游,嬉笑逗弄,臨別前再互贈芍藥,以表傾慕。今人將上巳節視為“中國情人節”,也多是因古時這一奔放大膽的交友方式。

因三月上巳節多逢三月初三,所以到了魏晉,上巳節便固定為三月三。此外,習俗也隨時間變化。《論語》中曾點言志:“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風乎舞雩,詠而歸”、王羲之在《蘭亭集序》里描述的曲水流觴,皆是那時流行的過節方式。

宋以後,男女大防更是難違,上巳風俗由此式微。至近現代,漢族地區已少見相關儀式,但西南地區白、瑤、黎、壯、畲等少數民族仍留有一些風俗。如1985年,廣西壯族自治區人民政府將“三月三”定為文化藝術節。這一天,壯族民眾會製作五色糯飯、染紅彩蛋等,以未婚男女為主的歌手會在歌圩場對歌交情,對歌對上眼了,互贈信物,以作定情。

聽著挺好玩,然而,前幾日我向一廣西少數民族朋友求證,問“你過三月三嗎?”她迅速回了句:“這年頭,誰還通過對歌找情人啊?!”呃……我竟無言以對。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