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單田芳:那些年,單老講給我們的英雄們

2019-02-22 02:18:29

問答

音頻

人物

話題

闢謠

作者|我方團隊張嶔

《我們愛歷史》為頭條號簽約群媒體

字數:2399字,閱讀時間:約6分鐘

評書表演藝術家單田芳先生去世的訊息,剎那間引得多少懷念洶湧而來。

在上世紀末,那個還沒有手機網際網路的時代里,單田芳先生的評書播講,曾是一代人每天必須等待的節目。每當那獨特嘶啞的嗓音響起,天馬行空的劇情啟動,這位藝術大師就像鄰家熱情的老人,介紹熟人一般,把縱橫捭闔的英雄們娓娓道來。以至於多年以後,不經意間,多少熟悉的橋段就迴蕩在心間,音容宛然。

不妨,就在這個告別的時刻,重溫一下他的經典評書里,那些曾讓我們記憶猶新的英雄們,表達對這位藝術大師,一場遲來的敬意。

一、徐良——《白眉大俠》

三俠五義題材的評書,早已有百十種版本。相關的主角人物,或英俊瀟灑,或武功無敵碾壓。但《白眉大俠》的男一號徐良,卻是絕對異類。

這位“翻天鼠”徐慶家的兒子,“包青天”麾下的開封府三品帶刀護衛,天生“大片牙”“白眉毛”“紫陽肝”的相貌,跟“英俊”半點不搭。武功在開封府算高手,到了江湖上一度不入流,撞上一個上歲數的掌門,常見過不了三五招。這樣一個毫無“主角光環”的人物,為何竟能“圈粉”無數,評書迷里至今高人氣?

最重要的原因,恰是單田芳先生那句原話:山西老西兒(徐良)多尖兒啊。

徐良的出彩,最精彩的就是他的“尖兒”。比如他從來“尖兒”的性格,被死敵郭長達逼在山腳里,還笑嘻嘻來句“鵝得拉著你上黃泉做個伴”。被假徐良潑一身髒水,遭大宋朝下了冤獄,牢房裡還樂呵呵跟獄卒攀老鄉。還有困在孤島上,掉進機關陷阱里,被人家在擂台上卡住死穴,越是生死一線的緊張時刻,總是他滿帶山西方言的一句輕鬆調侃。

比起改編電視劇里,那個滿臉正氣的徐良,出場帶著“王八驢球球”口頭禪的徐良,才是評書里豁達的真徐良。

比這更“尖兒”的,卻是他“尖兒”到家的刻苦。雖說一直到評書結尾,他也只是江湖武功排名第十五,但整個劇情里,卻是走一路學一路,別管多少生死考驗,遇上好功夫就琢磨。

外加性情“尖兒”的他,溝通從來講技巧。那些性情高傲的宗師們,打上幾個照面交道,就對他賞識的不得了。就算不收徒弟,也是心甘情願的賣命。比如稱雄海外的野人王猿,武聖人都不服的人物,偏要和他拜兄弟,哪怕岔了輩也高興。

所以,也就有了《白眉大俠》里的奇情節:看起來要啥沒啥的徐良,卻主角光環越發亮眼,那么多江湖高人眾星捧月般,追隨他一起披荊斬棘,從一開始修理毛賊飛毛腿,到不停除暴安良,把圖謀作亂的襄陽王府,勾結西夏的閻王寨,甚至包庇劣徒作亂江湖的武聖人於和,一步步全數掀翻。一身忠肝義膽,守住大宋國泰民安。

他告訴我們,即使一個人樣貌不出眾,即使面對太強的對手,擁有豁達的心態與堅決的學習態度,同樣可以成為英雄。

二、房書安——《白眉大俠》

說徐良,總會帶出一個砣不離秤的角色:他的“好兒子”房書安。

房書安,年長徐良二十多歲,原是土匪一枚,細脖子大腦袋相貌,號稱“細脖大頭鬼”。他原想偷襲徐良撈一票,卻被徐良一頓修理,連鼻子都給削了去。接著就腦筋轉飛快,果斷撲通跪地認乾爹。從此成了徐良的“乾兒子”,鞍前馬後追隨。

這么一個角色,自然滿身毛病,平日還有些小財迷,去茶樓喝個茶,隨手還收老闆的紅包。但就是這么個滿身毛病的角色,更常歪招辦事,跟採花賊打擂台,明明打不過,就當眾數落採花賊的醜事,活活把人臊走。跟師叔白雲瑞被困匪窩,他兩邊一通煽動,就在白雲瑞的滿臉茫然中,把白雲瑞許給人家做“壓寨丈夫”,竟就稀里糊塗脫了險。各種渾人撞大運的橋段,評書里每段勁爆劇情里,一抓就是一筐。

但這個無節操搞笑的仁兄,卻在最危險的時刻證明,他是個實實在在的英雄。

典型“八賢王被擄”一段,開封府的靠山八賢王被抓去蓮花觀,全開封府都傻了眼,眼看限期撈不來人,主角們就要下牢償命。卻是房書安笑嘻嘻想出“苦肉計”,自己被打遍體鱗傷,騙過了蓮花觀里一群雞賊的老江湖,輕輕鬆鬆打入蓮花觀內部,冒死找到了八賢王的關押處,然後一場生死一線的惡戰,奇蹟般撈出了八賢王。反派老道郭長達,評書里捶胸頓足一句話:房書安啊,真沒想到這招是你出的。

言下之意,房書安啊,真沒想到你是這樣有勇有謀的漢子。

三、岳倫——《明英烈》

單田芳的評書里,岳姓的英雄很多,《明英烈》里戲份只有匆匆幾回的岳倫,卻是風采別樣的一位。

岳倫,《明英烈》里人稱“金眼雕”,擅使一支長槍,性情卻十分冷傲。他出場時,正是朱元璋和元王朝,雙方百萬大軍在開封殺得天昏地暗的時候。元朝悍將脫金龍連揍了明朝兩大強人徐達常遇春,想要一統天下的朱元璋,正急的眼噴火。恰巧岳倫聞訊來投,但一念之差的朱元璋,硬沒瞧上岳倫,竟嫌老人家歲數太大(當時岳倫年近六旬),給點碎銀子就打發了。

遭此羞辱的岳倫,並沒有怎么計較,正是躍馬扛槍,狠打馬鞭殺到軍前,然後,就惹得對面元軍笑了一片。

可再然後,就是一場“數據化”打鬥。岳倫單挑第一個元將,開打前放話“我在你左肩膀扎個眼,不多不少就三寸”,接著一個照面就說到做到。然後挑第二個元將,又放話“我在你右肩扎一個眼,也是三寸”,沒一個照面又說到做到。大明軍陣頓時沸騰,連呼自己昏頭的朱元璋,更在陣前狂呼:“岳壯士,朕封你為公爵”。戳兩槍,就戳個公爵回來。

接下來,就是岳倫在評書里,最為閃光一戰,不顧年老氣衰,點名挑戰元朝頭號悍將脫金龍,然後瞬間陷入險境,被年輕力壯的脫金龍一頓壓著打,卻是迎著脫金龍的瘋狂攻擊,險中求勝使出回馬槍,上演一槍絕殺。惹得元軍那邊一片驚呼:這人為功名,真是拚命。

可是,當脫金龍哀嚎落馬,明軍乘勝追擊,中原大局就此奠定後,被朱元璋瘋了般熱情迎接的岳倫,卻只是淡淡一拱手,繼而飄然縱馬而去。你已經羞辱了我,我搏命一戰,不為你的榮華,只為我,作為武者的尊嚴。

一部《明英烈》,各路高手眾多,但岳倫在朱元璋眼前,揮揮手的瀟灑一別,卻是如流星般經驗一刻:所謂勇者,所謂風骨,所謂氣節,盡在其間。

成長的記憶體會,生活的信念勇氣,就是在這些驚艷的人物情節里,點點滴滴銘記在心。感謝單田芳先生,給一代人留下的美好記憶。謹以此文,深表悼念。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