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養孩子,也包括儀式感上的富養

2019-02-19 09:10:15

文|李清淺

來源|李清淺(wliqingqian)

01

周五晚上,小區里一位媽媽帶著小朋友來我家坐客。遇到小客人,一般大家都會用零食招待,我也不例外,拿出一包動物餅乾遞給那個叫菜菜的小朋友,同時遞給了張小又一包。

張小又三下五除二就把餅乾袋子撕開,塞了一塊到嘴裡。菜菜小朋友拿著餅乾卻好像在等什麼,幾秒後才問我:“阿姨,有碟子嗎?”

碟子?我一愣,要碟子幹啥?

“行了,直接用手拿著吃吧,瞎講究什麼呀。”鄰居說著幫菜菜把餅乾袋撕開,菜菜這才開始吃餅乾。

我卻有些許困惑,菜菜乾嗎要碟子?禁不住好奇問鄰居怎么回事,鄰居笑道:“平時我媽帶菜菜帶得多一些,我媽是個特別講究的人。每次給菜菜遞食物,都會放在碟子裡,而且會弄出些花樣,比方將餅乾擺成一朵花,水果切成月亮、太陽、星星之類的,放到餐桌上再招呼她過去吃。”

“於是菜菜的毛病就給慣出來了,覺得食物一定要好看,我媽比較閒,有心思弄這個,咱們成天上班,哪有這工夫,所以我在家時一般不給她弄。不過,菜菜好像特別喜歡我媽給她準備的食物,說外婆做的東西特別好吃,就是外婆拿的餅乾都比我拿的好吃。”

我聽後若有所思,菜菜覺得外婆做的飯特別好吃,甚至外婆拿的餅乾都好吃,很可能是覺得外婆比較用心,她受到了隆重的“禮遇”,但是四歲的小朋友不會用這樣的字眼,所以用“喜歡”“好吃”來表達。

講真,這件事對我觸動蠻大的,菜菜小朋友很像是被“富養”慣了的小孩兒,需要一些特殊的“禮遇”,跟個小貴族似的,而張小又同學顯然被我這個粗糙的媽媽“簡單粗暴”地對待慣了,生活方式非常之“平民”。

02

多年前曾經讀過李碧華寫的一篇文章,叫《給拉麵加一片檸檬》,裡面提到一家店賣雲南酸辣牛肉米線,這家店裡的米線很普通,而且一點兒也不“雲南”,因為正宗的雲南過橋米線,是好湯加上一層油,佐料另上,“過一過橋”,再撇掉湯麵的油才吃的,以“姿勢”見著。這家店的米線並不是如此,但每客米線都加了一片檸檬。

李碧華說,“因為這片檸檬,它仿佛高貴了一點兒。”

是的,很多時候,就因為一點兒小心思,你會感覺普通的東西,變得不普通起來。比方,一件很常見的毛衣,有時候搭了一條漂亮的毛衣鏈,檔次馬上提升了很多;普通的帆布包,因為一個小飾物,頓感不一樣起來;而完全不想吃的水果,因為用心拼了盤,會覺得又好看又好吃。

很多時候,把事情變得美好甚至彰顯品位,並不需要什麼天翻地覆的變化,而是只需要稍微用一點點心思就好。

我記得有一次,張小又他們學校要求做一幅樹葉畫,大家做好就拿到學校去了,但是只有一位家長,在小朋友的名字旁邊蓋了一個印章。小小的印章,字寫得公公整整,在一大堆樹葉畫裡,非常別具一格,讓人過目難忘。

相信那個小朋友在爸爸拿出印章的那一刻,肯定很驕傲吧,噢,我有自己的印章喲,好厲害喲!爸爸把那枚印章鄭重地按下去的那一刻,那個小朋友肯定會很有儀式感吧?有沒有可能因為這枚小印章,這個小朋友下次做樹葉畫的時候,而格外積極主動呢?

這種小細節,更多的人喜歡用“儀式感”來形容,作為一個家長,你給孩子的生活,是否充滿了儀式感?

03

儀式,會把生命中某些瞬間變得很重要,很有意義。好比,春節時的拜年,孩子滿月時辦得滿月酒,婚禮上“不離不棄”的誓言。

大家都講究富養孩子,我覺得,這個富養裡邊,應當也包括儀式感上的富養。

我發現,一般情況下,一個人是否講究,是否注重儀式,特別容易受家庭影響。

一個朋友說她和老公剛在一起時,常因為生日、情人節之類的日子鬧彆扭,因為老公似乎一點兒也不注重這些日子,總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也不會刻意準備禮物。

後來她發現,老公的家人也生活得極沒儀式感,什麼節日都不太重視,甚至於每個人的生日都過得馬馬虎虎,她老公壓根不知道自己父母哪天生日。她婆婆第一次吃到自己的生日蛋糕是七十二歲時,還是她給買的。

她家的情況正好相反,不但她自己是個非常注重儀式的人,她家也非常講究儀式。母親節、父親節她都會給父母準備禮物,而她小的時候,每年六一都會收到父母精心準備的禮物。她的爺爺奶奶也是非常注重儀式的人,她說小的時候爺爺奶奶過生日,全家人一定會聚到一起,一定會有長壽麵,還有壽桃饅頭。以前物質生活沒現在豐富,壽桃饅頭其實相當於現在的生日蛋糕吧?

而她每次過生日時,都會在父母的期許下吃下長壽麵,那一刻她總是在感動中默念,我又長大了一歲。

是的,感動。參加婚禮時我們經常會被感動到,除了美好的愛情總是動人心弦之外,還有那個神聖的儀式總是潸然淚下吧?

我真心認為,家庭生活是需要儀式的,每個重要的日子,大家都應當度過,家人聚在一起送上祝福或者給予安慰,在祝福或安慰中,小孩子一年年長大,老人一歲歲老去,這是一種美好的家族傳承。

04

經常看日劇的人都知道,日本人每次吃飯前都會很鄭重地說:“我開動了。”開始我以為這句“我開動了”是說給別人的,後來發現哪怕是一個人,他們都會說“我開動了”。最近才明白,“我開動了”是口水化的翻譯,這句話其實類似於基督教徒的飯前祈禱,相當於漢語“我要恭敬地收下了”。

平常的一句話,卻讓人學會感恩、知足,真是一件溫暖的事情,儀式感同時也蘊藏其中。

多年前看《我愛我家》,每次開飯前,小張都會說“喲吼,吃飯嘍!”開始聽覺得非常可笑,可是看了幾集後,就會發現,小張那種聽上去有點兒鄉音的“喲吼,吃飯嘍”又何嘗不是一種儀式?

儀式感要存在日常生活中。

一個蘋果,洗過後直接拿著啃,和切成片甚至切成星星月亮,用水果叉扎著吃的最終結果都是一樣的,無非是在五臟廟循環一圈,塵歸塵土歸土。可是吃的過程感覺卻非常不一樣,簡單洗個蘋果遞給你,你可能會隨手就放到一旁了,但如果切得很漂亮放在盤子裡遞給你,如果不吃,你會覺得對不起那個精心準備的人。

經常是這樣的因為花了一點點心思,感覺馬上不一樣了,一句話,就是看著上檔次了很多,也會感覺到被認真對待了。

而這種被認真對待的感覺,不便會讓你覺得溫暖,更會讓你覺得自己像個精神上的貴族,這僅僅因為那么一點點儀式感。

李碧華還在《給拉麵加一片檸檬》里說:“如果那么輕易便可以添點顏色添點味道,還添點身價,但願你我沉悶刻板的生活中,也加一片檸檬,令一切改觀。”

是啊,有時候,真的是拉面上的一片檸檬,睡前親吻額頭時的一句“寶貝晚安”,生日時鄭重地許個願,就讓整個家庭生活儀式感頓生,也溫馨了很多,美好了很多。

而這種充滿儀式感的生活,過著過著,你就成了精神上的貴族。

*作者簡介:李清淺,專注細瑣生活中的美好,講故事、聊感情、話家常。即使生活給了我一地雞毛,我也要把它紮成漂亮的雞毛撣子。個人公號:李清淺(ID:wliqingqian)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