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本身,從未有罪

2019-03-10 19:32:46

文:河邊梔子 編輯:冰心
知足常樂者是可悲的,因為這抹滅了本能的人性追求,並將一切視作命運的安排,不強求,不改變,將人生的長河變作夜夜笙歌的酒池肉林。
人可以順其自然,這沒錯,而欲望本來,也是自然而然的一部分。古代的和尚戒七葷八素,不近女色,不結婚生子,當時的我知道這種離奇事件之後,我就想若和尚的父母遵守佛家戒律,看破紅塵而不結婚,則和尚本身就不會來到這個人世;若天下的父母都看破紅塵而不結婚,那么連佛祖都不會來到這個世上,佛法從何而生?而若從現在開始,大家都不結婚,不生子,那么寺廟要招和尚、尼姑,又從哪裡可以招來?六道的人道豈不滅絕?
欲望本身並不壞,七情六慾再也正常不過。吃不到葡萄的人說葡萄酸,在弱肉強食的社會,失敗者總喜歡為自己找藉口開脫,最後竟怪罪到欲望本身。
而若人類自古以來是一種沒有欲望的動物,那現今的人類會生活得怎樣?
我們的世界,早已同欲望渾然一體,而高尚的人將美名為夢想。看看我們腳上穿的鞋、居住的房子以及外出乘坐的汽車,哪一種不是先有欲望後有創造的產物?因為不滿意已經擁有的東西,得到的越多,想要的就越多,因此我們人類也就創造了越多。自工業革命以來,我們就進入了一個大欲望、大創造的年代。所有的創造,就代表著昨日夢寐以求想要實現的口腹之慾。就像大腦一樣,它的潛力是無盡的,而非同杯中的水,喝上一口,就少了一口。大腦只會越用越聰明,人的創造力越是發揮,結果越是無窮。
就拿地球上的資源來說,也同樣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此處舉例,光是小小的一粒黃豆,若能夠將它的能量通過核裂變的方式完全釋放出來,就可以支持一個普通城市一時半會的電力需求。在網路剛出現不久的時候,所有的線路都通過銅線來搭建,那些先天下之憂而憂的專家們,擔心地球上的銅資源總有一天將因此消耗殆盡,但光纖的發明卻逆轉了這一切。以前在這顆藍色星球的大殖民時期,多數人認為只有通過掠奪他國資源的方式,才能夠支持本國經濟的不斷發展,但在列國已經完全喪失殖民地之後直至今天,在經濟上仍然保持著高歌猛進的勢頭。上個世紀隨著地球人口的前所未有的暴增,人們也擔心糧食供應終將不能滿足持續增長的人口的需求,而出現僧多粥少的局面,但事實上到了今天,地球上的肥胖人口反而大幅增加,人們不是走向了營養不良,而是變得明顯的營養過剩。
世界上真正能夠限制我們的,不是牢籠,而是我們的思想;世界上能夠真正解放我們的,不是鑰匙一把,而是我們對於自由的想往與對此不懈的追求。
因此,就讓欲望泛濫吧!
我們絕對不會因為對欲望的表達,而使犯罪與醜聞事件層出不窮,只要我們能夠創造出一個物質豐盛的、普遍富足的社會,我們就可以獲得十足的安全感。我們只是讓本性得以彰顯,做回天真君子而已;我們只是揭開臉上的面紗,重見天日而已;我們只是享有活著的權利,擁抱自由而已。
一個人越壞,越是知道掩飾自己,越是去乾見不得人的勾當,然後說自己什麼事都沒有做,什麼都不知情。
我期望有一天,我們每個人都有表達自我的自由,而不被扣上異類的帽子,我們僅有的匆忙一生,能夠以自己想要的方式生活,而不被世上非議。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