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負盛名的畫作,應該有這10幅中國畫!

2019-03-06 23:19:54

▲ 克里姆特《吻》

▲ 安格爾《大宮女》

▲ 約翰.埃.密萊《盲女》

▲ 席勒 《自畫像》

▲ 蘇里柯夫《近衛軍臨刑的早晨》

▲ 安格爾《土耳其玉女》

▲ 米勒的代表作《拾穗者》

▲ 雷諾瓦《紅磨坊的舞會》

▲ 讓.萊昂.熱羅姆《拍賣奴隸》

▲ 畢沙羅《蒙馬特大街冬天的早晨》

▲ 莫奈《日出·印象》

▲ 巴斯蒂昂·勒帕熱《垛草》

▲ 雷諾瓦

▲ 列賓《意外歸來》

▲ 梵谷《自畫像》

▲ 克拉姆斯柯《無名女郎》

▲ 梵谷《麥田》

▲ 修拉 《大碗島的星期天下午, 1884》

▲ 居斯塔夫·庫爾貝《篩麥婦》

▲ 梵谷的代表作《向日葵》

▲ 梵谷《臥室,1889》

▲ 馬奈《吹笛子的少年》

▲ 莫奈《打傘的女人》

▲ 畢卡索《夢》

▲ 維米爾《倒牛奶的女僕》

▲ 門采爾《腓特烈聽桑索西長笛音樂會》

▲ 列維坦《白樺叢》

▲ 梵谷《星空》

▲ 列賓《伏爾加河上的縴夫》

▲ 馬奈代表作《福利·貝熱爾的吧檯》

▲ 委拉斯凱茲《宮娥》

▲ 魯本斯《肖像》

▲ 德加《女芭蕾演員》

▲ 拉斐爾《花園中的聖母》

▲ 莫奈《睡蓮組圖》

▲ 蒙克《吶喊》

▲ 喬爾喬內《女占卜師》

▲ 雷諾瓦《傘》

▲ 波提切利的代表作《維納斯的誕生》

▲ 拉斐爾《西斯廷聖母》

▲ 畢卡索成名作《亞威農少女》

▲ 維米爾《戴珍珠耳環的少女》

▲ 李奧納多·達·文西《蒙娜麗莎》

中國名畫為何不能擠身世界名畫 筆者每每見到世界名畫,總是被那獨特迷人的魅力所吸引,但有時常在想,為何中國名畫不能擠身於世界名畫之列呢?這是筆者至今常思考的問題。 眾所周知,中國傳統繪畫源遠流長,博大精深,幾千年來中國畫壇上湧現出無數的藝術流派和繪畫大家。不少的畫家以自己高超的畫藝為後人留下許多不朽的傑作,如董源的《瀟湘圖》、張擇瑞的《清明上河圖》、顧閎中的《韓熙載夜宴圖》、沈周的《廬山高圖》、任伯年的《群仙祝壽圖》等等,五十年代中期,中國現代繪畫大師張大千曾赴巴黎與畢卡索會面,這次會面被各大媒體譽為東西方藝術的最高峰會。當畢卡索看到張大千畫作之後,多次發出感嘆:“在這個世界上談藝術,第一是你們中國;第二是日本……”。由此可見,西方繪畫泰斗畢卡索對中國的繪畫青睞有加,這同時也說明中國畫的藝術決不在外人之下。那么,何以中國出不了世界名畫,筆者以為原因有二: 首先是國人宣傳不夠。不要說世界各國對自己國畫不甚了解,就是不少國人也不很熟悉。曾經有人作過一次調查,被調查者中只有一部分人知道中國歷史上有《清明上河圖》,只有極少數人知道《韓熙載夜宴圖》,至於這兩張畫是什麼年代的,作者是誰知道的人簡直就是鳳毛麟角。國人尚且如此,更不要說海外了。前不久,筆者曾遇長期旅居日本的香港人,他曾告訴我,在日本提起張大千還有人知道,像徐悲鴻、齊白石等幾乎沒有人知道。當然,這與我們長期的閉關鎖國有著密切的關係。尤其是建國後的三十年,中國大陸由於受到帝國主義的封鎖,很少有與西方國家進行藝術交流機會,只有旅居海外的張大千奔波於世界各地辦畫展,為國人贏得了很大榮譽,比如1956年西方泰斗和張大千在巴黎會晤後“東張畢西”流行國際;1958年張大千因一幅《秋海棠》作品而榮獲紐約世界美術公會授予的“當代第一大畫家”的稱號,並被授予金質獎章。可以說,張大千讓外國人尤其是西方人看到了中國畫藝術的神奇和魅力。但是,不可否人,光靠張大千一人單槍匹馬恐怕難以將中國畫傲立世界藝術之林。眼下,國門以打開,人們有更多的機會可以與外人進行藝術交流,但這方面的力度顯得遠遠不夠,許多畫家在海外半了一、二次畫展,觀者甚少,且畫也賣不出去,最後放棄海外讀者和市場。這使筆者想起了荷蘭的凡·高,他去世後不久弟弟也離開了人世,而凡·高500張油畫落入弟媳婦手中,她為了把凡·高的作品推向國際,先後七次在法國舉辦畫展,直到第七次才在法國引起了轟動,並使凡·高揚名於世界。這種持之以恆,堅忍不拔的精神是很值得我們借鑑的。 其次是畫家的創作有很大的缺陷,這種缺陷主要體現在畫家缺少一生代表性作品或是畫家的代表性作品很模糊,比如吳昌碩、黃賓虹、齊白石三位畫家,他們在現代中國美術史上的大師地位是無人能撼動,但要人們說出他們一生的代表作是哪一幅恐怕很少有人說得出,這不能不說是一大遺憾,而西方繪畫大師都有非常知名代表作,如達·文西的《蒙娜莉莎》、凡·高的《向日葵》和《鳶尾花》、莫奈的《日出印象》、雷若阿的《紅磨坊街的舞會》等。 記得張大千曾經說過,一個作家一生中總有幾部大作品,一個畫家一生也要有幾張經得起歷史檢驗的大作品。然而,在中國畫的創作中,不少畫家往往忽略這一點。在現代畫家中,只有少數畫家注重經典作品的創作,像張大千的《長江萬里圖》、《廬山圖》,傅抱石的《麗人行》、《二湘圖》,林風眠的《五美圖》、《荷塘蘆雁》,潘天壽的《松鷹圖》,徐悲鴻的《群馬圖》等,這些經典力作花費了畫家大量的精力和時間,同時,傾其十八般畫藝,這些畫家已為後人作了很好的示範和榜樣作用。 總之,中國畫要走向世界,中國名畫要擠身於世界名畫之列,需國人不懈的努力,這一天也許並不遙遠。

中國十大名畫,豈止是震撼!

《富春山居圖》

《漢宮春曉圖》

《千里江山圖》

《韓熙載夜宴圖》

《唐宮仕女圖》

《步輦圖》

《洛神賦圖》

《桃花源圖》

《百駿圖》

《清明上河圖》

《五牛圖》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