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沒有完美的謊言

2019-03-11 22:23:48


原創2017-09-27嚴雨程中國新聞周刊

人不經歷痛苦

就無法得到救贖

從劇情角度出發,這可能2017年讓人看的最痛快的一部電影了。通俗的比喻,這部電影的質感像是香港逢年過節會吃的“盆菜”,在精巧的設計擺放之後,饗客們一定要吃到最後一口,才知道整體的精彩。

如果用一句話來歸納電影主旨——“世上沒有完美的謊言”最合適不過了。

男主角艾德里安·多利亞是傳統意義上的上流人士,他擁有成功的事業,漂亮的妻子和可愛的孩子。此外,他還有與年輕貌美的女攝影師蘿拉保持著長期肉體關係。一次外遇過後,他與蘿拉在返程途中遭遇了車禍,他們撞到了一名開車的年輕人。

為了掩蓋真相,他將這名重傷未死的年輕人連同他的車一起沉入湖中,試圖毀屍滅跡。與此同時,由於車也撞壞了,蘿拉要想辦法修車,一名過路的好心人恰好是附近的車行老闆,蘿拉便隨其去修車。隨著蘿拉走進車行老闆的家,她意外地發現這名老闆和他的妻子,竟然正好是他們撞死的年輕人的父母。這對父母並未發現異樣,蘿拉倉皇而逃。

正隨著失蹤案的爆出,警察為了調查事件線索,主動上門詢問了他最近的動向。為了掩蓋自己的錯誤,他決定動用權勢,栽贓這名年輕人偷取銀行存款潛逃。與此同時,蘿拉難以忍受負罪感的折磨,設計讓他給予痛失兒子的雙親一筆補償金,並請求他同自己一起自首。而後,發現被欺騙的艾德里安又驚又怒,衝動之下便殺死了蘿拉。

正是殺死蘿拉這個行為,引來了警察。為了脫罪,他假裝自己也是受害者,並且是被一個不存在第三人兇手栽贓陷害。為了圓這個謊,他懇請自己的律師請來了律師界有不敗之名的古德曼女士(實為死者母親埃爾韋拉假扮)為自己辯護。但他卻並不知道,自己也陷入了另一個由復仇的謊言編織而成的陷阱中。

埃爾韋拉與艾德里安一共交鋒了4個回合,每個回合之後艾德里安都被迫推翻了前一次的說辭。從最開始僅僅圍繞“蘿拉之死、艾德里安遭人陷害”展開陳述,到最終艾德里安交代了自己其實是兩件殺人案共同兇手的案件真相。導演將觀眾視作法庭上的陪審團,而艾德里安和埃爾韋拉則是原告與被告,我們所觀看的不僅僅是電影,還是一場精彩絕倫的庭辯,觀眾能在電影中收穫滿滿的參與感。

交鋒過程可以說是全片最亮眼的部分了,強烈推薦大家前往電影院觀看,才能感受到那種微妙又激烈的對抗感。

有一個細節讓人頗為揪心,那就是當埃爾韋拉聽到兒子車禍後並沒有當即死亡,而是被艾德里安溺死在湖中時,她身上爆發出的悲痛和絕望凌駕了理智,情緒失去了控制,作為“母親”的身份快要藏不住了。那數聲怒罵在封閉的空間裡使得二人之間的矛盾達到了頂峰,似乎下一秒艾德里安就要識破埃爾韋拉的真面目了。這戲劇性的一幕恰恰也是“世上沒有完美的謊言”的最好佐證,任何一個謊言都有漏洞,死去的兒子就是埃爾韋拉的最大軟肋。

但復仇的意願最終還是戰勝了洶湧的情緒,理智回歸以後的埃爾韋拉夫人又恢復到了“律師”的角色中。

隨著埃爾韋拉的循循善誘,艾德里安終於吐出了全部的實情,謊言終被自己親口戳穿。艾德里安在發現自己被騙了以後,用難以置信的眼神望著對樓的死者父母時,埃爾韋拉在電影開頭的那句“人不經歷痛苦,就無法得到救贖”恰似箴言,一語成讖。

這部電影的故事核心就是一個戳穿謊言和不斷圓謊的博弈過程。對於一般人來說,撒謊並不難,難的是撒好一個謊,而聰明人正是精於此道。這也是艾德里安面對埃爾韋拉作為律師時的威壓,仍能說出多達四個版本的案件經過時,每個都能看似自洽的原因。

但“自洽”也僅僅只是一個看似穩定的狀態,埃爾韋拉作為死者的母親,痛失摯愛的悲痛正是她看破偽裝的真實之眼,在步步為營的周鏇和盤問之下,艾德里安編造的數個版本的謊言得以被一一戳破。但這也讓他對死者母親埃爾韋拉扮演的(假)律師越來越信任,在三個小時之後,艾德里安從一個“無辜者”逐漸蛻變為一個“卸下防備展露自私本性的惡人”。

必須承認,在某些時刻,法律並不是絕對公正的存在。越是法律制度健全、法律體系完整的國家,“找到漏洞、幫當事人圓謊”這件事就越有市場。人們在道德上擁躉真實,但在利益面前,謊言卻總是更受歡迎。

導演以雙親復仇記的姿態給了我們一個理想主義的美好結局——背景尋常的好人大仇得報,而手握權勢的壞人收穫了應有的懲罰。

復仇是這部電影的另一個主題。作為戲劇文本的經典題材,人們對復仇的解讀角度也多有不同。收集證據、戳穿謊言、完成指控,這是當下文明時代“復仇”二字的另一種表現形式。

這部電影的完成度非常高,情節環環相扣,節奏緊湊,沒有一個多餘的鏡頭。最難能可貴的是,觀影下來劇情幾乎沒有留下任何bug。對於《看不見的客人》這種涉及多重翻轉的懸疑片來說,不留bug幾乎就是最好的嘉獎了。

雖然口碑爆棚,影片的實際評價卻被高估了。例如,這部電影仍有不盡人意之處——“巧合”為推動劇情做出了太大的貢獻。尤其是蘿拉在等候拖車的時候遇到了死者父親的那一幕,那個巧合大概是極難遇到的低機率事件了。當然,導演這么處理可能是為了增加戲劇衝突,但如果換一種不那么激進的方式推動劇情的發展,或許這裡的觀影感覺會更自然一些。

導演奧利奧爾·保羅本身就是這部電影的編劇。據其介紹,自幼便愛好懸疑小說,電影題材已屬於擅長的領域,而他本身又是編劇出身,所以如何講好一個懸疑故事對他來說並不是最難的事情。當編劇化身為導演將自己的意志表達出來的時候,他會比任何人都更懂自己想要什麼。

值得一提的是,編劇這個職業的重要性在中國的電影圈被大大低估了。大部分編劇被高度邊緣化,創作不被尊重,思想得不到體現,最終只會淪為製片方和資本的附庸和工具。曾有一位知名電影人扼腕嘆息過中國的優秀編劇之稀缺,表示如果不尊重編劇的地位,中國的電影事業將很難有長遠的進步。國人對《看不見的客人》如此褒獎有加,除了導演本身實力,或許“全靠同行襯托”也是很重要的一點。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