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個你的敵人都會敬佩的人,是種什麼體驗?

2019-03-13 23:41:58

1974年,邵氏拍攝電影《刺馬》,由武俠大手張徹導演,三名主角是他當時的得意弟子姜大衛、狄龍、陳觀泰。狄龍在這部戲中第一次擔綱反面角色,最後姜大衛扮演的張汶祥手刃了狄龍扮演的馬新貽,算是他們合作以來最為慘烈的一次相殘。

這一幕看哭了當時張徹的副導演吳宇森。太殘忍了,曾經的兄弟反目成仇,他殺了他,自己卻不逃走,以被挖心為代價贖了自己所有的罪與情。

吳宇森是個有情有義的人,當年的姜大衛這么說,後來的張國榮也這么說,有情有義的人通常都心軟,見不得太殘酷的故事。所以當吳宇森另起爐灶,將武俠片的精髓裝到了現代槍戰片的皮囊中,他本應該比自己的師傅張徹更仁慈一點,少噴點番茄醬,少點兄弟相殘。

但沒想到,這有情有義的人狠起來更要命,他的暴力美學浪漫歸浪漫,只不過死起人來,照樣絲毫不顧觀眾的感受。

他大概就是暗搓搓地想讓觀眾換到自己的視角,體會到自己當初流淚的感覺。

帶大家重溫他的一部老片,《喋血雙雄》,體會一下柔情與殘酷的極致感覺。

《喋血雙雄》是吳宇森導演兼編劇的電影,上映於1989年7月,距今已經27年。在內地上映應該是幾年之後,反正我是在90年代初期看的,我和閨蜜追了幾家影院,這家放完看那家,直到把這部電影看下了線。

個人認為這部電影和《英雄本色》系列一樣,是吳宇森電影的巔峰之作,可惜廣泛受歡迎的程度就不如《英雄本色》,每部電影也有它自己的命運,這亦是無可奈何。

這部電影的劇情並不複雜,殺手小莊是業內的佼佼者,一次執行任務過程中誤傷了歌星珍妮的眼睛,小莊深感內疚一直暗中保護,並愛上了她,兩個人成為情侶。

為了給珍妮籌措治療費用,小莊打算做完最後一單“生意”就退出江湖,不料被警探李sir緊緊咬住,又遭到幕後僱主滅口,頓時險象環生。

李sir發誓要將小莊繩之以法,只是每次行動都慢半拍,被小莊屢次逃脫。小莊一邊躲避警察的追捕,一邊又要按照行規,鋌而走險去拿回屬於自己的報仇。在這個過程中,李sir和小莊逐漸彼此了解,惺惺相惜,變成了生死之交。

小莊由34歲的發哥扮演,胖起來的發哥更有氣勢,往那一站就有一種捨我其誰的迫人感;扮演李sir的李修賢比發哥大三歲,37歲正當男人成熟時;珍妮的扮演者葉倩文28歲,美得清純又迷茫。那是他們所有人的盛世華年,不可複製的美好。

講兄弟情,沒有人講得比吳宇森更好,他已經將男人之間的情誼講到極致,推到巔峰,多少年回憶起來,都有盪氣迴腸的感覺。比如《縱橫四海》,紅姑那么美,也只是一個兄弟情的陪襯,大哥對小弟的感情,可以深到讓出自己心愛的女人。

這都是他在張家班受過的訓練。張老師鍾愛雙生,每推一批明星都是一對一對,王羽和羅烈,傅聲和戚冠軍,然後在狄龍和姜大衛這裡達到了巔峰,二位好兄弟慷慨地將自己在戲外的感情帶到了戲內,平添無數綺麗想像。

電影《保鏢》中,姜大衛和狄龍明明扮演的是敵對方,可是一看見對方就忍不住笑,張老師也懶得管,讓憋不住的笑紋在他們的臉上飄來盪去,留下線索成為供後人繪製他們二人情感地圖的有利證據。

吳宇森當然比張老師要嚴肅得多。小莊和李sir之間的惺惺相惜,被處理得十分克制:

“你不像個警察。”

“你也不像個殺手啊。”

說一個警察不像警察,這是一個殺手對警察的最大認可。

說一個殺手不像殺手,這是一個警察對殺手的最大恭維。

這個警察是鬱郁不得志的,他鍾愛正義,破案英勇,卻總是被那些坐辦公室,不知死亡為何物的上司們批得狗血噴頭。

這個殺手也是越來越想不明白,這個世界不再是他們當初的那個江湖了,沒有人再講道義和行規,像他那樣的人成了老古板,竄上來的新貴都是野蠻人,一切都不對了。

做警察的,只關心抓賊破案,從不想升職,誰是好人誰是壞人,他並不喜歡按照慣常的思維來評判。

做殺手的,靠殺手賺錢,這樣的人本應該殘酷冷血,是人命為草芥,但他卻依然珍惜每一個無辜的生命,冒著生命危險送被流彈誤傷的小女孩去醫院。

在他們的世界中,他們都是異類。

兩個失落但是又始終堅持著自我的男人相遇了,他們都在對方身上,在自己的仇敵身上,發現了自己所傾慕的品質,產生了強烈的共鳴。

他們是仇敵,但沒有私仇。

兩個人都感受到了一種奇妙的吸引和理解,原來最捨得花功夫了解你的,居然是你的敵人。

或許這就是這個世界的真相,在對錯之間,黑白之中,是一片灰濛濛的地帶。

自古正邪不兩立,命運卻非要將他們推到同一條船上,是抓還是放,是生還是死,他們都面臨抉擇。

大義當前,兩個人化敵為友,最後教堂中並肩作戰的場面太感人了。子彈無眼,聖母流淚,白鴿飛起,這是後來吳宇森最遭人詬病的慣用電影手法,但當時,最開始新鮮出籠給人的印象是無比深刻的。

不到末世,也不會有這樣的生死託付。此刻,世界停頓,一切玉碎宮傾,只為給他們創造一個可以在一起的理由。天亮了,世界回歸正常,一切也將徹底結束。

兩個男人背靠背,打一場不會贏的戰爭。

最後小莊被子彈崩瞎了眼睛,摸索著與珍妮失之交臂,孤單死去。李sir不顧自己警察的身份,將已經投降的兇手殺死,替小莊報了仇。

葉倩文曾經問過吳宇森,“導演,為什麼要這么處理?”吳導說,“我就是要讓他們錯過。”

是的,只能錯過,不僅是小莊和珍妮的錯過,還有他和李sir的錯過。

現實的世界是容不下殺手的,小莊不死是不成的。可有多少人,和我一樣,莫名心疼那個活下來的警察,看著知己死在自己眼前,他以後要怎么活?

展現男性兄弟情的電影,往往最大的擁躉卻是女性觀眾。因為女性對待友誼的方式更關注於情,而不是義。本是仇敵,卻因惺惺相惜化敵為友的情況很少發生在女人身上,女人討厭一個人就是討厭一個人,可以毫無理由,也可以明知不該而率性為之。

所以女人應該學習一下男人的這種胸懷,從自己不喜歡的人身上看到自己的更多側面。

最捨得花功夫了解你的,真的可能是你的敵人,他們會比愛你的人更有耐心和時間去查找你的弱點,等待你露出破綻。看到他們所看到的一切,了解他們渴望攻破的薄弱,是自我成長的最佳途徑。

最後,成為一個你的敵人都會敬佩的人,才算是真正的強大。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