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國留學生宿舍為什麼那么好

2018-08-09 06:20:45

撰文 |鄧正邦

出品|浪潮工作室

都說聯考是千軍萬馬過獨木橋,但當我們擠在獨木橋上時,可能沒想到,不遠處還有一條寬得多的大橋,一群人從容不迫地走過去,輕輕鬆鬆就到了對岸。倒不是他們有什麼超能力,只是穿上了一件叫“留學生”的馬甲,路就變得好走了許多。

2017年,清華大學在國際本科招生中開始實行“申請+審核”的方式,就被質疑為降低錄取標準。儘管清華解釋說,新的錄取方式門檻將會更高,但留學生更容易錄取的爭議仍然在。畢竟,人大附中的留學生們,考上清華北大人大的機率都是100%,而他們,確實長著中國面孔。

實際上,不僅是錄取優待,2018年7月,江蘇某職業技術學院的學生們就發現,他們得把好宿舍騰出來給留學生,自己搬到沒有熱水器的宿舍。

從住宿到獎學金,中國大學對留學生處處優待,為什麼他們會如此看重留學生呢?

獎金住宿,優待留學生

如果說錄取不公平還沒有那么直觀,離我們還有距離,那入學後跟留學生的待遇一對比我們就能發現,“中外友好”絕對不是嘴上說說。

最明顯的就是宿舍,當中國大學生只能擠在四到八人一間且沒有空調的宿舍時,留學生甚至可以一到二人一間房,像北京師範大學給留學生提供的住宿條件,估計國內沒哪個學校能提供給本科生。而且大多數學校的留學生都沒有像中國學生那樣的宵禁限制。

留學生宿舍樣圖 / 北京師範大學留學生辦公室網站

有人可能說,留學生的學費住宿費也更貴,住得好是應該的。但其實這些錢跟為留學生提供的獎學金對比根本不值一提。

根據教育部報告,就國家級獎學金而言,2017年來華留學的48.92萬名留學生中,享有中國政府獎學金的學生便占11.97%。

乍看之下,11.97%這個數字並不大。但國家獎學金之外,還有各地政府所提供的獎學金,數目通常高達數萬元,足以覆蓋學費、住宿和生活費在內的大部分開銷。

而且,留學生的獎金覆蓋率也非常高。雖然沒有統一的官方數據,但我們可以在各高校的獨立報告中窺見一斑。

例如,一篇統計了H大學(不難發現H大學是華中師範大學)留學生的狀況的文章表明,在2017年總數為291名的留學生中,就有281名(96.5%)獲得了獎學金。

文章中寫道:“獲得獎學金的留學生數量呈逐年上升趨勢……從數量上來看,自費生數量明顯小於公費生數量。”

而2017年成都電子科技大學的一篇報告也顯示,在為留學生設定的各種獎金中,除去外國政府提供的獎學金,還有總量高達 95.1%的外國學生都獲得了來自中國的高額獎學金。



來華留學獎學金類型 / 董淼 等. 基層學校留學生獎學金制度分析研究——以電子科技大學為例

像義烏工商職業技術學院這樣的普通專科院校,也在2017年的報告中直言不諱地表示, “比較我校的其他學生,留學生獲得獎學金機會更多,金額更大。獎學金數額和覆蓋比例也是吸引廣大留學生來我校學習的亮點之一”,並考慮繼續增加獎學金種類和覆蓋。

不難看出,來華留學生時無論從錄取,生活條件,還是獎學金上都受到不少優待。這種優待只用“崇洋媚外”恐怕不能完全解釋。

對留學生的超國民優待究竟有什麼實際的意義呢?

回響政策,擴招留學生

中國早就有留學生。在新中國早期,來華留學生多以打破西方封鎖,聯合社會主義盟友為目的。到了21世紀,政府與國內高校愈發認識到了國際化的重要性。在“引進來,走出去”的口號下,無論是教育部的頂層設計,還是各大學的建設方案,都將國際化列為創立一流大學的必經之路。

在國際化的大潮下,教育部2010年印發的《留學中國計畫》中就作出了這樣的規劃:“到2020年,全年在內地高校及中國小校就讀的外國留學人員達到50萬人次,其中接受高等學歷教育的留學生達到15萬人。”

雖然在2011年中國便已接受多達29萬留學生,成為英美之後世界第三大留學目的國。但這50萬的數量卻給高校下達了全新的艱巨任務,各大高校便開始了全面擴招的歷程。

留學生數量是回響國家政策,建設大學政績的最直接體現。在2017年,這個數字已迅速提升到48.92萬。其中,巴基斯坦、印度等政策對應的國家留學生數量迅速增加,已達到占全部來華留學生總量比一半的水平。

怎么能在短期內迅速吸引這么多留學生,超國民待遇肯定功不可沒。

由於中國並不是已開發國家,英語教學層次低,漢語非常難學且文化影響力不高,學歷的國際認可度也低,相比傳統的歐美留學目的國甚至是與日韓比也並沒有優勢,因此在留學吸引力上存在先天不足。

同時,作為政策目標的國家大多數是開發中國家,即使是在中國上學,學費生活費也不是一個小數字。在這種境況下,就得考慮怎么才能吸引留學生。



然而,教育水平,國際聲譽,國際化程度等卻很難一蹴而就,對許多留學生而言獎學金是最重要的因素,如果花費上漲,可能會停止在中國留學的計畫。高額的政府獎學金幾乎成了當前情況下最可能的選擇。

2017年的一篇研究中也直白地指出:政府將吸引留學生視為一種戰略行為,高等院校將吸引留學生視為提高國際化水平的重要手段,這直接導致了政府獎學金迅速增加。

而留學生宿舍這么好,與其說是為了吸引人才,不如說是因為中國大學宿舍太差,而留學生宿舍質量卻決定著大學評估結果。

大學要招募留學生,首先得考慮如何通過來華留學質量認證。因為只有通過認證後,學校才有資格成為政府獎學金和其他相關撥款的接收方,並將學校名字放在對外留學宣傳的網站和名錄上。

在來華留學質量認證的體系中,留學生的生活學習條件是評估的重要內容。辦學條件,管理與服務相關的硬體條件加起來占了總分的45%。從這點來看,校方把錢花在哪裡更值,一目了然。就算讓現有的中國學生騰出空間去其他地方擠一擠,把位子讓給留學生,也是一筆穩賺不賠的買賣。

不過,也不能說教育國際化全是面子工程,對於想要自立自強的高校來說,國際化還是有著實打實的好處的。

提升排名,就靠留學生

在滿足政策風向的同時,增加國際化另一個最明顯的好處是:排名。

要評估高校的實力,人們首先想到的就是各大榜單上的排名。而國際化水平對高校的世界排名有顯著的影響。

在QS排名的6項排名算法中(學術聲譽,僱主聲譽,師生比,文獻引用數,國際教職工與學生比例),國際教職工與國際學生數目相加占比10%。這個數字雖然看上去很小,但在激烈競爭中卻能造成很大的影響。

例如,如果清華在國際化上的評分能與北大相當,即使在學術水平上毫無進步,排名也將上躍一位並取代位列16的哥倫比亞大學,若國際化比例能與哈佛和麻省匹敵,則清華將超過倫敦大學學院,成為中國第一所世界前十。



如果提升國際學生比例,清華的世界排名就會迅速提高 / 作者製圖,數據來源:QS World University Ranking

國際化水平作為一個大學排名指標,不僅僅在QS排名,另一世界知名的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學排名也是如此。

即便是成立之初並不看重國際化,而是極度偏重國際學術獎項和論文引用的上海交大世界大學學術排名,在近年來新推出的兩岸四地大學排名中也引入了國際學生比例這一參考項。

對於高校而言,踏踏實實的投資科研質量與學術聲譽是一個漫長艱苦的過程。但是若能花大價錢招攬留學生和國際教職工,即便教研水平沒有實際變化也能實現在世界地位上質的飛躍。

像很多在國內久負盛名,國際排名上卻被邊緣化的中國大學,比如廈門大學,中山大學,西安交通大學,人民大學等,僅僅是增加國際學生數量就足夠在許多排名中從無到有直接提升。

除此之外,國際化帶來的英文支持也是支撐大學在國際上爬升的重要動力。

現代通行的國際學術評價系統嚴重偏向能熟練使用英語的地區,很多研究都指出:英語是全球學術界的通用語言,大多數重要的論文都以英文的形式發表,而熟練掌握英語可以大大提升發表的成功率。這經常導致不以英語發表的學術成果遭到學界的無視。



而且,作為通用語言,英語世界的曝光程度遠遠高於其他世界,使用英語的學校和研究項目能更容易獲得商業關注和投資,使用英語的國家/大學也更容易招募留學生。

所以對中國來說,投資留學生,尤其是將來能在國際刊物上發表文章的碩博生,對於學校的學術聲譽無論在短期還是長期上都有著莫大的幫助。

不過,在這個偏重英語的國際教育大環境下,何止是海外來華留學生受到優待。青年千人計畫,各省各市各高校動輒幾十萬招募名校海歸博士等,不也是對國內學子的歧視嗎?

參考資料

[1] 教育部:來華留學工作向高層次高質量發展、[2]顧承衛, & 崔業松. (2016). 上海外國留學生政策及實施情況初探.長春工程學院學報: 社會科學版, (4), 28-33.

[3] 南京大學:南京市政府獎學金信息

[4] 張汶軍, 田叢苗, & 鄧道君. (2018). “一帶一路” 倡議下來華留學生教學管理的困境與對策——以 H 大學為例.世界教育信息,31(3), 26-31.

[5] 董淼,李滾,劉洋, 等. 基層學校留學生獎學金制度分析研究——以電子科技大學為例[J]. 教育

現代化,2017, 4(23): 110-113.

[6] 李煒. (2017). 地方高校來華留學生管理與服務探析——以義烏工商職業技術學院為例.考試周刊, (30), 2-3.

[7] 教育部2018年預算

[8] 2012: 加大中央財政支持力度 ,推動來華留學工作可持續發展的建議 (結題稿);中國高教學會外國留學生教育管理分會科研課題 _2011w002

[9] 陳昌貴等(2010):中國研究型大學國際化調查及評估指標構建

[10] 清華大學:一流大學建設高校建設方案

[11] 浙江大學報:推進國際化戰略,建設世界一流大學

[12] 中國一帶一路網:“一帶一路”數據觀丨“一帶一路”沿線成來華留學生主要來源 人才交流呈寬領域多層次特點

[13] 教育部:留學中國計畫

[14] 中國駐澳大利亞使館:中國成為世界第三大國際高等教育目的地國

[15] 教育部:來華留學工作向高層次高質量發展

[16] 欒鳳池, & 孫偉. (2018). “一帶一路” 國家來華留學生教育的意義, 問題及對策.江蘇師範大學學報: 哲學社會科學版,44(1), 7-17.

[17] Altbach, P. G. (1999). The logic of mass higher education.Tertiary Education & Management,5(2), 107-124.

[18] Wildsmith-Cromarty, R., & Conduah, A. N. (2015). 'Push’ and 'pull’ factors influencing the learning of destination languages by immigrants.South African Journal of African Languages,35(2), 147-155.

[19] 韓麗麗. (2017). 如何提升來華留學教育的競爭力——基於規模總量和學歷結構視角的經驗分析.北京師範大學學報: 社會科學版, (5), 18-30.

[20] 新疆大學自費與非自費留學生學習動機調查分析

[21] 康樂, 馮昕瑞, & 哈巍. (2017). 政府獎學金院校名錄對自費留學生的信號作用.教育與經濟, (1), 87-96.

[22] 來華留學質量認證

[23] 高 等 學 校 來 華 留 學 質 量 認 證 指標體系

[24] 普通高等學校本科教學工作水平評估方案[25] QS World University Ranking

[26] QS Methodology

[27] Times Higher Education ranking

[28] ARWU Greater China Ranking

[29] Jöns, H., & Hoyler, M. (2013). Global geographies of higher education: The perspective of world university rankings.Geoforum,46, 45-59.

[30] Altbach, P. G. (2012). The globalization of college and university rankings.Change: The Magazine of Higher Learning,44(1), 26-31.

[31] Cargill, M., & O’Connor, P. (2006). Developing Chinese scientists’ skills for publishing in English: Evaluating collaborating-colleague workshops based on genre analysis.Journal of English for Academic Purposes,5(3), 207-221.

[32] Mohrman, K., Ma, W., & Baker, D. (2008). The research university in transition: The emerging global model.Higher education policy,21(1), 5-27.

[33] Hultgren, A. K. (2014). English language use at the internationalised universities of Northern Europe: Is there a correlation between Englishisation and world rank?.

[34] Hazelkorn, E. (2009). Rankings and the battle for world-class excellence.Higher education management and Policy,21(1), 1-22.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