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明君漢景帝,為何非要逼死平定七國之亂的功臣周亞夫

2019-02-20 00:14:47

漢景帝劉啟,因“文景之治”的輝煌政績,歷來給人留下的都是一代明君的高大形象。殊不知慈不帶兵、義不掌財,景帝在一副寬仁愛民的面孔之下,實則藏著的是一套腹黑的帝王心術。

狡兔死、走狗烹,飛鳥盡、良弓藏。當年漢高祖劉邦對付韓信、彭越的那一套卸磨殺驢手段,在景帝劉啟對待平定七國之亂的名將周亞夫一事上,便得到了十分完整的基因傳承。

在這對君臣交惡之前,景帝與周亞夫至少有兩段榮辱與共、並肩作戰的蜜月期。

第一階段是平定七國之亂。

景帝繼位後,御史大夫晁錯著手解決尾大不掉的諸侯王問題,但因他主持的削藩政策太過激進,陡然間導致出現了吳、楚等七個劉姓諸侯王聯合反叛漢朝中央的亂局。

國難思良將。

景帝用人不疑,大膽任命周亞夫指揮整個平叛戰役。

周亞夫也不負所托,利用梁國做屏障,吸引吳楚兩國叛軍在睢陽城下與梁王劉武攻防對峙,自己則率領從長安帶出的中央漢軍快速平定山東半島,回師與梁軍一道前後夾攻擊潰叛軍,短短三個月便取得了平定七國之亂的最後勝利。

正是憑藉周亞夫的軍事勝利做根基,景帝的削藩計畫才得以大刀闊斧得持續推進,漢初尾大不掉的諸侯王問題暫時趨於緩解。大大加強了中央集權和皇帝威信的景帝,位置也坐得更安穩了。

第二階段是力挫梁王奪嫡。

周亞夫以平定七國之亂的戰功,被授予三公之一的太尉職銜,掌管大漢朝廷所有的在編軍隊。

全國軍事重權在手,本已被放在聚光燈下十分惹人注目,倘若言行舉止稍不小心,便要招來周圍人的忌恨,甚至嚴重到不容於皇帝的危險境地。

不過此時的景帝,還要用到周亞夫去平衡梁王劉武。

平定七國之亂,梁王與周亞夫一道,是支撐朝廷危局的兩根中流砥柱。

如果沒有梁王與韓安國等人在睢陽正面戰場上,拼盡全力吸引吳楚叛軍主力,為周亞夫的大戰略縱深迂迴創造條件的話,七國之亂的結局很可能會是另外一番情形。

在戰爭中壯大起來的梁國,不僅蓄積了僅次於中央漢軍的武裝力量,而且梁王也因平叛之功,獲得了舉足輕重的政治聲望。

景帝與梁王的生母竇太后,素來偏愛小兒子梁王,以往便常常以景帝的兒子們太小為由,提出要讓梁王繼承哥哥的皇位,梁王百年之後再傳位回給景帝的成年兒子。此時正值梁王實力、聲望俱佳的良機,他與母親竇太后一道,都巴望著奮力運作儲君的位置。

如此一來,景帝就很需要周亞夫、竇嬰、袁盎等一幫忠誠牢靠的重臣,來抗衡竇太后與梁王的聯合奪嫡。

尤其是手掌軍權的太尉周亞夫,只要他牢牢壓住軍隊陣腳,這場奪位風波便能控制在相互辯論的範圍內,而不至於演變成大規模流血的武裝衝突。

景帝為徹底斷絕竇太后和梁王對儲位的妄念,搶先立了長子劉榮當太子,釋放出大漢朝廷傳承制度已經明確的信號。為保護劉榮坐穩太子之位,景帝又安排竇嬰當太子的老師,由他和周亞夫一文一武牽制梁王。

事到如今,梁王已與皇位無緣,父死子繼的漢朝皇位傳承制度也已確立。可恰恰沒過多久,景帝又因劉榮生母栗姬過於著急謀求皇后名分,生出了廢除劉榮之心。

竇嬰作為劉榮老師,自是第一個站出反對廢立,倒也在景帝預料之中。然而周亞夫卻也站在保護太子的立場,這可就讓景帝警覺起來了,君臣之間的政治裂痕由此產生。

尤其在梁王死去之後,失去“利用價值”的周亞夫“一家獨大”,反倒成了景帝為保護年幼的新太子劉徹,不得不加以防備的“劉榮派”。

景帝採用“明升暗防”的計策,授命周亞夫由掌管軍隊的太尉升任丞相,目的實則在於削奪他的兵權。武將出身的周亞夫,哪裡能夠應付全國上下每天繁雜的行政事務,因而沒過多久也就賦閒在家、不問政事了。

然而,周亞夫的淡出,並沒有讓景帝對他真正放下心來。

想當年周亞夫的父親周勃,也是閒居在家百事不問,可呂后一死便立刻聯合陳平、灌嬰、劉章發動誅滅諸呂的政變,憑著在軍中多年來積攢的威望,輕而易舉得就能奪得負責守衛京城北軍的兵權。

如今的周亞夫,建有平定七國之亂的不世之功,故舊親信遍布漢朝軍事系統。

歷史的經驗教訓,讓景帝不得不警覺。為了試探、敲打周亞夫,景帝特意安排了一場用意頗深的宴會。

景帝讓人在周亞夫跟前放上一整塊肉,但卻不配上切肉小刀、筷子等餐具。周亞夫不明白這副場面上的深意,只當是宴會現場服務人員的疏忽,就大呼小叫討要起了餐具。其實周亞夫哪裡知道,這是景帝在有意試探他的反應!

周亞夫要是聰明,應當立馬恭恭敬敬得跪謝景帝,表示自己以往之所以能做出些成績,全在於陛下您給我這些個發揮才能的機會,要不然就像是眼前的這塊大肉,少了餐具我周亞夫即使有嘴巴和胃口,也是吃不進肚子裡去的。

只不過武將出身的周亞夫,直來直去慣了,不懂得宮廷政治那套守拙保身的把戲,當即就遭到了景帝的呵斥。景帝也通過這次宴會,認定周亞夫是太子劉徹將來難以駕馭的跋扈臣屬,因而勢必要在自己死前拔去這根刺頭。

偏偏周亞夫還不知道收斂鋒芒,又想著自己活著挺失意,死後到地底下可不能不稱心,因而私下裡購置了一批盔甲武器用於陪葬。這件事被告發,景帝以此事觸犯法律為由,傳喚周亞夫到廷尉交代情況。

周亞夫好歹也是立下平定七國之亂功績,當過太尉、做過丞相的人,怎能忍受遭廷尉審查、盤問的羞辱!於是從始至終一言不發,在獄中絕食而死。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