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充滿各種隨機的中國,“不確定”是我們的常態| 精選推薦

2019-02-11 14:22:09

作者:黃俊傑

來源:新周刊
(new-weekly)

社長說

聯考前

老師:小明,你上課不專心聽講,心神不寧,是在擔心什麼?

小明:我在想,萬一一不小心考上了清華北大怎么辦?

●●●

在充滿各種隨機的中國,

“不確定”是我們的常態

“他與眾不同的是:他只要出門,哪怕天氣很好,也總要穿上套鞋,帶著雨傘,而且一定穿上暖和的棉大衣。他的傘裝在套子裡,懷表裝在灰色的鹿皮套子裡,有時他掏出小折刀削鉛筆,那把刀也裝在一個小套子裡。就是他的臉似乎也裝在套子裡,因為他總是把臉藏在豎起的衣領里。他戴墨鏡,穿絨衣,耳朵里塞著棉花,每當他坐上出租馬車,一定吩咐車夫支起車篷。總而言之,這個人永遠有一種難以克制的願望--把自己包在殼裡,給自己做一個所謂的套子,使他可以與世隔絕,不受外界的影響。現實生活令他懊喪、害怕,弄得他終日惶惶不安。”——契訶夫,《裝在套子裡的人》

2014年英國《每日郵報》報導,英國倫敦一名82歲老人多年來擁有一個奇怪的嗜好——做“套中人”,完全“隱身”在絲綢中。

“一個北京工程師同事是個拿數字說話的人,他自費先購入PM2.5檢測儀,並意識到了開窗的巨大風險。又買了一個二氧化碳檢測儀,並意識到了不開窗的巨大風險。為解決兩難困境,購入空氣淨化器,隨後發現吸附式淨化器的負作用:臭氧的風險。然後購入血氧檢測儀確定自己是否處亞健康。” ——張泉靈微博
我們正在成為一個套中人嗎?對外界的害怕貫穿於我們各種生活的必需之中。食品安全、環境問題、心靈病患,讓我們成為一個命運共同體,患得患失是生活的組成部分。在追求安全的過程中,我們失去了越來越多的安全感;即使自己可以做到什麼都不怕,我們最怕的反而是下一代什麼都不怕。

J. 維爾認為,現代社會進入了“不安全時代”,不安全已經滲入到了人們生活的結構中,破壞了個人的生活,也破壞了自我價值和自尊,產生了讓人無法忍受的恐懼、焦慮、無望和無力。
安全感的缺失,是一個人類繞不過去的問題。那些關於環境、健康、感情、財產、下一代的,與安全感相關的煩惱,是變成與生活方式相關的生意與創意,還是變成“一個所謂的套子”?

西城區大媽在巡邏。北京近年配備了很多戴紅袖標的治安志願者。圖/搜狐

“不確定”注定了我們的不淡定

英國有超市從4月開始限制顧客只能購買兩罐嬰兒配方奶粉;香港海關連破3個走私奶粉集團後,“再接再厲”檢獲4噸配方奶粉。我們向香港求奶粉,向世界求奶粉,卻不敢信任自己的奶粉。
安全感貫穿我們的人生鏈——關於孩子,父母怕奶粉有問題、怕校車出事;關於成年人,我們怕買不起房、怕投資無門、怕失業、怕亞健康;關於老人,我們怕社會保障不夠用、怕看病難、怕老無所依……孩子吃手,是安全感不足;朋友聚會,為什麼彼此卻自顧自地玩著手機?按照心理專家的說法,聚會中只顧玩手機,說明缺乏安全感和親密感。
電影《無人駕駛》中,肖雲說:愛錢沒有什麼不對,有了錢才有安全感。曾有北京白領發帖稱,月入7500元仍然沒有安全感,其中就有人評論:“即使後面再加兩個零,安全感也不會多到哪裡去。如果把安全感寄托在錢上,錢多錢少都會沒有安全感。”

幾年前在北京月入7500也沒有安全感,如今呢?

對早就沉淪俗世的小市民來說,錢買不到安全感,也許是因為錢還不夠多。

順帶一提,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心理學教授Daniel Kahneman研究發現,人在不確定條件下進行的判斷和決策常常是非理性的。這可以解釋為什麼房產新政出台之後,上個月一邊房地產交易中心要通宵排隊,而民政局要排隊離婚了。
在急之中國,“不確定”是我們的一種常態。我們不確定閃婚會不會閃離,不確定今天出門要不要戴口罩,不確定明天是否會遭遇“路面塌陷”和“報復社會犯罪”之類的“隨機死”,不確定今年不買房明年還買不買不得起,不確定手中的那串烤串是羊肉還是加了羊肉膏的豬肉——與其說,不確定導致了不理性的潮流,不如說不確定注定了我們的不淡定。

豬肉加了牛肉膏,和真正的牛肉口感差不多。圖/民生大參考

這世界是不是一個適於生存的地方?

復旦學生投毒事件發生後,犯罪嫌疑人@大漢漠北在微博中談及電影《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說道:“動盪的年代,遭亂的時間,不安的社會,迷惘的人。安全感成了金子般的東西。”
安全感分兩種,一種是物質上的,一種是精神上的——總是擔心被人拒絕、不被接受、受冷落、受嫉恨、受歧視,孤獨、焦慮、不信任、傲慢、敵視、悲觀、自卑、自私、不滿足、羞怯感,不停息地為更安全而努力,都是缺乏安全感的表現。
德國社會學家貝克曾有風險社會理論,以探討“當代精神中的不安全感”,他認為現代社會從風險的“制度化”轉變成了“制度化”風險,不安全感是風險社會的核心特徵。
心理學家馬斯洛指出:心理的安全感指的是“一種從恐懼和焦慮中脫離出來的信心、安全和自由的感覺,特別是滿足一個人現在(和將來)各種需要的感覺”。在他的《安全感——不安全感問卷》中,你必須回應自己的內心:是否感到溫暖?
按照J. 維爾的說法,安全感“是個體對周圍環境和關係可靠的持續的期望”。國民要獲得安全感,需要的更多是社會的保證、保障與保衛。

《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劇照。

缺少透明度的真相,總是讓人感到“不確定”;不完善的監督機制,終究無法提升所有人的安全感——國民需要實現社會的存在感,個人需要擁有人生的實現感。提升整個社會安全感的過程,就是一個改變觀念、改變態度、改變社會環境的過程。
從古至今,中國人把安全感寄托在土地、錢和兒子上,但卻未能真正抹去內心的那一抹不安。要提升草根的安全感,關鍵是整個社會改變對待“人”的態度。個人的安全、個人的尊嚴、個人的人性、個人的幸福,應該凌駕於“利益”之上。GDP的增長,若是以失去安全感為代價,幸福感也就只是短暫的無根之草。
安全感也來自你我的互動,而不是對彼此不幸的漠視。《裝在套子裡的人》中的話,放在今天,也是一個隱喻:“看別人作假,聽別人說謊。如若你容忍這種虛偽,別人就管你叫傻瓜。你只好忍氣吞聲,任人侮辱,不敢公開聲稱你站在正直自由的人們一邊,你只好說謊,陪笑,凡此種種只是為了混口飯吃,有個溫暖的小窩,撈個分文不值的一官半職!不,再也不能這樣生活下去了!”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