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最高權力層里的“叛變者”

2018-09-04 17:58:08

著作權聲明:本文首發于海外掘金(ID:gold1849)

太平洋這一端,杜撰的《延禧攻略》在中國大熱;另一端,白宮上下卻傾情上演了美國百年難遇的“宮斗”真人秀。

作為男主角的特朗普,一邊要斟酌著如何對中國揮出最重的一刀,一邊則要接受對他個人政治生命的生死考驗。

美國政府,正面臨著史上少見的分裂局面。

這場戲正漸入高潮,特朗普成為罕見的、被下屬直接逼宮的總統。

一封匿名信,揭開了美國政壇的分裂,和特朗普的“職場”危機。

9月5日,《紐約時報》9月5日刊登了一封來自白宮高級官員的匿名信,信中猛烈抨擊特朗普的執政方式,並指出,為了“對美國負責”,保護美國,白宮內部出現抵抗特朗普的勢力,甚至曾密謀使用美國憲法第25條修正案,要求國會罷免總統。

(紐約時報:我是特朗普政府中的一名抵抗者)

林肯是上一位遭遇類似危機的美國總統,時間是1862年,當時麥克萊倫將軍和其他高級將領都認為,林肯不適合擔任最高統帥。

白宮前首席戰略師班農在接受路透社採訪時特意提到了這一點。

更巧合的是,這封匿名信刊發一個周后,亞馬遜暢銷新書排行榜第一名的《恐懼:特朗普在白宮》(Fear: Trump in the White House)上架,這本書里,再一次用白紙黑字,展現了特朗普與白宮官員的敵對情緒和爭執。

這本書的作者是曾經揭露“水門事件”的前《華盛頓郵報》記者伍德沃德,就在匿名信公開後的第二天,伍德沃德就向紐約時報的作者透露了新書的內容。在書中,特朗普的白宮被描述成一個變化莫測、經常失控的運作系統,被一個衝動、孤陋寡聞、無章可循的總統心血來潮的念頭所左右。

用幕僚長約翰·F·凱利(John F. Kelly)的話來說,這是一座“瘋狂城”。

1

特朗普一邊在建立“瘋狂之城”,一邊在分裂他親手搭建的核心權利圈。

2016年11月9日凌晨,紐約競選總部。

特朗普在勝選演講上,呼籲大家團結起來。會場下人聲鼎沸,“讓美國重新強大”的喊聲此起彼伏。

“現在是時候讓美國分裂的傷口癒合了,我們必須要團結在一起。所有的共和黨人、民主黨人以及獨立黨派的支持者們,我要說,現在到了我們走到一起、團結眾人的時候了。”

擊敗希拉蕊時,特朗普已是一名71歲的古稀老人。在商海浮沉多年的他,在此之前從未踏入政界的名利場。在如同兇猛的鱷魚蟄伏於白宮的眾官員面前,特朗普就像一頭俯身飲水的瞪羚,矯健卻孤獨。

這頭瞪羚在2017年初高昂著頭宣布就任時,不會想到中期選舉前,用“安靜的抵抗”給他帶來危機的,不是民主黨人,不是東方的黃種人,不是深陷戰亂的中東百姓,恰恰是那些蟄伏於白宮、幫助“美國重新強大”的鱷魚們。

自特朗普上任以來,因為“斯蒂爾黑材料”引發的特朗普“通俄”指控之聲不絕於耳。在內外壓迫下,特朗普開始變得易怒、反覆無常。

終於到了清算的時刻。2018年2月16日,負責調查“通俄門”事件的特別檢察官穆勒,透過華府一個聯邦大陪審團,起訴13名俄羅斯人,以及3個俄組織,罪名是干預2016年美國大選。起訴書中列舉了大量干預選舉的證據。

在穆勒愈發強硬的調查中,沒有人有勇氣站出來為特朗普撐腰。焦慮不安的特朗普,把涉及通俄指控調查的內閣成員一一辭退,將他與白宮的分歧,推向了高潮。

從特朗普上任至今,這樣的事情,幾乎隨時都在上演。

2017年2月,特朗普的國家安全顧問弗林上任不到1個月就宣告辭職。他被發現曾在特朗普就職以前,與俄羅斯駐美大使談及美國對俄制裁,並就該談話誤導副總統彭斯。

2017年5月,白宮前通訊聯絡主任麥可·杜布克被要求離職。理由是認為他沒能處理好有關俄羅斯干預美國大選的各種指責。

2017年7月,前政府道德辦公室主任沃爾特·肖布辭職。此前,他與白宮就特朗普的複雜金融資產發生爭執。據稱,肖布曾稱特朗普政府是個“笑柄”。

就連曾經為特朗普登上總統舞台立下汗馬功勞的軍師班農,最後的結局也是被白宮辭退,與特朗普徹底決裂。

史蒂芬·班農被認為是特朗普經濟民族主義政策的旗手人物,在2016年選舉前數月成為特朗普選戰負責人,後來又在2017年1月特朗普上台後,被任命為白宮首席戰略師,和米勒為特朗普共同打造了“美國優先”的戰略。

但班農的極右翼民粹主義政治經濟政策,與特朗普政府“建制派”顧問的立場格格不入。班農大力反對對敘利亞實施飛彈襲擊,並認為美國絕不會運用軍事手段解決朝鮮問題。

不過此後美國對敘利亞開火的事實證明,特朗普一點也聽不進去。

2017年8月,在職僅僅七個月的班農,就被特朗普掃地出門。

隨後,班農在美國記者沃爾夫出版的書籍《火與怒:特朗普的白宮內幕》中,爆料了特朗普陣營“通俄門”事件的諸多內幕。

班農走後,特朗普便對敘利亞發起攻擊。

2018年4月13日,特朗普下令美軍聯合英國、法國對敘利亞軍事設施進行“精準打擊”,作為對敘利亞使用“化學武器”的回應。105枚飛彈,呼嘯著砸向敘利亞。

在中國最高領導人訪美期間,特朗普在會面中直接通報了這次襲擊行動,據說這很讓中國人意外。

特朗普似乎更喜歡冒險,也更任性。他決定對中國發動貿易戰,相信也很出乎中國方面的意料。

2

因為特朗普的任性,他身邊的人,也在孤立他,不斷拋棄他。

他們擔心特朗普的無知和魯莽,擔心美國人民的未來。於他們而言,特朗普就像一個幽靈。只有在這個幽靈面前,他們才會為顧全大局顯得忠誠。

但這樣的忠誠顯然維持不了太久。

先是被視為華爾街守護神的美國前首席經濟顧問科恩離職。

據報導,科恩曾經從特朗普的辦公桌上“偷走”了一封特朗普打算簽署的檔案,這份檔案宣布美國將退出北美自貿協定和美韓自貿協定。

科恩強烈反對特朗普提高鋼鐵、鋁材進口關稅的做法,積極提倡全球自由貿易。但即使偷檔案、公開嚴厲反對,再加上11小時的輪番遊說,依然無法讓特朗普回心轉意。

特朗普高舉貿易戰旗幟的做法,讓堅定支持自由貿易的科恩失去了信心,於2018年3月宣布辭職。

科恩此前被市場視為特朗普政府經濟政策的穩定器,也被視為特朗普團隊中最為冷靜的一員。科恩離職的訊息傳出後,市場避險情緒迅速升溫,美股期貨暴跌,黃金、日元、國債等避險資產紛紛上漲。

上一次(2017年8月)傳聞科恩離職,就曾引發市場大跌。

(去年8月科恩離職傳聞引發市場大跌,來源:MarketWatch,FX168)

支持自由貿易的科恩走後,特朗普終於可以放開手腳大幹一場了。

· 2018年7月6日,美國開始對進口自中國的818件商品徵稅,價值340億美元;

· 2018年8月23日,美國開始對進口自中國的279項商品徵稅,價值160億美元;

· 2018年9月,美國即將宣布對額外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征關稅的具體方案。

· 特朗普還暗示,可能會對所有中國進口商品加征關稅;2017年,美國從中國進口的商品總額超過5000億美元。

即便是經歷了幾次中美談判,特朗普依然任性地貫徹了他最初的動機。

在國際戰爭問題上,特朗普的任性與固執,也讓他與白宮的高層們貌合神離。美國的國防部長馬蒂斯,與美國前國務卿蒂勒森就是其中之二。

馬蒂斯曾經是特朗普最喜歡的人,但馬蒂斯卻在公開場合,直指特朗普的表現就像一個國小生。

2018年1月舉行的一次國家安全委員會會議上,特朗普問美國為什麼要在朝鮮半島上花那么多錢。

國防部長馬蒂斯回答說,美國政府是在試圖阻止第三次世界大戰。特朗普離開房間後,馬蒂斯告訴在場的人,特朗普對這方面的理解像是一個“五、六年級的國小生”。

美國媒體認為馬蒂斯與特朗普貌合神離。他表面上雖然對特朗普言聽計從,但實際上卻並不執行總統的命令。

美國前國務卿蒂勒森對於特朗普在國際議題上的態度,與馬蒂斯的反應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

2017年7月,在五角大樓舉行的一次會議上,軍方高層以及特朗普的內閣成員試圖向他闡明阿富汗戰爭的目的時,特朗普發牢騷說,“我們什麼時候能開始打贏幾仗?我們看到的都是這些圖表。我們什麼時候能打贏幾仗?你們為什麼總給我講這些東西?”

特朗普用言語攻擊了在場的將軍和內閣成員,令時任美國國務卿的蒂勒森怒不可遏。據稱,蒂勒森在特朗普離開後說,他是個“白痴”,還用了一個髒字。

2018年3月,特朗普在推特上宣布解除國務卿蒂勒森的職務,並由中央情報局局長蓬佩奧(Mike Pompeo)接任。特朗普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他“自己作出了將蒂勒森解職的決定”,原因則是“政見不同”。

蒂勒森在職期間,曾多次與特朗普就各種重要的外交政策發生衝突。據路透社的報導,特朗普和蒂勒森不止在朝鮮問題上存在分歧,在伊朗核協定、對俄關係、巴黎氣候協定、卡達“斷交”危機等重大事務上都意見不一。

據紐約時報的報導,一名政府高級官員表示,特朗普現在決定替換蒂勒森,是為了在他5月與朝鮮領導人金正恩會面之前,以及為了眾多正在進行的貿易談判,組建一支新團隊。

頗具戲劇性的一幕是,這位在推特上得知自己被“炒魷魚”的蒂勒森,當時正在非洲收拾因為特朗普不當言論造成的“爛攤子”。

3

“特金會”,是特朗普任上罕見釋放善意的一次大舉動。剩下的時候,他不是在簽署對別人制裁的檔案,就是在威脅要發起制裁。

不過,蒂勒森的繼任者蓬佩奧,也因為特朗普的任性而焦頭爛額,特金會差一點就泡了湯。

2017年,朝鮮和美國之間的關係以飛彈試驗和激烈的言論為標誌,緊張局勢達到了多年未見的高度。

文在寅堅持在2018年初舉行朝韓高級官員會晤,打破了朝韓關係的僵局。平昌冬奧會也在這時開幕,朝韓兩國同舉半島旗幟,表面上其樂融融。

然而美朝關係仍然不見曙光,2月23日,美國財政部長史蒂文·姆努辛宣布對朝鮮實施新的制裁,目標是航運和貿易。

朝韓關係則持續升溫,3月初韓國國家安全局長訪問平壤後宣布了朝韓兩國領導人會面的訊息。

這個代表團同時向華盛頓傳遞了朝鮮領導人願意與美國總統會面的信號。特朗普接受了會面邀請。

當時的美國中情局局長兼國務卿蓬佩奧,擔心不懂半島局勢的特朗普又做出危害美朝兩國領導人會晤的衝動行為,在復活節周末加班加點秘密前往平壤,與金正恩會面,要求朝鮮釋放三名被拘留的美國人。

一切都在向好的方面發展。4月27日,金正恩、文在寅如期會晤。兩國領導人承諾致力於和平條約,並“確認通過完全無核化實現朝鮮半島無核化的共同目標”。

這讓蓬佩奧感到,美朝會晤的可能性大大上升。於是,5月10日再次趕赴平壤與金正恩磋商,後者計畫6月12日在新加坡與特朗普見面,並承諾釋放三名被朝鮮拘押的美國人。

蓬佩奧心滿意足地回到美國,卻發現特朗普又與韓國開始了“超級雷霆”聯合空戰演練。心頭一緊的他趕忙讓人聯繫朝鮮方面,卻發現金正恩已經宣布取消朝韓高級會談,同時提醒美國考慮朝美領導人會晤的前景。

5月22日,趁著美韓聯合軍演的東風,文在寅來到華盛頓與特朗普握手言歡。當天晚些時候的新聞發布會上,蓬佩奧絕望地走上台,告訴記者他仍然保持樂觀。

終於,在特朗普宣布取消峰會後兩天,金正恩與文在寅再一次會面後,特朗普轉而決定6月12日前往新加坡與金正恩會面。心驚膽戰的蓬佩奧終於鬆了一口氣。

美朝領導人還是能夠在韓戰結束65年後,幾經波折,反反覆覆後,終於坐在了一起。

2018年6月12日8時53分,金正恩專車抵達峰會舉辦地新加坡嘉佩樂酒店。金正恩下車時,右手提著眼鏡腿,左手拿著黑色資料夾,若有所思地邊走邊朝左側望,一反他在峰會舉行前出現在公眾前的戴眼鏡造型。

9時整,特朗普專車抵達另一側的門,先行抵達的保鏢提前擋在他的車門外,警惕地注視著各方面動向,確認安全後,反身扶著車門,打著一襲紅領帶的特朗普信步而出。

會議開始,特朗普並沒有使出那招曾讓很多國家領導人吃過苦頭的“握手殺”,長時間的大力度握手。特朗普邊握手邊拿左手拍著金正恩右肘,以示友好。

90分鐘的集體磋商結束後,雙方進入午餐時間。在三四十平方米的小餐廳里,早一步到的金正恩妹妹金與正為哥哥拉開餐椅,她沒有列席會談,午餐會是她出場的開始。朝鮮一方的高官隨之入場,他們緊緊跟著金正恩,先行站在餐椅後列隊,而餐桌對面只有特朗普和華裔女翻譯在。兩國高層對秩序的認識可見一斑,晚入席的白宮辦公廳主任凱利遲疑著在特朗普身後走過尋找座位,美方座位次序並不和閉門會談時一樣。

12時42分,一上午形影不離的兩人第一次分開,背向而行,各自招呼本國代表團進屋討論。半個小時後,當兩人再次合體出現在鏡頭前,已是簽字儀式。

簽字後,金正恩握著筆,愣愣地不言語。而特朗普則主動向媒體展示兩人簽名的文書,隨後探出身子跟金正恩握手,而金正恩的坐姿依舊不變。直到離席,金正恩才主動地輕撫特朗普後背,以示親近。

簽字完,在走向主舞台的走廊里,翻譯不再跟隨,只有他倆人獨行。在32度的燥熱天氣里,酒店走廊的仿古吊扇呼呼地吹著風,沒有人知道他倆談了什麼。只能看到快走到轉角拐彎處,特朗普的右手又搭在金正恩的後背上,似在給他指引方向。

歷史性的一天其實常常就這么平淡無奇。

4

曠日持久的“通俄”指控,和隨時爆發的白宮信任危機雙重衝擊下,特朗普經常在無力地怒吼,希望在社交網路上得到虛擬的信任,來建構任期持續的夢境。

本來,白宮眾官員與特朗普的分裂,只是美國政府分崩離析的信號。但是在日益臨近的中期選舉面前,這種不團結讓特朗普的總統之位搖搖欲墜;在日益嚴重的中美貿易爭端面前,這種不團結也給美國人民蒙上更深的陰影。

不穩定的政治內部帶來的是不穩定的民眾信心。中國是否在中美貿易爭端中大獲全勝還不得而知,但是中國人民的團結卻是顯而易見。如果美國人民都失去了保護自己貿易利益的信念,如果特朗普的任性,與白宮眾官員的抵抗勢力一直存在,那美國很難在中美貿易爭端中達成要價。

特朗普不是昏君,也不是庸君,而是一名精明的商人。他懂得如何簡單地在資產數額後增添一個零,卻不懂得如何為政治大廈添磚加瓦。這位家族企業式的總統,正在一步步的清理門戶。

但或許正如那封匿名信里的白宮高官所說,他們最終的忠誠和責任是要獻給國家,而特朗普不等於美國。

所以,即使白宮再分裂,對中國徵稅恐怕還是會繼續下去的。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