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哪天又要被抓了,所以,珍惜這樣的導演吧!

2018-09-12 13:12:36

2015年,柏林電影節現場,當宣布最佳影片得主後,10歲的伊朗小女孩漢娜·薩耶蒂上台領獎...

小姑娘哭得稀里嘩啦:得到這個獎,叔叔一定很高興!

小女孩的叔叔,就是伊朗鼎鼎有名的導演:賈法·帕納西。

五年前,他一家三口被逮捕,被伊朗政府以危害國家形象罪限制出境,20年內不能拍電影。

幸運的是,這部電影並沒有和導演本人一起,被困在伊朗不見天日。全世界都在盛讚這部電影:《計程車》

壹 | 殺光那些小偷

伊朗,德黑蘭。一輛計程車上,坐著三個人:司機,拼車的男女。

男乘客約莫三十歲,他提醒司機:雖然你這是輛破車,但是也要小心。我有個親戚的車,四個車輪都被卸了...如果我是總統,就把那些小偷通通判死刑...

女乘客邊聽邊翻白眼,聽到“死刑”兩個字,她忍不住了:先生,您這是草菅人命!前陣子有一個詐欺犯被判處了死刑,可是詐欺犯罪有因此減少嗎?我們要看到問題的根源,而不是簡單粗暴的“判死刑”。

男人冷笑一聲:您可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喔,如果被偷的是你,你也要原諒他們?

貳 | 遺囑

一個出了車禍,滿身是血的男人,被路人抬進了計程車。一旁的妻子因為害怕,一直在哭。

男人傷得不輕,好像隨時都會昏迷。

他懇求司機幫他錄下一段話,因為他害怕,如果他今天意外死了,他的家產會被兄弟洗劫一空,妻子最多只能分到幾隻雞。

男人對著鏡頭,斷斷續續的說:我,默罕默德拉貝,死後的所有財產,將全部給予我的妻子,不允許任何人來找我妻子的麻煩…

話還沒說完,男人就暈了過去…

轉眼就到了醫院,醫護人員火速把男人抬去搶救了。司機向女人再三保證,兩天后一定把影片刻成光碟寄給她。

20分鐘後,女人給司機打來電話:請問你今天可以把光碟刻制出來嗎?

司機有點緊張:你的丈夫…去世了嗎?

電話那頭滿是焦慮:我的丈夫沒事,只是,誰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事呢?

叄丨放生

兩個穿著黑袍的老奶奶,小心翼翼的抱著放有兩條金魚的魚缸,上了車。

她倆請求司機載她們到清泉山去。

她們特別著急,不斷問司機,能不能在中午12點前到達山上。得到肯定回答後,倆人才鬆了一口氣。

司機問:你們倆是到清泉山觀光嗎?

倆人你一嘴我一嘴回答:才不是去玩!我們要趕在中午12點前到,做一個祈福儀式,先把這兩條金魚放生了,再捉兩條回來,這樣神就可以保佑我們身體健康,延年益壽啊!

肆 | 這朵花,送給熱愛電影的人

一位律師坐上計程車,準備去探望一位想去看球,卻在被逮捕的小姑娘。

根據伊朗法律,女性觀看男子運動是違法的,女人被禁止到現場觀看體育運動比賽。

小女孩已經絕食抗議十天了,昨天開始連水都不肯喝。律師一直在為這個小女孩奔走抗議。為此,律師收到了“某些人”的恐嚇和威脅。

律師說:據說律師職業委員會準備處罰我呢,禁止我當律師。

司機問:為什麼?

律師無奈的笑: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先說你是間諜,然後再給你扣一個道德敗壞的帽子,把你的家人、摯友變成仇人…他們愛咋咋,我是不會認輸的。

下車前,律師送了一朵玫瑰給司機。

然後,她對著鏡頭說:這朵花,送給熱愛電影的你,你們值得擁有最好的東西。

伊朗電影《計程車》,豆瓣得分8.0, Imdb7.3, 2015年在柏林電影節上映,並獲得了金熊獎。

電影是一部偽裝成紀錄片的劇情片,描繪了德黑蘭街頭一輛計程車里奇奇怪怪的故事,而導演,就飾演那位見證一切的計程車司機。

電影的大多數鏡頭,都是由車內兩個固定機位拍攝的。

本片導演

有網友評論:全片通過計程車不斷上下的乘客,反映伊朗社會的現實問題,打破虛實界限,最終完成導演的政治訴求,導演對電影是真愛,這樣的電影讓人無法不喜歡。

在81分鐘的電影裡,司機一共搭載了10位乘客:賣盜版光碟的小販、反對死刑的教師、堅信放生就能長壽的老奶奶、錄遺言的夫妻,為弱勢群體抗爭的女律師…

他們都是伊朗的普通人,從他們身上,我們能看到伊朗社會的種種問題:法律量刑、婦女權益、教育理念、階層矛盾…

電影甚至讓一個乘客壞笑著問導演:這些都是你設計好的故事吧?

導演笑而不語。但只要對伊朗社會有一點了解,就會知道,這些故事確實存在,只是…

導演賈法·帕納西,從1995年開始,就拍攝了許多反映伊朗社會現實的電影,話題涉及法律、宗教、女權、人權等社會方方面面。

這些電影,為賈法贏得了“自由鬥士”的稱號,也為他帶來了,無窮的麻煩…

2010年12月20日,伊朗官方宣布,因為危害國家安全和做了不利於國家形象的宣傳,賈法被判6年有期徒刑,20年內不得製作或執導任何影片,不得寫劇本,不得以任何形式接受媒體採訪,不得離開伊朗。

但是賈法·帕納西說:電影是我生命的意義。只有拍電影時,我才能感到自己還活著。就算為此而獻身,我他媽也無所謂。

電影中,賈法的侄女說,學校老師讓他們拍一部能夠公映的電影,要求如下:禁止涉及政治和經濟話題、女性必須佩戴面紗、正派角色禁止打領帶、男女絕不能有親密接觸…

賈法問:正派角色禁止打領帶?我的朋友人非常好,他平時就是穿西裝,打領帶…

侄女童言無忌:拜託啦,現實和電影不一樣啊!

賈法思考著這種現實和影像之間的割裂。他不明白:如果電影只能說空話,電影還有什麼存在的意義?

2017年,有八名伊朗女球迷,為了進球場現場看球,女扮男裝混進球場。但是她們的行為很快被發現,隨後在球場內被警察帶走;

2017年,伊朗全國失業率超過13%,其中年輕人的失業率更是高達28%,人們對於政府不作為和貪腐等等問題極其不滿;

而這些伊朗社會的現實,人們很難在伊朗的電影院裡看到。在這樣嚴苛的環境下,伊朗電影人不得不“戴著鐐銬跳舞”。

2017年,伊朗導演阿里·蘇贊德拍攝了一部控訴男女不平等的卡通片:《德黑蘭禁忌》。

諷刺的是,這部電影是真人出演,後期再轉錄成動畫。這么做的原因,是因為相關部門規定,這種題材的電影,不允許由真人演員出演…

在《計程車》的結尾字幕處,有導演這樣的一段話:

為了保護參與這部電影拍攝的人,導演隱去了他們的名字。

但正是這些人,讓我們相信:這個世界上,真有把尊嚴看得比生命更重要的人...

相關文章 更多類似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