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看官!我胡漢三,不,我劉禹錫又回來啦!

2019-02-23 10:27:19

(圖)劉禹錫(772年—842年),字夢得,洛陽人,自稱“家本滎上,籍占洛陽”,又自言系出中山。其先為中山靖王劉勝。

諸位看官,咱們今天來聊聊這劉禹錫。

話說劉同學家境不錯,是中山靖王劉勝之後,這么說他跟劉備也有關係,不過這是他自己說的,因為年代久遠暫時沒有得到考證, 朱元璋還說自己是朱熹的後代呢,這些給自己貼金的話聽聽就好,可別當真。

不過劉同學的祖父和父親到是做過小官,看官注意,但凡是歷史上的飽學之士,很少有家境貧寒的,就算咱們前面講過的歐陽修過過一段時間的苦日子,可人家的老爹畢竟做過副廳級幹部,為什麼會這樣呢,因為在古代,不是什麼人都有財力供孩子讀書的,就算讀書,也受老師的水平以及本人的視野的限制。

所以劉同學很幸運,早年他老爸在江南做官,作為一個官二代,劉同學受到了很好的教育。劉同學呢也很爭氣,一點都不坑爹,而且做得一首好詩啊,曾得當時著名的倆大和尚,皎然、靈澈的薰陶指點。

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還是在劉同學當了官以後。

劉同學在貞元九年中了進士,就在這時候,遇到了同為進士的柳宗元,從此這兩個人做了一輩子的好基友,咱們一會還要說到劉同學,暫且按下不提。

到了貞元十八年,遷監察御史,說來也巧,當時呢,韓愈和柳宗元也在御史台任職,三個人就成了特別好的朋友,拜沒拜把子我不知道啊,反正是好的穿一條褲子了。

這劉禹錫有才啊,誰不愛才啊,於是乎,這劉同學家就被王叔文看上了,王叔文是誰啊,原來的太子侍讀,大紅人啊,後來這太子成了唐順宗,王叔文順利上位,成了革*新集團的董事長。問題就出在這,你要是有根基你革*新也成啊,可你沒有,要知道在唐這個世家大族勢力極其龐大的朝代,你想做事,尤其是做改*革這種事,沒有他們的支持哪行啊,你一個靠著皇上上位的人,誰尿你啊對不對。於是乎,在藩鎮,宦官以及大官僚的反撲之下,革*新集團破產了,這一破產不要緊,竟然把皇帝也拉下了馬,唐順宗被迫讓位,連皇帝都收拾了還收拾不了你一個王叔文嗎?於是王董事長被賜死。

王叔文死了不要緊,劉禹錫這些人就慘了,於是連同柳宗元這些人一起被貶,貶到哪呢,貶到了朗州,就是今天的湖南常德,那時候的湖南可跟今天的湖南不一樣啊,還沒有開發,苗族又聚居,語言不通,瘴氣遍布,缺醫少藥的。貶到那去還不如一刀剮了呢。劉同學在朗州主要就是旅旅遊,寫寫文章,為後世的語文課本提供了大量的素材,可惜沒有稿費。

這一貶,就是十年。

(圖)柳宗元(公元773年—公元819年),字子厚,漢族,河東(現山西運城永濟一帶)人,唐宋八大家之一,唐代文學家、哲學家、散文家和思想家世稱“柳河東”、 “河東先生”,因官終柳州刺史,又稱“柳柳州”。

到了元和九年,也就是十年後,朝廷終於有人想起來了,呦,這還有一大才子在湖南寫文章呢,趕緊召回來吧,於是把他跟柳宗元等人一起召回來。

回京城了挺高興啊,去遊覽遊覽吧,於是乎喊著柳宗元等人,去了一個地方,叫玄都觀。光旅遊不行啊,不符合大才子身份啊,於是寫詩。

寫吧,劉禹錫,你不知道這一寫有什麼後果。

我們來看看這首叫做《游玄都觀》的詩:

紫陌紅塵拂面,無人不道看花回。

玄都觀里桃千樹,儘是劉郎去後栽。

沒人相信他是單純的寫景,你是大才子啊,寫首詩難道沒有點深意?來看看後兩句,玄都觀里桃千樹,儘是劉郎去後栽。好嘛,你這是諷刺吶,什麼意思啊?感情你說這朝廷里的掌*權者,都是你丫被貶之後才上位的?

於是再貶。

先是讓他去播州,這播州在今天的貴州遵義,好嘛,這比朗州還狠,柳宗元大哭替他求情,大佬們啊,播州那地方有去無回啊,劉禹錫還有老母親,就讓我替他去吧,加上也有別人比如說裴度站出來說話,才同意讓劉禹錫去連州。連州就在今天的廣東連州,也不是什麼好地方,那會兒廣東可沒搞改革開放。

又過了十二年,劉禹錫才得以輾轉回到進城。回到京城這丫第一件事竟然是又去了一趟玄都觀,然後竟然又寫了一首詩,名字就叫《再游玄都觀》,我們來看看他怎么寫的。

百畝庭中半是苔,桃花淨盡菜花開。

種桃道士歸何處,前度劉郎今又來。

重點還是後兩句,你們這些當權者,有的死了,有的被貶,只有我劉禹錫,又回來了!

看官,到這裡,有沒有發現劉禹錫倔強的可愛呢?

*作者:趙祥界,筆名“浮生”,魚羊秘史特邀作者。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