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義:大意失荊州,帶給我們的重要啟示?-頭條網

2019-03-12 14:54:56

荊州大三國時期,不但轄區廣大,包括現代的湖南、湖北兩省,還有河南、貴州、廣西、 廣東的部分地域。而且戰略地位十分重要,諸葛亮在“隆中對”中,提出占據荊州,紮根益州的策略,可見其重視的程度。

赤壁大戰之後,荊州成為孫劉兩家聯合對抗曹操的樞紐。由誰來鎮守,實在是至關緊要的大事。

龐統和孔明齊名,都是水鏡先生口中不可多得的奇才。想不到剛剛獲得劉備的重用,便在落鳳坡被亂箭射死。 諸葛亮不得不離開荊州,到西川去助劉備一臂之力。於是把留守荊州的重責大任交給關羽。

關羽果然夠義氣,滿口答應下來:“軍師放心,大丈夫既領重任,除死方休!”這樣的承諾,使孔明十分不以為然。慷慨犧牲的精神,固然值得敬佩。凡事只想一死了之,實在令人很不放心。所以孔明提出幾個問題,試試關羽的反應。關羽是“氣凌三軍,志輕強虜,怯於小戰,勇於大敵” 的猛戰,卻不是“見賢若不及,從諫如流,寬而能剛,勇而多計”的帥才。孔明只好冒昧提出建議,要關羽牢記八字決,那就是“東和孫權,北拒曹操”。關羽當下表示謹記在心,深知責任重大。

在武藝方面,關羽應魯肅的邀約,單刀赴會,完全可以對付東吳的威脅。但是在文略方面,關羽顯然按捺不住。孫權派遣諸葛瑾前來求親,要娶關羽女兒為媳婦。關羽若是體會孔明和孫權的苦心,把它當做一樁政治姻緣,當然應該欣然同意。即使不願意以女兒幸福做賭注,也應該婉言謝絕,或者託言早已另有婚約。怎么能夠拍案而起,怒斥為一派胡言?說出“虎女豈肯嫁與犬子”的話,而且聲明“若非看軍師面子,定斬不饒”!惹得孫權勃然大怒,即刻便要起兵攻打荊州。

就算關羽文武雙全,也不應該讓他鎮守荊州太久,以致孫吳把他的底細摸透。他剛擔任重責時,已經年近半百。轉瞬間十一個年頭過去,關羽以花甲之年,始終獨掌大權,並沒有培養出任何接班人。劉備那邊,忙於擴張領域,也不曾派遣年輕力壯的人,前來協助。

反觀東吳那邊,周瑜死後有魯肅,緊接著呂朦朧和陸遜,一個接一個,都是虎虎生風。雙方一比較,關羽的劣勢自然一目了然。偏偏關羽又不服老,對內看不起糜芳、傅士仁等同事;對外不知道陸遜的底細,視為無名不將。正好給陸遜製造最好的機會,派遣使者下書送禮,使關羽更加驕矜自得。由此可見,大意失荊州不過是一句戲言,應該修改為“必然失荊州”才更加恰當。

回想當年,諸葛亮在預測曹操赤壁兵敗,必然由華容逃走。為了消滅關羽的傲氣,特別立下軍令狀。要關羽把守這一個最重要的隘口,讓關羽惜念舊情而放過曹操。然後定計智取南群,使趙雲立下頭功,張飛又取得武陵,激發關羽發服老將軍黃忠。為取得荊州添加一員猛將,自是功勞不小。

考慮鎮守荊州的人選,除了張飛一向性急魯莽,而且排行老么,暫不推薦之外,關羽和趙雲都是首選的對象。但是關羽是自家結拜兄弟,份量和關係,畢竟比趙雲來得厚重。何況站在孔明的立場,留在身邊聽從呼喚的,當然以趙雲較為方便。萬一有什麼閃失,關羽也比較擔心得起。在這種種考慮下,關羽自然責無旁貸。

問題是關羽兵敗麥城,接著張飛遇害,逼得劉備無路可走。原本對孔明言聽計從,這時候為了桃園三結義同年同月同日死的誓言,也不得不明知不應該如此也不得不如此。不顧孔明的再三諫阻,諸葛瑾的冒死力勸,趙雲的直言勸阻,決定出兵攻吳。致使原本是眾矢之的、兩國共同目標的魏帝曹丕,反而能夠坐山觀虎鬥,果然 坐收漁翁之利。更嚴重的是,孔明的“北拒曹魏、東和孫權”八字決既破,天下的局勢可想而知,已經傾向於曹魏。匡復漢室,一統天下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我們說蜀漢的根基因荊州而立,也因荊州而亡,實在並不為過。大意失荊州,長久以來,一直和陰溝裡翻船相提並用。便是在成敗之間,同樣具有決定性的作用。

從大意失荊州這件事情,我們可以獲得下述三個重要的啟示。茲分別說明如次,以供參考:

(1)領導者對成敗要負起全部的責任,無可推卸。

荊州為呂蒙所偷襲,劉備應該負起最大的責任。以他對關羽和孔明的了解,不可能不知道。除非他提出意見,沒有人會動關羽的腦筋。要調動守將,或者派遣軍際支援。關羽武藝高強, 卻也難敵魏、吳兩國的攻擊。 這一點孔明在指派關羽鎮守荊州時,即已再三叮嚀。關羽拒絕孫權的求親,並且說出那么難聽的話。劉備必須主動和孔明商議,不是調動守將,便是增派援軍,否則必然出現這樣的惡果。劉備之所以不顧一切,要為關羽報仇。應該是他的內心, 對此事至感愧疚,有以致之。

(2)參謀人員當緊要關頭,必須據理力爭不放鬆。

孔明勸諫先伐魏再伐吳,所費的力氣,遠不如勸劉備就皇帝位那樣強勁。兩相比較,好像就皇帝位比較重要。以致劉備答應就皇帝位以後,孔明不好意思再加以堅持。如果劉備登上皇帝寶座,孔明不好意思再加以堅持。如果劉備登上皇帝寶座,孔明立即懇辭丞相的職務。使劉備明白先後次序的重要性,絕不亞於漢朝的承接。事實上,只有先伐魏才能夠增強就帝位的正當性。否則以私廢公,把討伐曹丕擺在一邊,怎么能夠號召天下呢?他只是嘆息地 說:“法正如果還在,一定能夠制止東行。”可見當時他極度憂慮,卻無法可施。令人懷疑劉備對他的意見,已經不如早期那么重視了。

(3)發覺有問題時,不能隱瞞事實,要及時反應。

關羽手臂受傷,又發覺和龐德交手時,已經十分吃力。心中如果有所警惕,應該趕快派人向劉備和孔明據實相告。以免延誤時機,反而造成大禍。一般人的態度,是小問題不向上級報告。等到事態嚴重時,才報告上級,已經來不及了。關羽知道荊州的重要性,遇有任何風吹草動,都必須提高警覺。若是荊州和益州,平日就建立互相通報的制度,相信以孔明的機警和劉備的細心,應該不致如此疏忽, 造成無可彌補的悔恨!

當然,冥冥之中那一隻看不見的手。使我們不能不承認,荊州的事件,與整個時代的氣運有關。如果不是這樣,就算劉備先伐吳後伐魏,也不致如此悽慘。

==========

喜歡歷史的可以關注微信號:zsqyyh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