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點睛》:義利之辨

2019-03-06 10:15:16

《論語點睛》:義利之辨

子曰:“君子喻於義,小人喻於利。”(里仁篇第一六章)

孔子說:“君子明於大義,小人明於利益。”

君子必明辨是非,道義為主;小人只計較利害,利益至上。然復須知,義與利並不矛盾,而且相輔相成。義字本身就包含了正當適宜的利益因素在裡面,合情合理的利就是義,公利公益更是大義。《易經》說:“利者,義之和也”。君子愛財,取之有道,意謂在追求利益的時候要接受道德制約,符合仁義原則。

儒家義利觀是:見利思義,先義後利,求利有道,義利並重。

道德是長遠根本的利益。言行合理、為人正義,待人以誠,對友有信,求財有道,小則心安理得,大可悟道成仁,“透徹義利界,建立天地心”,豈非大利乎?從事業角度看,仁者易受人親,義者易受人敬,禮者易受人尊,智者易受人重,信者易受人信,豈非大利乎?

從國家民族的角度看,道義是一切利益的基礎和根本,是最大的利益。仁者無敵、得道多助這些聖訓,最清楚不過地說明了這個道理,世界各國的發展事實也充分證明了這個道理。

不論個體和集體,民眾和國家,儒家的義利觀都是最為中正的。《資治通鑑》有這樣一段關於義利的精彩議論:

“初,孟子師子思,嘗問牧民之道何先。子思曰:先利之。孟子曰:君子所以教民,亦仁義而已矣,何必利?子思曰:仁義固所以利之也。上不仁則下不得其所,上不義則下樂為詐也。此為不利大矣。故《易》曰:利者,義之和也。又曰:利用安身,以崇德也,此皆利之大者也。臣光曰:子思孟子之言,一也。夫唯仁者為知仁義之利,不仁者不知也。故孟子對梁王直以仁義而不及利者,所與言之人異故也。”

孟子說何必曰利?其師子思說,仁義就是利益民眾,仁義乃利之大者。司馬遷認為,子思對孟子強調利益,孟子對梁王強調道義,是因人設教。孟子與子思的話,言辭不同而道理相同。

荀子說:

“義與利者,人之所兩有也。雖堯舜,不能去民之欲利,然而能使其欲利,不克其好義也;雖桀紂,亦不能去民之好義,然而能使其好義不勝其欲利也。故義勝利者為治世,利克義者為亂世。上重義則義克利,上重利則利克義。故天子不言多少,諸候不言利害,大夫不言得喪,士不通貨財,有國之君不息牛羊,錯質之臣不息雞豚,冢卿不修幣,大夫不為場國。從土以上,皆羞利而不與民爭業,樂分施而恥積臧,然故民不困財,貧窶者有所措其手。”(《苟子·大略》)

利益掛帥,“利克義”,就是亂世;道德掛帥,“義勝利”,就是治世。儒家社會,從士以上,都不能利益掛帥、與民爭利。

首發《廣西老年報》2016-8-11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