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自然存在什麼:進化或者智慧的偶然過程嗎?》 作者:俄羅斯人

2019-03-01 04:13:16

《大自然存在什麼:進化或者智慧的偶然過程嗎?原文來自俄羅斯newgoal.ru/

作者:俄羅斯人

譯者:從頭越

看到大自然世界的多樣性和複雜性我們每一個人至少一下子就產生一個問題:所有這一切是否存在某種怎么樣看不見的外在力量嗎?

學者們—進化論者消極地回答這個問題而且嘗試在每個生物體中發現獨立的客體,僅僅只是為了自身的生存權利而鬥爭所驅使。按照這種說法,每一種生物都有神經系統和超出幾百萬年形成的進化本能。這個理由足夠充分地解釋生物的任何行為。

然而當我們看到某些熟悉的事實的時候,要不然無論如何無法解釋它們,除非有某種外在的協調一致和控制的力量起作用。

比如,有一個熟悉的實驗,當螞蟻建築螞蟻巢的時候,難以理解地能夠平分葉子,排除螞蟻與各方面溝通這個困難的可能性。但是,螞蟻完成建築工作和所有進程。而且螞蟻巢各方面的葉子都能相互對接得住。每隻螞蟻以不知怎么樣的方式不知從何處獲得建築螞蟻巢的情報。

白蟻完成這種成果的實驗

圖1的文字:由上而下排列分別為:通風孔,真菌室(蘑菇房),繁殖室,蟻后室。

白蟻巢的內部結構

白蟻建築自己的巢穴高達5—6米幾乎是偶然的。但是它們的房子遠不是簡單的一大堆粘土和偶然收集樹枝殘留物混合而成。它們的巢穴是複雜的系統,包括通風系統本身,幼蟲的房間,穿行的通道,對於食物還有專門培養真菌(蘑菇)的菜園。

比如,為了培養真菌白蟻起初在巢穴附近收集真菌的孢子,然後建造苗床,而且在苗床上種上孢子。後來它們精心照料自己的苗床,為了保證真菌連續不斷地生產。

而且所有這一切完全是又瞎又聾又啞的腦子非常小的昆蟲完成的。

螞蟻給蚜蟲餵食

關於螞蟻同樣可以再補充幾句,它們某些種類的螞蟻不僅僅培養可供食用的植物,而且還有餵養蚜蟲,它們為了獲得美食還要餵食給蚜蟲吃。螞蟻在樹上放牧和保護它們,而且還為它們建造避難所,而在冬季的時候把它們帶到自己的巢穴里去。在蚜蟲的群體擴大時,螞蟻及時把它們的一部分帶到新的地方,形成新的蚜蟲群體。

螞蟻在蟻巢里保持一定的溫度。有各種方式實現巢穴的升溫。其中之一就是:一部分的螞蟻爬到巢穴表面太陽曬熱的地方,躺一會,然後鑽進蟻巢內部於是給那裡提供自己的熱能,重複來回幾次以後,使蟻巢達到需要的溫度。

學者們說,這種複雜的生物群落產生在沒有外在智慧方向指引的進化過程的偶然成果中。

有關螞蟻和白蟻令人驚訝的生活配合關係可以講很長時間。但是我們研究另一個偶然。

眾所周知,某些防護能力很小的昆蟲模仿比較有防護能力的隱翅蟲昆蟲的模樣。這樣,蝴蝶就這樣廣泛流行。從偶然進化的觀點來說當然可以提出,一隻沒有防護能力的蝴蝶簡單地變成類似另一種有毒的蝴蝶,至少獲得生命的紅利和生存的機會。

然而,怎么樣發生這種偶然的擬態。非洲的蝴蝶Hypolimnasmisippus模仿各種不可食用的蝴蝶達那厄的女兒們(希臘神話:阿爾戈斯國王達那厄一共有50個女兒。)取決於地理區域。究竟應該有怎么樣的智慧,它能夠確定,在這個區域通行某種達那厄的女兒們而且模仿的正是她。

我們在昆蟲蜘蛛神秘的生活中作出我們的補充,它們善於織造複雜的工具—蜘蛛網。
你閱讀一下,博物學家敘述蜘蛛網建築物是怎樣織造的過程,你會驚訝,在進化過程中本身形成這個過程並沒有智慧參與。

為了建造車輪式的捕獵網,蜘蛛—十字圓蛛,我們森林和花園的普通居民,吐出一根足夠結實的蜘蛛絲。微風或者上升的氣流把蜘蛛絲向上提升,於是,如果蜘蛛選擇建造的地方恰當,它掛住長長的樹枝或者另外的支撐物上。

蜘蛛沿著它爬過去,為了固定端點,有時候為了牢靠再敷設一根蜘蛛絲。然後,它吐出一根蜘蛛絲自由地懸掛著而且在它的中間黏住第三個支撐物,這樣獲得字母Y形狀的結構—最初的形狀一半以上由三個半徑組成的。當時準備輻射狀和框架,蜘蛛重新回到中心而且開始敷設臨時的輔助螺鏇線—某種類似《森林建築》。輔助的螺鏇線使結構牢固地連線起來,而且在捕獵螺鏇線的結構條件下作為蜘蛛來往的通道。

所有蜘蛛網的主要構架,包括半徑,是用不粘的蜘蛛絲製作成的,而目的就是為了捕獵的螺鏇線運用雙重的蜘蛛絲製作,上面塗抹了黏膠物質。
令人驚訝的是這樣,這些雙重的螺鏇線擁有各種幾何圖形。臨時的螺鏇線擁有比較少的圈數,而且在圈與圈之間的間距增大。產生這樣的原因是因為,敷設它時,蜘蛛處於相同的角度朝半徑移動。獲得破碎線條的圖形接近稱之為對數螺鏇線。

粘性的捕獵螺鏇線按照另一種原則建造。蜘蛛開始從邊緣朝中心移動,圈與圈之間保持相同的距離,而且獲得稱之為阿基米德螺鏇線。在這種情況下蜘蛛啃掉輔助螺鏇線的蜘蛛絲。為了轉向另一種蜘蛛網的生產(對於捕獵螺鏇線),蜘蛛需要幾分鐘的喘息。(資料來源:www.nkj.ru/.)

請你看看,這個事實已經足夠令人驚訝。你有什麼值得思考。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