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人的孩子還能靠什麼改變命運?

2019-03-06 03:46:12

報導一,《長江商報》:近日,一名中學教師在網上發帖稱,現在成績好的孩子越來越偏向富裕家庭,“做了15年老師我想告訴大家,這個時代寒門再難出貴子!”截至昨日,該帖在天涯論壇點擊率已經達到40多萬次。

報導二,《南方周末》報導《窮孩子沒有春天?》:2000年至今,考上北大的農村子弟只占一成左右。教育學者楊東平主持的“我國高等教育公平問題的研究”課題組調研得出,中國國家重點大學裡的農村學生比例自1990年代開始不斷滑落。

報導三,華中科技大學應屆畢業生、來自陝西平利縣的農村大學生雷磊發表在《南方周末》上的文章《走到只剩我一個》:2007參加高考那年,他是縣裡僅有的考分超過600分的尖子生,但是大學裡與他同班的來自西安的同學卻是中學同學中的“差生”…

窮人的孩子還能靠什麼改變命運?

知識,早已改變不了命運

“寒門難出貴子” 這個社會病的深了

寒門難出貴子,非豪門之福

多年前,李昌平上書朱鎔基總理時說:“農民真苦、農村真窮、農業真危險”;近日,讀了若干關於教育公平問題的報導,不由自主地模仿李昌平的話來造句 :“農村孩子真可憐、農村教育真窮、教育真危險”。

“寒門難出貴子”,對富家豪門,也不是什麼好訊息。來自不同階層、不同地域的學生相處,所帶來的人文多樣性,能夠激發受教育者的創造力,同時這也是教育活力的來源。為社會提供價值引領與智力資源,是教育的使命。據了解,美國的大學在招生上遵循的主要是精英選拔的原則,但同時還有兩個重要價值尺度,一是保障教育公平,補償弱勢群體;二是文化多元化…[詳細]

為什麼“寒門難出貴子”?

以“人際關係,人士背景”的以“人”為本的“現金(今)”社會,想“寒門出貴子”比“富豪變乞兒”還難!很多富二代、富三代已不太在乎“錢”這個東西。因為從來不用愁!所以,他們會做一些自己真正感興趣的事業。因為有底氣和資源去做,往往能夠成功…[詳細]

投票

寒門難出貴子,你認同這種說法嗎?

認同,這是事實。

不認同,只是個人現象。

我不關心。

查 看

現在他們連獲取知識都變得艱難了

讓他們拿什麼去夢想

階層固化讓社會板愈發嚴重

“保送、加分、自招等高考政策疊加了優越家庭的優勢,寒門子弟拿什麼和他們競爭?靠什麼改變命運?”

上海大學顧駿教授認為:中國階層劃分應該用一 個同心圓來表述,而同心圓的核心就是“權力”;離權力越遠的人,就像螺鏇轉動一樣,被拋出局外。在我看來,這一划分不僅形象地描述了中國階層的現狀,也指 出了階層固化的根源。而這就是權力的異化。公共權力私有化、公共權力部門化、權力部門利益化、部門利益制度化、權力使用交易化等,都是權力異化的表征;而 階層固化則是權力異化的副產品。在我看來,要想“寒門出貴子”存在可能,歸根結底是要約束與規範公權力,以保障公民平等的受教育權、平等的競爭機會和上升通道…[詳細]

投票

您認為知識還能改變命運嗎?

能,只不過難度加大了。

以前能,現在不能。

知識不是最重要的,人最重要。

不管能不能,這是唯一的選擇。

查 看

失落的年輕人承擔了多少不公平

少數人占據了太多的社會資源

窮二代求上流不可得 何去何從

劉麗的家在臨沂農村,4年前考上省內一所高校,學會計,父母覺得臉上很有光。她很刻苦,也很能幹,上學時年年拿獎學金,老師同學都誇她優秀。這些褒獎讓她非常自信,可畢業前,她拿著一沓證書找工作,卻始終找不到中意的崗位。老家的父母很著急,但他們在城裡沒有親戚朋友,實在不知道怎么幫孩子,只能在家干著急。

幾乎在劉麗當初為找不到工作惆悵的同時,一個同學不聲不響地簽了一家機關所屬事業單位。那同學上學期間“不學無術,考試全靠補考”,開始她想不明白,後來她知道,同學家的“底子”很好。

還有些“家底子”不太好的同學始終找不到中意的工作,劉麗經常跟他們聯繫,開始大家還相互鼓勵,後來,悲觀情緒逐步蔓延,大家開始感慨:“生得不好能怨誰?”

劉麗身邊也有成功的案例,那是她的朋友,在遭受一次次的打擊之後,無奈考研。經過一個個漫長的自習夜,最終考上了某知名大學的研究生,並在畢業時如願得到一家中意單位的錄用通知。她說,為了這個通知,她等了三年…[詳細]

“其實我們醒著,常常睡不著”

那些憂傷的年輕人

那是一種無奈和不甘心的痛

我是一粒鄉間的草種/被風吹起在城市的上空/跌落在無人的牆角/尋找自己盛開的夢

城市裡聽不到鳥語花香/只有機器的陣陣轟隆/這裡沒有鬆軟的泥土/只有鋼筋水泥的裂縫

那些輾壓過我的車輪/走得是那樣的匆匆/那些從我身上踏過的腳步/是不是和我一樣有著美麗的夢

我滾進公園的花叢/那裡的花瓣早已凋零/我在陰溝邊小心的經過/卻險些掉進漆黑的髒水井

我遇到了來自故鄉的同伴/它們和我一樣的驚恐/我們在車水馬龍里繼續奔波/等待著下一陣溫暖的春風…[詳細]

寒門學子的身份與家庭,與生俱來,不可改變。但這,並非是重點大學和社會遺忘他們的理由。在社會資源分配越來越兩極分化,而既得利益者還在津津樂道其公平性的時候,政府理應有所警醒,並果斷出手。如果聽任“出身越底層,上的學校越差,混的階層越低”這樣的趨勢越走越遠,那么,社會的進步、國家的發展、民族的振興,公平與正義,尊嚴與幸福,都是扯淡。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