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需要“被需要”,堅強女人不必感到抱歉

2019-03-09 12:18:19

心理導讀:男人是個需要“被需要”的群體,這種需要強烈的超過了很多人的預期,堅強的女人不必感到抱歉。

在“他最讓你傷心的一句話”調查中,“你比她堅強,她更需要我”榜上有名——不得不承認,生活活脫脫就是一出《東京愛情故事》。男人這個群體,“被需要”的需要,強烈到超過很多人的預期,甚至成了生存之本。一個“我不能沒有你”的女人,和一個“沒有你我也可以過得很好”的女人,男人總會一廂情願地以為,前者才是更愛自己的人。

在20歲出頭的時候,我有一群有趣的同事,共享一個“只談風月”的工作群。是的,我們的工作就是在人們的各種情愛狀態中尋找話題,做成好看的內容,傳播出去。我們常常在會議室圍成一圈,討論男人與女人、婚姻與嫖娼、暗戀與表白、歇斯底里與冷靜報復……,如此種種。

情感話題很容易做得低俗聒噪,但也恰好是人性的寶藏,即便是最上流的文學作品,又如何離得開情愛?“太陽底下無新事”,指的是人心,而不是日新月異的科技與經濟。人心雖不新,卻繁複多變,甚過夜空中的星斗,無窮無盡、周而復始。我那些有趣的同事,總能從微小的切口中發掘出大天地來。當年的同事“大灰狼”做過一期話題調查:他讓你最傷心的一句話。名列榜首的,是“對不起,我喜歡你也喜歡她”。這簡單一句話,大約就可以概括地球上一半以上的情感糾葛。每個人都以為自己的感情是獨特的,但其模式恐怕已經早已上演了數千萬次。

我還記得上榜的另一句:“你比她堅強,她更需要我”,當時略感震驚,不得不承認生活就是戲劇。最早對“你比她堅強,她更需要我”這種模式有感觸,是看日劇《東京愛情故事》,男主角完治搖擺在里美和莉香兩個女人之間。里美的性格是“哎呀,我不知道該怎么辦了,你能來一下嗎”,莉香的性格則是“沒事,我可以搞定的,你去吧”。我當然喜歡莉香,但完治選擇了里美,他就是無法抗拒里美對他的需要。

論壇上曾流傳過一個“怎么搶有女朋友的男人”的帖子,其中的招數步步為營,高超決絕,第一步就是示弱以獲取幫助,激發男人的英雄情結,不知不覺侵入他的生活,等到其女友以第六感直覺發現端倪,就以朋友或妹妹之名裝無辜,反襯出正牌女友的無理取鬧,讓男人的心理天平漸漸傾斜。看了這帖子,我倒吸一口涼氣,倒不是為心計之狠辣,而是為心計之有效,估計80%的男人都逃不出這樣熟稔人性的圈套吧。

更不要說世間給女人的情感貼士總有這么幾條:眨巴著眼睛聽他說話;不要顯得太聰明;避免給他壓力;要維護他作為男人的自信。

歸根結底,男人這個群體,“被需要”的需要,強烈到超過很多人的預期,甚至成了他們的生存之本。一個“我不能沒有你”的女人,和一個“沒有你我也可以過得很好”的女人,男人總會一廂情願地以為,前者才是更愛自己的人。哪怕,事實並不如此。

如果“堅強”僅僅是拒絕的藉口,而不是真實想法,反倒好了。我們可以把這句話解讀為:他就是不喜歡你,可以放手了。而如果這句話恰恰是真的呢?如果男人就是發自內心地不願意去愛上一個堅強的女人,那些“堅強”的女人,該怎么辦呢?

她們一定會感到委屈和無措。在這個空曠的世界中,她們應該是獨自承擔過壓力和重任,才有一片立足之地,卻發現那帶給她們成就與驕傲的“堅強”,成為愛情中的一個懲罰,讓她失去自己最想要的男人。是,沒有他,她也能活得很好,但並不代表她不曾渴望不曾憧憬有他陪伴的一生。

她只是不喜歡隨時說出她的需求,不喜歡成為別人的麻煩,不喜歡攪亂她那座自尊的城池。她崇尚的是獨立與強者原則,卻嚴重低估了在情感中滿足他人“被需要”心理的重要性。她擅長清爽明朗的遊戲規則,卻忽略了,愛情的入口是一個晦澀無序的迷宮,恰似人迷霧般的內心。

願意“示弱”的人能得到更多關注,並不是只有在愛情里才會發生的事。“會哭的孩子有奶喝”,是一種生物進化的選擇。在群居性物種中,大聲表達需求的個體,更容易獲得資源。雌鳥通過雛鳥的叫聲大小來決定餵食的先後順序;人類的父母總是更偏愛懂得撒嬌的孩子。在強者眼裡的“示弱”,在生物界中卻恰恰是個體獲取群體支持、極富生命力的體現。單打獨鬥反而顯得過於自我、缺乏策略感和靈活性,給同類以距離感。

當然,在不同的社會文化中,獨立性強的個體也會遭遇不同的待遇。美國文化是強者文化,他們影視作品裡的主角,無論男女,都有強大的身心素質,他們最欣賞的愛情模式,是強者和強者的碰撞與結合,這個最典型的形象就是“史密斯夫婦”——強者才是愛情的寵兒。而東方文化則強調人與人之間的依賴性,甚至害怕“個人主義”的萌芽,在這種文化裡面,一個自我意識強的人(特別是女人),就像一隻混入狗族的貓,格格不入。

一個女人要為自己的堅強感到抱歉嗎?當然不必要。我唯一擔心的是,那些堅強的女人,是失去了自然表達情感的能力,失去了柔軟和撒嬌的能力。即使她們深愛一個人,也難以突破僵硬克制的盔甲,這會使她們永遠與一份幸福的親密關係絕緣。這種情況並不罕見,需要她們非常細微的自省和觀察,來辨別“堅強”與“僵硬”之間的區別。

最好的愛情,是敢於保持自我的獨立性,又敢於放下防禦柔軟下來——當然這大多是理想狀態。獨立與親密,這種矛盾往往會貫穿一個人的一生,除非他/她徹底放棄了對自我和愛情的追求。如果兩者都想要,就不可避免地要經歷不斷調試與平衡的挑戰。

人是需要“被需要”的,即使是女人,也會對男人的撒嬌失去抵抗力,心生溫柔;可是這並不代表,為了滿足對方“被需要”的需求,就要讓渡和隱藏自己看重的東西。明明是大女人,卻要硬生生裝成小女生,也是彆扭得很。再說,誰說大女人就沒有天真爛漫的一面呢?沒有什麼策略比得上真實與坦誠更能收穫一段高質量的愛情。

我不知道有多少女人還會聽到“你比她堅強,她更需要我”這樣的話,繞了半天,再仔細思量,這句話和男人聽到的“你人太好,所以我選擇了他”一樣,還是不愛的託詞,無關“堅強”與“好”的罪。如果你堅強,就繼續堅強,真正喜歡你的人,會在你哪怕鋼鐵般的意志之中,也發現柔軟脆弱的縫隙,撒下呵護與溫柔的種子。當然,既然你是一個堅強的人,也就不怕去學習愛,不怕去打碎可能存在的“僵硬”的面具。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