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葛亮為何要精心策劃“借東風”

2019-03-23 00:34:06

想當年,曹操不費一兵一卒,輕鬆占領荊州,讓寄居新野小城的劉備一下子置於了正面攻擊之下。面對曹操虎狼之師,劉備只能倉促應戰,拚命抵抗,結果一戰下來是潰不成軍,家人也在戰鬥中失散了。

“老窩”被人端了,劉備只好退守江夏,暫避鋒芒。為避免被曹操吞併,劉備及時採納諸葛亮的建議——藉助東吳力量,聯合抗曹。

大略方針制定了,接下來就要付諸行動。作為劉備集團的首席軍師,諸葛亮不顧個人安危,只身前往東吳,舌戰群儒、智激周瑜、遊說孫權,最終促成了孫劉聯盟的戰略局面。而諸葛亮,作為劉備集團的全權代表,也被暫時留在東吳,協助周瑜共同破曹,兩家的蜜月期也由此開始了。

聯合作戰,最重要的是相互支持,密切配合。

要說初期還不錯,有魯肅兩邊周鏇,周瑜和諸葛亮相處得也算愉快。但從來生意好做伙難搭。隨著合作的不斷深入,情況就變得有些不容樂觀了。倒不是因為兩人的作戰風格不同,而是兩人在各自的性格和利益上出現了重大分歧。

諸葛亮是個才華橫溢的“錐子”,放到哪裡都會出頭。而周瑜偏偏又是一個自我感覺良好的“錘子”,心高氣傲,把誰也放不在眼裡。本來是天下捨我其誰,但與諸葛亮相處了一段時間之後,周瑜卻受到了莫大的刺激。幾番交手,幾經試探,讓周瑜感受到了前所未有過的壓力,“此人見識果勝吾矣”,“將來必為東吳大患”。

要說此時,周瑜還未起殺心。為東吳長遠之計,就安排諸葛亮之兄諸葛瑾前去勸說弟弟投降東吳,結果諸葛瑾剛一開口,就被諸葛亮反客為主,三言兩語頂了回來。按周瑜的想法,既然不能為東吳所用,就只能早日除之。

前面的幾次較量,都被諸葛亮一一化解,更增添了周瑜定要除掉諸葛亮的決心。後來,派遣諸葛亮三天打造十萬支箭,結果諸葛亮獨出心裁,“草船借箭”,輕易完成了看似永遠都無法完成的任務,搞得周瑜好不煩惱。既然殺諸葛亮不成,周瑜只有暫時靜下心來,全力以赴準備此次戰役。但在內心,諸葛亮已儼然成為了東吳乃至自己的潛在威脅。

對於這些,諸葛亮自然心知肚明,也時時予以防範。好在兩人在戰略問題上總是所見略同,甚至不謀而合,到最後定下破曹的總體戰略就是——火攻。但後來發生的一件事,卻讓周瑜再次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之中。有一天,周瑜視察軍情,登高望遠,遙望曹營。就在這時,“忽狂風大作,……刮旗角於周瑜臉上”。

領兵打仗之人,從來敏感多變,機巧靈活。只這一下,突然讓周瑜想起了一件關乎生死成敗的頭等大事。前期做了那么多的準備工作,眼看要功虧一簣,周瑜頓時急火攻心,手指曹營,“大叫一聲,往後便倒,口吐鮮血,不省人事。”別人都搞不清是怎么回事,頓時亂作一團,而此時,唯獨諸葛亮卻笑道:“公瑾之病,亮極能醫,手到安全也。”接著取來紙筆,屏退左右,密書十六字:“欲破曹公,宜用火攻;萬事俱備,只欠東風。”周瑜一見不禁大驚失色。

心有靈犀一點通。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周瑜只好放下身段請教對策。諸葛亮先是自我吹噓了一番,接著放出了大話:“借三日三夜東南大風,助都督用兵,如何?”此言一出,周瑜頓時喜出望外,心中卻犯了嘀咕。但事已至此,沒有別的解決辦法,只能死馬當作活馬醫。於是,按照諸葛亮的要求,築起七星壇,派出軍士聽命調遣,由諸葛亮上壇作法。從此,諸葛亮“借東風”的故事也就成了《三國演義》的神來之筆,並不斷傳唱。

現在的問題是:諸葛亮是否真如小說中寫的那樣會“借”風呢。

答案顯然是否定的。諸葛亮“借”風是假,精通天文地理卻是真。這個風,“借”他要來,不“借”他還是要來,並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實際上,諸葛亮在提出用火攻之前,就已經推算出不久定有東風出現,要不也不會把“借東風”的時間定在“十一月二十日甲子祭風,至二十二日丙寅乃風息”了。說白了,這個風早了不能“借”,晚了也不能“借”,一定要在這個時間段。事實當然就是,這本就是諸葛亮早已設計好的脫身之術。

自到江東,幾遭暗算,諸葛亮當然明白,深處吳地,危險無處不在,如何脫身著實讓諸葛亮費了一些心思。光明正大地走顯然是不可能了,鋒芒嶄露,周瑜早已將自己當做了眼中釘、肉中刺;但不走也不行,長期與虎為伴,難免不被所害。

有了這些顧慮,諸葛亮只能提前安排後路。因為早已推算出了大風將起的時間,因此趁著劉備過江告別之際,諸葛亮是千叮嚀萬囑咐:“十一月二十甲子日為後期,可叫子龍駕小舟於南岸邊等候,切勿有誤。”事關生死,前面的計策諸葛亮都能點破,唯獨借風一事卻不能提前透露,要等周瑜自己悟到、悟透才行。很顯然,在這件事上,周瑜比諸葛亮還是差了幾步。就在周瑜一切準備就緒之後,才突然想起隆冬時節、東南風極少的客觀現實,因而口吐鮮血、一病不起。

既然周瑜已經察覺到沒有“東風”不行,諸葛亮也就不失時機的出現了。先是開出了“只欠東風”的藥引,接著開出了“借東風”這個藥方。只不過這個風一定要由自己去“借”才行。因為只有“借”,才能有迴旋餘地;只有“借”,也才能牢牢把握主動權。假若周瑜知道一定會有大風出現,恐怕諸葛亮的腦袋早就搬家了。

諸葛亮的手法相當高明,要求築造七星壇祭神“借”風,至少有兩個好處:一是拖延時間,坐等風來;二是可以藉此發號施令,擺脫監視。到了壇上,諸葛亮第一件事就是約法三章:“不許擅離方位,不許交頭接耳,不許失口亂言,不許失驚打怪。如違吾令者斬之。”看起來是為“借”風立規矩,實際卻是為自己順利逃跑做鋪墊。

果不其然,當大風來臨之際,周瑜頓時醒悟:“此人有奪天地造化之功,有鬼神不測之術!若欲留之,乃東吳之禍根,周瑜之大患也!”想到此,馬上派丁奉、徐盛二將帶人前往七星壇,“休問長短,拿住諸葛亮,碎屍萬段,將那顆頭顱來請功。”

話又說回來了,既然諸葛亮早有預謀,哪裡還會等你來拿、坐以待斃呢。等丁徐二將趕到時,諸葛亮早已從容登上了趙雲前來接應的小船。

至此,這場由諸葛亮自導自演的大劇終於落下了帷幕。

看起來是有些神奇了,實際上,這也是諸葛亮萬般無奈之下的權宜之舉。

(東湖少主)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