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子內部出腐敗,“一把手”咋不負責?

2019-03-09 02:28:39

閒散一石

在中國官場,時下“一把手”滿天飛,“一把手”實際上成了班子內一言九鼎的人物,意思說,“一把手”是要對所有事情負責的,如果這樣,倒也有些許合理之處,權責相符嘛。拍板時你一言九鼎,擔責時你也應該敢做敢當,可是事實上並不是這樣。

環顧官場,“一把手”表現出驚人的“清醒”與“敏銳”,自己攬權時,強調我是“一把手”,一切事情要經過我,一切工作要服從我,一切成績要歸功於我,我的地位至高無上。可是,到了承擔責任的時候,“一把手”一個個躲得遠遠的,一切責任都是分管領導的事,一切腐敗案件是腐者個人的事,一切失誤是具體工作人員的事,與己無關,表現出驚人的涇渭分明,絲毫不差。為何在攬權的時候,“一把手”就是“一把手”,到了擔責的時候“一把手”卻成了“末把手”呢?這裡顯示出中國官場的不規範和中國官員的不專業,顯示出中國官員權責不對稱,顯示出“一把手”在關鍵時候是何等的不中用。

近日,武漢大學“兩常”(原常務副校長陳昭方、原常務副書記龍小樂)腐敗案震驚國人,哥倆涉嫌在基建工程中巨額受賄等問題,被湖北省人民檢察院批捕。對於如此罕見事件,武漢大學“一把手”也表現出罕見“沉著”,一言不發,沉默應對,似乎此事與“一把手”沒有絲毫關係,“兩常”歸“兩常”,“班子”歸“班子”,“一把手”歸“一把手”,三者界限分明。似乎以行動說,“兩常”不是班子成員,哥倆腐敗不是班子成員腐敗,而是個人腐敗;“一把手”只管“兩常”工作,不管“兩常”腐敗,所以“兩常”腐敗“一把手”沒有任何責任,也無須承擔責任。

如此邏輯,武漢大學的“一把手”不是發明者,而只是繼承者和“跟流”者。所以,這裡沒有絲毫質問武漢大學“一把手”的意思,只是以此說明中國官場中確實存在此種醜陋現象。

在攬權方面是“一把手”、在擔責方面是“末把手”的邏輯不知產生於何時,但現在已經成為放之四海而皆準的潛規則。此次武漢大學“一把手”只是遵從了這一規則,其他腐敗大案的發生單位莫不遵從這一規則。深圳市委副書記、市長許宗衡腐敗案發,深圳市“一把手”遵從這一規則;遼寧省人大副主任宋勇涉嫌嚴重違紀,遼寧省“一把手”遵從這一規則;寧夏自治區副主席李堂堂涉嫌嚴重違紀被調查,寧夏自治區“一把手”遵從這一規則;天津市政協主席宋平順因嚴重違紀違法自殺身亡,天津市“一把手”遵從這一規則......翻查一下所有腐敗案件,涉案單位的“一把手”無不遵從這一規則。可能是閒散一石孤陋寡聞,這么多年來,還沒有發現“一把手”在腐敗案件中承擔責任的,更不用說被追究責任。

閒散一石的意思,不是不分青紅皂白,只要班子成員出現了腐敗者,“一把手”就要承擔一切責任,而是說,班子成員出現腐敗者,與腐敗者同時共事的“一把手”是應該承擔領導責任的。你是“一把手”,你是班長,班子成員出了問題,雖然主要責任在自己,但作為“一把手”也負有監督、提醒、預防、制止方面的責任。特別是當班子中的腐敗者,如果是遵照“一把手”的意見而進入班子之內的,“一把手”更應該承擔責任,不能以腐敗歸腐敗,自己歸自己為由,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

就以武漢大學“兩常”腐敗案來說,2000年四校合併後,與“兩常”共事的“一把手”就沒有丁點責任嗎?陳昭方,2000年8月至2003年7月任校黨委常委、副校長,2003年7月起任校黨委常委、常務副校長(正廳級);龍小樂,2000年8月至2003年11月任副校長,2003年11月任黨委副書記,2005年10月起任黨委常務副書記。在這八九年期間,武漢大學的“一把手”與陳昭方、龍小樂在一個領導班子之內,朝夕相處,共同工作,陳昭方、龍小樂哥倆腐敗,“一把手”一點責任都沒有嗎?有報導說,早有教工對此進行舉報,可是一直沒有什麼查處行動,是什麼原因使教工的舉報石沉大海?是故意不調查處理,還是能力有限調查處理不了,或是有人不準調查處理?對此,應該有一個說法。

攬權時“一把手”、出事時“末把手”現象太值得深思了。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