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友佳篇|那一場煙雨

2019-05-06 06:28:38

已經連綿下了幾天的雨了,雨水看上去也變得有些柔弱了,落下來時,也沒有那些窸窸窣窣的聲音了。三聲杜鵑的聲音透過屋頂由遠至近,像是一管竹笛在沉悶而寧靜的天空中奏響自己由來不變的音符,悠揚而哀傷。(《本草綱目》云:“杜鵑出蜀中,春幕即鳴,夜啼達旦,至夏尤盛,晝夜不止。”)靠在椅子上,閉眼靜靜地聽著,這聲音又慢慢地遠去了。

良久,睜開眼。想去看看門外的這一場煙雨。套了雨靴,撐著傘就直接出門了。見我出門,母親從裡屋出來叮囑,別淋著雨。是怕我又添一層病吧。

生病的這段日子,除了母親靜靜地守在一旁,大多數時間我都是痴痴地坐在池邊。聽著杜鵑由四聲變成三聲,看著這一整池的蓮,從毫無生氣到滿塘芳香。

蓮葉的清香,能讓我的心,慢慢地平復。所有的憂傷都輕輕地,安靜地一直延伸,延伸到杜鵑鳥的哀啼中。

陰雨總是輕輕柔柔的,還未到達地面之前,就在林木上濺起了一團又一團的水霧,把山川和樹木都框進了一幅水墨畫裡。雨水在傘尖滑落,最後全都滑進了潮濕的泥土裡,不留一絲形狀。

落在塘里的雨,輕輕地盤旋起了一陣陣淺淺的薄霧,在荷葉的空隙間慢慢地流轉。朦朦朧朧的像是夢裡的歌聲,看不真切,聽不明了。

蓮本是半開的,被雨水直逼得都收起了綻開的花瓣,修整成一支支清秀的花骨朵。蓮有根,無論多大的風雨,都是走不開,躲不掉的。她不言不語,靜靜地立在荷葉的身旁,不避不讓。

佛家以蓮喻佛,象徵菩薩在生死煩惱中出生,而不為生死煩惱而擾。佛家凡事都講求因緣際會,或許是我該在這時明白這些道理,緣分安排了這一場蓮花的暗示。

母親焦急的呼喚聲,穿過層層雨簾而至。雨是下得大些了,傘都有些撐不住了。在母親的注視下,踏著一路的雨水,回家。

過了這一場雨,這天是該放晴了。

文\幽谷梅朵

不用多,每天讀一篇好文

歡迎關注微信公眾號:名家散文

小編微信號:yf857013272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