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老年人的微信朋友圈為何鍾愛謠言和雞湯?

2019-03-15 23:12:20

當你和親人缺乏溝通、聯繫時,謠言行銷很容易找到突破點趁虛而入。

現如今,中老年人正逐漸成為微信的活躍用戶。據2016年微信官方後台的統計,中老年人每日傳送微信訊息次數達44次。與此同時,他們也正在成為微信朋友圈謠言的轉發大戶。

調查顯示,每個月轉發五條以上謠言的用戶,80%都是超過50歲的中老年人。在過去的半年裡,中老年人朋友圈充斥著諸如“轉基因有毒”、“食物相生相剋”、“日本核輻射海鮮致癌”之類的訊息。這些謠言雖經多次被闢謠,但一些中老年人仍舊是它們的擁躉,頻繁轉發,仿佛生活里處處充滿著危機。

另一方面,社交媒體上也處處可見年輕人對中老年人朋友圈輕信謠言的斥責和鄙夷。

現在,中老年人輕信謠言、鍾愛“雞湯文”作為一種社會現象,竟然已經成為了一種標籤,與“老年人摔倒不能扶”一道,成為老年人的新幾宗罪。遺憾的是,用標籤來下判斷無異於一種簡化論,它會使兩代人的誤解越來越深。

為什麼老年人特別容易信任?

在大多數情況下,信任他人都是積極正面的品質。如果無法信任別人,就無法在現實生活中有效地與他人合作,從這個意義上看,信任十分必要。中老年人願意信任的心理構成了他們生活中的重要成分。它幫助面臨中年危機的人更好地接納社會,重新定位自身角色,關愛周圍的人,對自己的下屬和朋友給予更多的幫助。而最重要的一點是,父母子女之間因為信任能夠分享愛的感受,構成了健康親子關係的基礎

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心理學教授雪莉·泰勒(Shelly E. Taylor)團隊曾對中老年和青年兩代人在信任的感知方面進行臨床測試,同時掃描他們的大腦,然後將行為選擇和大腦掃描結果進行比對。2012年《美國國家科學學院院刊》(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曾報導,研究人員先是讓受試者辨別不同信賴度的面部表情,然後讓他們給這些面部表情信賴和平易近人程度打分。第一個測試的結果是,青年和老年人對於體現信任的面部表情解讀有所差異:對於善良或中立的表情,中老年人和年輕人都顯示出較高的信任度;但是對於欺騙程度高的表情,老年人更傾向於相信,也覺得更容易接近。另外,老年人對於這些表情間差異的識別程度相對於年輕人更低,這也體現了老年人對於分辨騙術的敏感度隨著年齡增長逐漸降低,越來越容易掉入欺騙的陷阱。

為什麼會存在這種不同呢?

在針對青年和中老年人的大腦掃描中,研究人員發現大腦前腦島區域(Anterior Insula)對主觀感受狀態實例化、做出行為決策時,中老年人相對於年輕人的反應更緩慢。前腦島是大腦皮質的一部分,有調節內臟活動和產生情緒的功能,尤其是產生“厭惡感”。前腦島促成另一種學習,就是評估所處環境中的風險,對欺騙做出回應,針對所處風險選擇安全的應對之策。這么看來,緩慢的前腦島活動,某種程度上在神經學上解釋了身處騙局中老年人為何更容易相信騙子

還有一些觀點認為,代際間的信任程度差異並非人類心理的老化趨勢,而是由時代環境造成的。例如,二十世紀40至50年代出生的人群更願意信任他人。也有人認為,信任感更強的老年人壽命更長。但心理學臨床試驗證明,對他人的信任普遍隨著年齡上升而增加,這並不僅僅是一代人的特質。人類都是隨著積極和消極的生命體驗而成長的。

如何“拯救”中老年人的朋友圈?

不過,經濟學博弈論相關研究發現,青年人和中老年人對於理財的信任感並無差異。 2007年《博弈論和經濟行為》 (Games and Economic Behavior) 上刊登了一項研究,研究員給受試者提供10美元,受試者可以把錢分給他在組裡信任的人,收到錢的人再以投資回報的方式返還給自己的投資者。測試結果顯示,當老年人被給予信任時,他們明顯更慷慨。

加拿大滑鐵盧大學社會心理學家麥可·羅斯(Michael Ross)研究了1993年至2013年間九項美國有關詐欺的調查數據。研究發現,沒有任何證據可以證明老年人的受騙幾率更高。加拿大官方數據也顯示,2013年該國詐欺受害者的比例在60歲達到峰值,隨後逐漸下降。為何會出現這樣的結果呢?羅斯做出的解釋是,隨著年齡的增長,老人的生活重心從如何將收益最大化轉變到了如何將損失最小化,他們花錢更少,對金錢支出也更加地謹慎。中國中老年人在花錢上也是出名地節約,所以這樣的道理自然也應該適用於他們。

然而,倘若物質、情感兩大需求變扭曲,落入騙局的機率就大大增加。值得注意的是,2008年經濟危機之後,美國被騙的老人比例呈現增加的趨勢。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的數據顯示,2012年的詐欺投訴中,60歲以上人群高達26%,這個數字在2008年只有10%,是當時所有人群里最低的,而這幾年來則連年增長。據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2010年的統計,60歲以上的老年人在一年內被詐欺29億美元。《華爾街日報》分析就認為,這是因為在金融危機後,低利率讓許多靠著固定退休儲蓄吃飯的老年人感受到危機,因此更容易陷入到賺“快錢”的騙局中。確實如此,美國受保退休協會的研究也顯示,正在陸續進入退休期的嬰兒潮一代對財務狀況失去信心。

當今中國,中老年人確實有物質、情感危機。越來越多的中老年人選擇獨居,過於封閉。一方面,在物價、醫療費用上漲等背景下,中老年人的安全感降低;另一方面,在一個少子化的社會裡,年輕人的負擔非常重,即使一起住,對老人的情感照顧和聯繫還是疏離的,情感陪護也跟不上。

當和親人缺乏溝通、聯繫時,謠言行銷很容易找到突破點趁虛而入。根據社會情緒選擇理論,人到晚年往往將與他人建立緊密的情緒性聯繫視為有生之日的首要目標,而信任他人則是建立起這種聯繫的前提。因為建立親密聯繫後,老年人更能夠得到他人的協助來化解生活上由於機能衰退而帶來的種種不便。面對“雞湯文”遞過來的“關愛”橄欖枝,中老年人很難去設防,很容易上當受騙。在很多此類文章中,開篇就對老人關懷備至,噓寒問暖,鼓吹傳統家庭社會秩序,贏得中老年人的心理好感。

中老年人使用朋友圈嚮往的是一種存在感和認同感,他們希望被關注,重視健康,又渴望保護子女,這是他們喜歡刷這類訊息的重要原因。幾乎所有平時經常轉發這些“謠言”的中老年人都表示,微信上的東西看著都挺有道理,反正多信點沒壞處,轉給孩子們看看,希望兒女平時能夠多關心身體,老人們也因此成了謠言的“無意識傳播者”。

中老年人的年代教育也塑造了其相信權威的特質。在中老年人的成長年代,媒體權威性更強。與權威媒體相關的新聞和觀點,中老年人往往“照單全收”。很多誇張失實的內容,為了提高可信度,經常會伴有“央視報導”的截圖等,正是利用了中老年人這種迷信的心理。

解決中老年人易被誇張失實內容欺騙的問題,最有效的辦法之一就是讓子女加強和老年人的聯繫,讓老年人的生活不再閉塞,有問題也可以及時發現。不過在獨生子女時代,就會出現一人對多名老人的情況,並且子女不單要承擔育兒壓力,還面臨著愈發激烈的職場競爭,家庭責任難以兼顧。

與此同時,子女和家屬可以利用中老年人對金錢支出更為敏感的特點,對他們進行心理建設。子女可以教中老年人一些基本的辨別謠言技能,如留意是否為權威媒體或醫院的公眾號,發布微信的賬號是否有公司身份認證,常常將闢謠信息轉發給父母長輩,並告知他們,朋友圈的健康謠言大多出自行銷賬號之手,多受商業利益所驅使。

隨著中國快步進入老齡化社會,“朋友圈謠言帖”其實就是在老齡化、獨生子女化的背景下衍生出來的眾多養老難題之一。不是危言聳聽,這個問題值得全社會的重視。父母的現狀很可能是年輕人的未來,因為誰都會變老。我們只是兩代人走在不同的成人發展階段。年輕人需要對老化有客觀的認識,去了解父母一輩的需求。中老年人並不是社會刻板印象形容的那么討厭,他們正在經歷危機,也在積累這個年紀的華彩。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