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躍亭:我必須把債還了 造車必須要創始人親自來做

2019-03-11 07:03:16
賈躍亭:我必須把債還了 造車必須要創始人親自來做

2018年04月18日 11:26

作者:賈可

來源:汽車商業評論

編輯:東方財富網

分享到:

469人評論144303人參與討論我來說兩句手機免費看新聞財富號入駐直達

摘要

【賈躍亭:我必須把債還了 造車必須要創始人親自來做】賈躍亭4月2日在洛杉磯Faraday Future汽車公司研發中心接受採訪時表示,對過去有一些反思,錯並不錯在搞得大,而在節奏,同時展開的東西太多,如果掌握好節奏,結果就會(和現在)相反。賈躍亭確認,目前全心全意做FF汽車,內部目標今年實現FF汽車量產,“過去我個人和公司綁得太緊了,公司的很多債都是我個人擔保的。我必須把債還了”。(汽車商業評論)

參觀所有的地方,包括一般不讓人去的造型中心。美國西部時間2018年4月2日上午9時,《汽車商業評論》記者被允許在洛杉磯Faraday Future汽車公司研發中心參觀。

這裡似乎是和矽谷的文化氛圍一樣,FF汽車所有的人都沒有獨立的辦公室,賈躍亭也是如此。

2017年11月2日,當時騰訊新聞《稜鏡》採訪賈躍亭的時候,他還是有辦公室,“房間不大,一邊是茶几沙發,一邊是辦公桌,辦公桌側面的牆上掛著兩個大屏樂視電視”。

當時,賈躍亭是自2017年7月4日飛往美國之後首次公開回應外界質疑。其時,他的汽車夢面臨著FF的A輪融資至今未果的困境。

如今,根據他在美國西部時間2月13日下午,台北時間2月14日上午在第一次全球供應商峰會的講話,FF已成功完成15億美元股權融資,這基本滿足IPO之前的全部股權融資需求。

《汽車商業評論》通過各種渠道確認了這一訊息,但是除了賈躍亭本人、他的外甥,即負責次輪融資的王佳偉還有法律專家外,恐怕沒有任何FF員工了解此次融資的詳情。

這時的賈躍亭應該是一年多來心情最好的時候了。我們一直希望能夠有機會單獨訪問賈躍亭,但一直被告知現在不方便發聲,此次來到洛杉磯依然被告知不可能有機會採訪他。

他們說,現在的賈躍亭不希望節外生枝,只是希望能夠潛心FF 91這個被他成為汽車新物種的第一款產品的量產工作。

但現在的天下哪有保密的事情。關於睿馳汽車在廣州南沙拿地設立新能源汽車公司以便FF汽車落地中國的訊息,關於恆大集團老闆許家印入股FF汽車成為第一大股東的訊息,在《汽車商業評論》此次採訪之後,已經傳得沸沸揚揚。

看到兩個辦公大樓里人們忙碌緊張的情景,你會感覺到賈躍亭確實是打不死的小強。我要求參觀所有的地方,包括賈躍亭的工位。

上午10點鐘左右,剛剛開完總裁辦公會的賈躍亭,正站在電腦前忙碌。

他的工位在一座研發樓的二層的一角。高高的桌子,上面貼了很多寫有可能各種代辦事項的便籤條,一台筆記本電腦夾在兩台桌上型電腦中間;高高的椅子,估計賈躍亭一般都不會坐在上面辦公。

我走上前去,賈躍亭也來到工位邊上,我們握手寒暄。他說:“來美國出差啊?”我說:“剛在矽谷參加完SF活動,再來看看另一個F公司。”他笑了起來。

賈躍亭穿著黑色帽衫、牛仔褲和休閒鞋。我們站在那裡,開始了一次意外卻又情理之中的談話。

看到賈躍亭,我腦海中立即浮現的就是將要在5月召開的第十屆中國汽車藍皮書論壇的主題“夢想與焦慮”。這個時代給予了我們更多創造和實現夢想的機會,但隨之而來的卻是同樣揮之不去的焦慮。

“看你頭上沒什麼白髮。”我問。“我經歷的這種生死時刻,跌宕起伏多了。”他答。

一位女助理告訴賈躍亭新一輪的會議又要開始了。離開之前,他送了我一頂印有FF標識的帽子。這是FF 91測試車2017年6月27日成功挑戰派克峰時的紀念品。

以下是《汽車商業評論》與賈躍亭此次交談的節錄,涉及他對過去自己的認識,對現在FF量產的把握和對汽車行業的認知。

“這(沒有心氣)絕不可能”

《汽車商業評論》:你是雄心壯志不滅啊!

賈躍亭(Faraday Future汽車創始人、CEO):確實也犯了很多錯誤。

《汽車商業評論》:如果這個事情重來,你還搞那么大嗎?

賈躍亭:其實,我們過去都有一些反思。錯並不錯在我們搞得大,而是錯在節奏,同時展開的東西太多,如果掌握好節奏,結果就會(和現在)相反。

《汽車商業評論》:你的東西邏輯上都很通,但是我管理一個雜誌社都很麻煩,你的管理邊界這么大,每一個板塊都能夠整成巨無霸。

賈躍亭:是啊,節奏的問題。

《汽車商業評論》:現在FF你親自掌舵,只做這一件事,恐怕成功的機率就會很高。

賈躍亭:現在我就做這一件事了。你體驗我們的產品了嗎?

《汽車商業評論》:去年體驗了一次,感覺還是很牛的。剛才又體驗了一下,(陪同的)小伙子問,你有心臟病嗎?

賈躍亭:(笑)。

《汽車商業評論》:確實一腳下去,心會懸起來。你的電機一個就是300多千瓦,這個厲害。

賈躍亭:我們一個電機350千瓦,一個車3個電機。你看我們內飾了嗎?

《汽車商業評論》:看了,可以的。要是量產了就更牛。

賈躍亭:(指著旁邊工位上為量產忙碌的老外們)這是我們管理層,周一上午我們剛開過總裁會。

《汽車商業評論》:此時此地此刻,你的內心想法是什麼?我在想,你經歷如此大起大落,是否會從此沒有心氣?

賈躍亭:這絕不可能!咱們做汽車的想法從來沒有變過。FF是為了變革而生,我們不follow,不是一個跟隨者。這是跟中國所有的造車企業的本質的區別。

他們是跟隨特斯拉,做一個低端低質低價的產品,利用中國的政策紅利、市場紅利和人口紅利,打中國市場。

FF生來就是希望能夠做領先特斯拉一個時代的產品,做特斯拉下一個時代的產品、技術和商業模式,來變革這個產業,這是我最核心的使命。第二就是為了環保生態,這個大家已經形成共識了。

現在我們是更聚焦地來做汽車了。就是你剛才講的,我想制定出更前瞻的戰略,定義出非常好的產品。產品是我親自定義的,我是首席產品官。

我來提供資金、資源,讓團隊來做車,這種模式很難實現造車夢。所以,不是說職業經理人本身有問題,而是像我們做的這件事,必須有創新精神,只有創始人親自來做,才有可能。

這件事具有足夠強大的變革性,本身又是非常非常的人才密集型、技術密集型、資本密集型,不是創始人親自來帶,比較難,更不要說FF這種模式。國內做車的這種模式,不是創始人自己做都很難,像FF這樣造車,更難。

“首席產品官不是一個虛名”

《汽車商業評論》:國內也有造車新勢力已經做出車來的,感覺不太理想,當然他也說自己是首席產品官,但是首席產品官是不是應該做過成功的產品吧?

賈躍亭:是啊,首席產品官不是一個虛名。我們走了這么多年,很多產品都是世界上沒有先例的,都是我親自做出來的,當時做樂視網的時候,YouTube還沒有呢,Netflix也才剛剛開始,2007年才開始做流媒體。

我們(20)04年樂視網上線了,(20)03年我們技術就研發完了。這個,從很早就可以看出,樂視它本身是有一定領先性的企業,是產品領先性、戰略領先性,而不是簡單地跟隨型的企業。

(20)07年我們開始做硬體,做盒子,做電視,再做手機,再做汽車。你看到,無論是網際網路產品還是消費電子產品,再到下一代接下來做的汽車產品,從整個的歷程可以看出來,我們的理念還是一直希望是產品技術驅動的,商業模式變革驅動的,是兩個引擎。

所以,做產品不是我說是產品官就是產品官,而是真正的跟他的基因和經歷有關。像咱們的電視,這個好不誇張地說,每一款超級電視,截止今天,還是全球最領先的用戶體驗,最領先的產品設計,很多追隨者依然還在模仿我們。要想達到我們這樣的標準比較難,要構建一個完整的生態,它需要跨界能力非常高。

《汽車商業評論》:你說的這種電視好不只是產品造型設計得好。

賈躍亭:沒錯沒錯。造型設計、UI設計還只是具體的點,一個大的成功變革,它是一個完整的生態系統,需要硬體、軟體、內容、平台和網際網路套用五位一體,把這五個要素融合到一起。為什麼我們叫生態化反,是把五個不同領域的東西,打破它們的邊界,產生化學反應,創造出全新的元素,才能有全新的體驗,這個難度還是比較大的。

《汽車商業評論》:像你早年布置LePar,就是一種超前的做法,有點現在新零售的意思。不光是在天上,還要落地,線上線下結合。你的理念是夠超前的。

賈躍亭:沒錯。很多年前我創造很多模式,大家都在跟隨,這也是我們對產業的貢獻。雖然我們已經階段性的失敗了,但是我們並沒有輸。

失敗在於我們自身的戰略節奏失衡,我們資本的管理能力現金流管理能力沒有跟上,這兩個核心問題造成我們階段性失敗了。從另外一個維度來講,樂視贏了,至少模式得到了廣泛的借鑑,對推動產業整個的進步,也是帶來價值的。

對於我們自身來講,其實可以把我們過去所有成功的經驗和失敗的教訓拿到怎么做FF汽車上,對車的變革改進也是好事。

“我必須把債還了”

《汽車商業評論》:現在你是全心全意做汽車了?

賈躍亭:對,就是FF了。過去我個人和公司綁得太緊了,公司的很多債都是我個人擔保的。我必須把債還了。

《汽車商業評論》:你看了老孫最近說的話了嗎?我看他是想把樂視估價打到最低,然後再來收了。

賈躍亭:(未回答,下屬表示:老孫有老孫的想法)。

《汽車商業評論》:到年底要實現量產?

賈躍亭:這是我們內部的目標,今年底我們要出產品,進行廣泛的內測,當然,我們前期的測試做得還算可以吧,但還是要我們的超級冬粉,一些極客來進行廣泛體驗,共同改進我們的產品。第一批車主都是我們的冬粉。

這是和傳統的汽車廠商有區別,就是要迅速疊代、迅速改進和最佳化我們的產品。除了要像傳統廠家那樣進行的嚴格測試,我們需要真正到用戶手裡進行測試,必須在有了用戶真正的使用場景之後,這才是一個網際網路產品打造的方法。

《汽車商業評論》:這些小批量產品給美國的用戶呢還是也給中國的用戶?

賈躍亭:首先是美國的用戶。

《汽車商業評論》:現在最大的難點是什麼?

賈躍亭:供應鏈交付的時間。原因是兩個因素,去年我們資金鍊緊張了一年,去年一年其實我們停滯了,沒有太大的進展。這是一個原因。

另外一個原因,我們這車有足夠的創新、足夠的變革,整個的部件對於供應商來說都是全新的部件,從定義到研發到交付,難度遠遠高於它的標準件。這是一個客觀因素。

《汽車商業評論》:那今年能夠把供應鏈補齊嗎?

賈躍亭:應該差不多吧。會有巨大的難度,這種投入在西方企業中我覺得是比較少見的。很多人都是從別的公司來的,從我直接當CEO之後,我帶給大家的這種激情、網際網路的方法論,確實讓特斯拉來的人也感到吃驚,大家都有一股衝勁。

“磨難才是最好的淬鍊”

《汽車商業評論》:現在都是在一個船上往前沖了。你們所有的高官都沒有辦公室,你也是站在這裡辦公。

賈躍亭:(笑)。

《汽車商業評論》:你遇到了巨大的困難,去年的困難更巨大,但看你頭上沒有什麼白髮啊?你是不是沒有什麼焦慮?

賈躍亭:我經歷的這種生死時刻,跌宕起伏多了,整個樂視的發展史就是這樣。所以我對他們說,這可能是好事,磨難才是最好的淬鍊,都是為了下一步做得更好。

很多人來看我,尤其是國內的一些企業家來看我,覺得我應該自殺一萬次了,但是一看我,哎,不是這樣,完全相反。狀態一直沒有改變,很多年前就是這樣。

最主要兩個原因:一是你堅信你所創造出來的是別人創造不出來的價值,雖然我們犯了致命的錯誤,但是我們創新是非常非常多的,差異化的甚至是對整個產業下一代的發展,有著非常有探索意義的價值。只要創造價值,成功與失敗不能簡簡單單從一個維度來看。就是我剛才講的,你可能看著失敗了,但是我沒有輸。實際上創造了很多的價值。

第二點,我做一件事情,不是說做了覺得對不起產業,對不起別人,即使犯錯,也不是為了個人的利益來犯錯,而是,無論是經驗還是能力不足的地方,未來都可以改進或進化。

“很多人看到的只是表象”

《汽車商業評論》:但是現在還是有人認為你從股市上套現的錢沒有全部花到產業上去,認為你留小金庫了。你這個錢應該是花了一部分到汽車上去?

賈躍亭:汽車是一個方面,另外一個易到(花了)幾十億,手機我們燒了七八十億。

說實在的,樂視手機創造了多少奇蹟!(20)15年下半年到(20)16年上半年,這一年全球最成功的消費電子類品牌,就是樂視手機,出貨量1700萬台。沒有跨過這一關,導致燒了錢,白燒了。

如果跨過這一關,我們手機的研發負責人他現在深有體會,現在留下來的樂視手機用戶創造的硬體之外的網際網路價值遠遠高於其他任何一個品牌,但我們沒有跨過去。

《汽車商業評論》:但是你是虧著錢賣的啊?

賈躍亭:很多人看到的只是表象。這只是一個因素。虧著錢賣,我們電視也是虧著錢賣的,但是它的網際網路增值服務的收入會來得更快,它和內容關聯得更強,手機和內容的關聯度弱一點,但手機其他的網際網路增值服務來得更快,但是需要周期。虧著錢賣1700萬台,也不是容易的事。核心的原因不是虧了錢賣,它有很多創新點。

“贏面是100%,或者是99%”

《汽車商業評論》:現在要買一部後頭坐著很舒服的車不容易,FF 91感覺很舒服。

賈躍亭:我們不光是後頭要更舒服,我們的軸距三米二,我們后座座椅的後仰角達到155度,邁巴赫軸距將近三米七左右,後仰角才能達到135度,少20度。這是對產品定義和對空間的理解還是有本質的差別。

第二個,不僅僅是乘坐舒適性,更重要的是我們的FF91希望打造一個全新的第三生活空間,這是和所有的汽車廠商的區別。很多廠家還只是關注電動化,實際上電動化只是我們的一個基礎,更重要的是網際網路,我們考慮的是怎么樣在辦公室和家庭之外,手機之外,創造一個交通出行的網際網路生活。

FF 91,一打開車門就是螢幕的世界,這才是一輛真正的網際網路汽車,你上車之後就根本不願意去駕駛它,駕駛的樂趣放在了次要的位置,它提供的是真正的A到B之間的網際網路體驗,上車之後,根本就不用拿手機了。這就是我們非常核心的目標。路虎攬勝、賓士寶馬甚至特斯拉啊,這方面理念和我們有質的差別,他們還是把車當成了交通工具。

《汽車商業評論》:你想做的就是想讓用戶願意待在車裡。

賈躍亭:其實,我想要的就是你上了車,扔掉手機,這是一個新的網際網路生活空間。

《汽車商業評論》:你現在做這個車,贏面大概是多少?

賈躍亭:對我們這種非常願意挑戰未來的人來講,肯定是高度自信的。我認為,贏面是100%,或者是99%,還是我剛才說的理論,到底什麼是贏什麼是輸,你是不是真正地去推動產業的進步,還是說就是一個簡單的商人行為。毫不誇張地說,中國現在所有跨界造車的,都是商人行為。

但是,我們每一次的階段性失敗都是商人思維不足造成的,但絕對不能全部是商人思維。必須變革產業,推動進步,這是基本的一個信仰,再加上商人所謂,才是有價值。

整個網際網路跨界造車的浪潮是FF帶動起來的,其實,五年前我們就做這個事了,我們起的是一個風向標和旗幟的作用。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