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棗仁湯(酸棗湯)

2019-03-02 14:42:30

酸棗仁湯(酸棗湯)
(《金匱要略》)
[組成] 酸棗仁二升(12g) 甘草一兩(3g) 知母二兩(6g) 茯苓二兩(6g)
川芎二兩(6g)
!用法] 上五味,以水八升,煮酸棗仁得六升,內諸藥,煮取三升,分溫三服。
[功用] 養血安神,清熱除煩。
[主治] 虛勞,虛煩不眠證。心悸,盜汗,頭目眩暈,咽乾口燥,舌紅,脈細弦。
[病機分析] 虛煩不眠,原因甚多,有勞傷心脾所致者;有肝血不足,心神失養所
致者;也有因外感餘熱未盡,熱擾心神而致者。本方所治為肝血不足,虛熱內擾,心神
失養而致。肝藏血,血舍魂,心主神,肝藏魂,人臥則血歸於肝。尤怡謂:“人寤則魂寓
於目,寐則歸於肝”(《金匱要略心典》卷下)。肝血充足,魂能守舍,則夜寐安寧。《靈
樞.邪客》云:“陰虛則目不瞑。”虛勞之人肝氣不榮,肝血不足,則魂魄不能守舍,加之
肝為剛髒,內寄相火,陰血虛而生內熱,虛熱上擾則心神不寧,故見夜臥不安之“虛煩
不得眠”。肝、心為子母之髒,肝血不足,母令子虛,心失所養,則見心悸不安;肝陰
不足,陰不斂陽,則肝陽上亢,陽升風動,清空被擾,故見頭目眩暈;陰虛生內熱,虛
火上炎,故為咽乾口燥;陰血不足,陰虛內熱,迫津外泄,故為盜汗;舌紅,脈細弦,
均為肝血不足,陰虛內熱之象。

[配伍意義] 本方治證是為肝血不足,虛熱內擾,心神失養所致。宗《素問.陰陽
應象大論》“虛則補之”、“損者益之”之治療原則,當以養血補肝,清熱除煩,寧心安
神立法。《素問.六節髒象論》說:“肝者,罷極之本,魂之居也……以生血氣,其味酸。”
《素問。五臟生成篇》曰:“肝欲酸。”故方中重用酸棗仁,性平味酸,’人心、肝二經,養
肝血,安心神,《名醫別錄》卷1謂其“主煩心不得眠……虛汗煩渴,補中,益肝氣”,
為君藥。茯苓甘淡性子,人心脾腎經,“補五勞七傷……開心益智,止健忘”(《日華子本
草》卷u),寧心神。茯苓與酸棗仁相配,以加強寧心安神之效,為臣藥。《素問.髒氣
法時論》云:“肝欲散,急食辛以散之,用辛補之,酸泄之。”故用川芎之辛溫芳香,主
人肝經,以調暢氣機:疏達肝氣,與酸棗仁相伍,酸收與辛散並用,相反相成,補肝之
體。遂肝之用,具有養血調肝安神之妙,正如《本草綱目》卷14所說川芎乃“血中之
氣藥也,肝苦急以辛補之,故血虛者宜之;辛以散之,故氣鬱者宜之”,用為佐藥。,知
母苦甘性寒,人肺、胃、腎經,《日華子本草》卷7謂其“潤心肺,補虛乏,安心止驚
悸”,《景岳全書。本草正》卷48稱其“去火可以保陰,是即所謂滋陰也。故潔古、東垣
皆以為滋陰降火之要藥”;同時又可制川芎辛燥之性,亦為佐藥。方中甘草之用有三,
一者補益中氣,合茯苓可使脾能健運,以資氣血生化之源,即《金匱要略》 “夫肝之
病,……益用甘味之藥調之”之義;再者和緩肝急,與酸棗仁酸甘合化,養肝陰,斂浮
陽,正合《素問.髒氣法時論》“肝苦急,急食甘以緩之”之意;三者甘緩川芎之辛燥,
防其疏泄肝氣太過,即羅美所言:“緩以甘草之甘緩,防川芎之疏肝泄氣,所謂以土葆
之”(《古今名醫方論》卷1):以為佐使之用。全方配伍,共成養血安神,清熱除煩之
功。如此可使陰血得補,心神得養,虛熱得清,虛煩不眠、心悸之證可愈。
本方的配伍特點:是以酸收和辛散之品並用,兼以甘平之品配伍而成,體現了《內
經》治肝而用酸泄、辛散、甘緩之治療原則。
[類方比較] 本方與歸脾湯均有養血安神的作用,用治心血不足之失眠、心悸等
證。但本方重用性子味酸之酸棗仁養血安神,配伍芳香辛溫之川芎調氣疏肝,酸收與辛
散並用,具有養血調肝之妙,為養血安神,清熱除煩之劑,主治肝血不足,虛火內擾心
神所致心煩失眠,頭暈目眩,脈弦細等證;歸脾湯則是心脾同治,重點在脾,使脾旺氣
血生化有源;氣血並補,重在補氣,意在生血,血足則心有所養,主治心脾兩虛,氣血
不足,心失所養之心悸失眠、神疲食少等證。
[臨床運用]
1.證治要點 本方為治療肝血不足,虛熱內擾,心神失養所致虛煩失眠之重要方
劑。臨床以虛煩不眠,心悸,盜汗,頭目眩暈,舌紅,脈弦細力證治要點。
2.加減法 若心煩不眠,屬肝血不足,陰虛內熱較甚者,合二至丸或加生地黃、
玄參、白芍等,以養血滋陰清熱;兼見盜汗甚者,加五味子、白芍、浮小麥以安神斂
汗;心悸較重者,加龍齒、龜甲、珍珠母等以鎮驚安神;心悸多夢,時有驚醒,舌淡,
脈細弦,屬心膽氣虛者,可加黨參、龍齒以益氣鎮驚;如精神抑鬱,心煩不眠較甚者,
可合甘麥大棗湯加夜交藤、合歡皮以緩肝安神解郁,或加入合歡花、夜交藤、石菖蒲、
鬱金等解郁安神之品,療效更好。
3.神經衰弱、高血壓病、心臟神經官能症、陣發性心動過速、更年期綜合徵及精
神障礙如憂鬱症、焦慮性神經症、精神分裂症妄想型、肝豆狀核變性精神障礙等,證屬

肝血不足,虛熱內擾,心神不安者,可用本方加減治療。
[源流發展] 本方源於《金匱要略.血痹虛勞病脈證並治第六》,原名酸棗湯,《醫
門法律》卷6始稱之為酸棗仁湯,乃酸棗湯之異名。為虛勞病虛煩不得眠者而設,方證
病機雖與心、肝二髒有關,但病變核心在肝。仲景遵《內經》治肝而用酸泄、辛散、甘
緩的組方宗旨,用藥酸辛兼備,相反相成,甘和緩急,調肝養心,用治心悸虛煩不眠,
較之單純的養血安神之劑,其配伍方法更具特色。酸棗仁湯所昭示的以酸棗仁配伍川
芎、茯苓、甘草的組方結構,對後世養血調肝安神法的運用具有深遠的影響。大凡治療
心肝血虛、心悸失眠證候之方,多宗酸棗仁湯立意或由該方加減衍化而成。如《外台秘
要》卷17載《深師方》治療虛勞不得眠,煩不可寧之小酸棗湯,即於本方中加生薑二
兩。因生薑能“通神明”(《神農本草經》卷上),且辛散通達,暢行氣血,增強了原方
的調肝安神之功。《太平聖惠方》卷3用治膽虛冷,精神不寧,頭目昏眩,恆多畏恐的
酸棗仁散,亦仿酸棗仁湯之義,以行補兼備的當歸易過於辛香走散的川芎,平肝明目的
菊花易寒涼的知母,加人參、黃芪、熟地黃、白芍藥補養氣血,柏子仁安神定志,復加
質潤不燥的防風辛香舒肝,辛散宣達之羌活“瀉肝氣”,故其更適合於血虧較甚而虛火
不旺的失眠眩暈之證。《太平聖惠方》卷3所載酸棗仁散,亦繫於酸棗仁湯基礎上衍化
而成,方中重用酸棗仁和川芎,以甘寒之桑白皮易知母,加羚羊角、菊花平肝熄風止
痙,羌活、防風祛風止痛,且防風又能疏達肝氣,用治肝風,見有筋脈拘攣,四肢疼
痛,心神煩而不得眠者,具有養血平肝,祛風止痙之功。《類證活人書》卷18治傷寒,
經吐下後,虛煩不眠,心中懊儂的酸棗湯,則於本方中加乾薑溫胃和中,麥門冬滋陰增
液,並制乾薑之溫燥。
[疑難闡釋] 關於酸棗仁的生用熟用問題 本方酸棗仁是生用抑或熟用,歷來為醫
家所重視,《本草綱目》卷36云:“其仁甘而潤,故熟用療膽虛不得眠……,生用療膽熱
娜民。”《本經逢原》卷3曰:“酸棗仁,熟則收斂精液,故療膽虛不得眠,煩渴虛煩之
證。”一般認為酸棗仁炒用舒肝醒脾,引血歸肝而養心,以收安眠之效;棗仁生用,治
嗜睡。但從目前臨床套用情況及藥理實驗研究結果來看,二者治療失眠症同樣有效,其
主要藥效在於所含油脂,故只宜微炒。在使用時,為使有效成分溶出,可搗碎人湯劑。
[方論選錄]
1.喻昌:“虛勞虛煩,為心腎不交之病,腎水不上交心火,心火無制,故煩而不得
眠,不獨夏月為然矣。方用酸棗仁為君,而兼知母之滋腎為佐,茯苓、甘草調和其間,
芎勞人血分,而解心火之躁煩也。”(《醫門法律》卷6)
2.徐彬:“虛勞虛矣,兼煩是挾火,不得眠是因火而氣亦不順也,其過當責心。然
心火之盛,實由肝氣鬱而魂不安,則木能生火。故以酸棗仁之人肝安神最多為君;川芎
以通肝氣之郁為臣;知母涼肺胃之氣,甘草瀉心氣之實,茯苓導氣歸下焦為佐。雖曰虛
煩,實未嘗補心也。”(《金匱要略論注》卷6)
3.羅美:“《經》曰:肝藏魂,人臥則血歸於肝。又曰:肝者,罷極之本。又曰:陽
氣者,煩勞則張,精絕。故罷極必傷肝,煩勞則精絕,肝傷、精絕則虛勞虛煩不得臥明
矣。棗仁酸平,應少陽木化,而治肝極者,宜收宜補,用棗仁至二升,以生心血,養肝
血,所謂以酸收之,以酸補之是也。顧肝鬱欲散,散以川芎之辛散,使輔棗仁通肝調
營,所謂以辛補之。肝急欲緩,緩以甘草之甘緩,防川芎之疏肝泄氣,所謂以土葆之。

然終恐勞極,則火發於腎,上行至肺,則衛不合而仍不得眠,故以知母崇水,茯苓通
陰,將水壯、金清而魂自寧,斯神凝、魂藏而魄且靜矣。此治虛勞肝極之神方也。”
(《古今名醫方論》卷1) 、
4.張璐:“虛煩者,肝虛而火氣乘之也,故特取酸棗仁以安肝膽為主,略加芎勞以
養肝,茯苓、甘草培土以榮木,知母降火以除煩,此平調土木之劑也。”(《張氏醫通》
卷2)
5.尤怡:“人寤則魂寓於目,寐則魂藏於肝。虛勞之人,肝氣不榮,則魂不得藏,
魂不得藏故不得眠。酸棗仁補肝斂氣,宜以為君。而魂既不歸,容必有濁痰燥火乘間而
襲其舍者,煩之所由作也。故以知母、甘草清熱滋燥;茯苓、川芎行氣除痰,皆所以求
肝之治,而宅其魂也。”(《金匱要略心典》卷上) .
6.王子接:“虛煩、胃不和、膽液不足,三者之不寐,是皆虛陽混擾中宮,心火炎
而神不定也。故用補母瀉子之法,以調平之。川芎補膽之用,甘草緩膽之體,補心之母
氣也;知母清胃熱,茯苓泄胃陽,瀉心之子氣也。獨用棗仁至二升者,取酸以人心,大
遂其欲而收其緩,則神自凝而寐矣。”{《絳雪園古方選注》卷中)
7.張秉成:“夫肝藏魂,有相火內寄。煩自心生,心火動則相火隨之,於是內火擾
亂,則魂無所歸。故凡有夜臥魂夢不安之證,無不皆以治肝為主。欲藏其魂,則必先去
其邪。方中以知母之清相火,茯苓之滲濕邪,川芎獨人肝家,行氣走血,流而不滯,帶
引知、茯搜剔而無餘。然後棗仁可斂其耗散之魂,甘草以緩其急悍之性也。雖曰虛勞,
觀其治法,較之一於呆補者不同也。”(《成方便讀》卷2)
8.曹家達:“酸棗仁湯之治虛煩不寐,予既屢試而親驗之矣。特其所以然,正未易
明也。胃不和者寐不安,故用甘草、知母以清胃熱。藏血之髒不足,肝陰虛而濁氣不能
歸心,心陽為之不斂,故用酸棗仁以為君。夫少年血氣盛,則早眠而晏起;老年血氣
衰,則晚眠而晨興。酸棗仁能養肝陰,即所以安神魂而使不外馳也。此其易知者也。惟
茯苓、川芎二味,殊難解說。蓋虛勞之證,每兼失精、亡血,失精者留濕,亡血者留
瘀。濕不甚,故僅用茯苓;瘀不甚,故僅用川芎。此病後調攝之方治也。”(《金匱發
微》)
9.金壽山:“此即陰虛虛勞之證治。陰虛者陽勝,陽盛則生熱,故用知母、甘草以
清熱滋陰;本方用棗仁為主藥,因見症虛煩不得眠,陰液不足,心不藏神,肝不藏魂,
神魂不藏,則虛煩不寐,故以棗仁斂液藏魂為君;酸棗仁合甘草,甘酸化陰,治其陰
虧;棗仁合知母,酸苦泄熱,治其虛煩;尤妙在茯苓、川芎二味,因為陰虛則火盛,熬
津液而為痰,痰阻於中,膽氣不舒,也是造成煩而不寐的原因,茯苓除痰而不燥,川芎
能舒肝膽之氣。燥痰一化,膽氣得舒;陰液既充,煩熱亦解。所謂欲化其痰,必清其
火;欲清其火,必滋其陰是也。《金匱》這一法,可謂給治陰虛熱度出金針。”(《金匱詮
釋》)
[評議] 諸家對本方治證的病機有以下幾種認識:①“為心腎不交之病,腎水不能
上交心火,心火無制,故煩而不得眠”,以喻昌為代表。②胃不和則臥不安。其中王子
接認為“虛煩、胃不和、膽液不足,三者不寐,是皆虛陽混擾中宮,心火炎而神不定
也。”曹穎甫則認為是與胃不和、肝陰虛、心陽不斂有關。③肝血不足,心失所養,虛
火內擾。徐彬、羅美、張秉成等皆持此觀點。本方所治虛勞虛煩不得眠,從方中藥物組
成看,知母苦寒質潤,雖能滋陰,但功力不足,而降火之力有餘,重用養肝血安心神的
酸棗仁為君,配以辛散疏達之川芎以養血調肝,可知病證主要與心、肝有關,但重點在
肝。
[驗案舉例]
1.失眠 《蒲園醫案》:某女,32歲。1936年仲冬,因久患失眠,諸藥不效。形容
消瘦,神氣衰減,心煩不寐,多夢紛紜,神魂不安,忽忽如有所失,頭暈目眩,食慾不
振,舌絳,脈象弦細,.兩顴微赤。此乃素稟陰虛,營血不足,營虛無以養心,血虛無以
養肝,心虛神不內守,肝虛魂失依附,更致虛陽上升,熱擾清宮所致。議用養心寧神
法,以酸棗仁湯加人參、,珍珠母、百合花、白芍、夜交藤,水煎。另用老虎目睛五分,
研末沖服。連服13劑,便能酣臥,精神內守,諸證豁然。
按語:此虛煩不得眠證也。由於營陰素虧,內熱躁擾。故方用酸棗仁湯加珍珠母之
潛以安魂,老虎目睛之靜以定魄,百合花朝開暮合,具晝夜之機宜,夜交藤左右相交,
取陰陽之交感,白芍可斂戢肝陽。俾木平火降,神魂不擾,則夢寐安寧。
《金匱要略指難》:某女,49歲。1982年工O月因患濕熱病後,出現心煩不安,夜間
入睡困難,心中煩熱甚,口乾咽燥,夜間尤甚,身體消瘦,納差,但白晝精神尚可。舌
紅苔根薄黃乏津,脈弦細而數。此為心肝陰虛之失眠,用滋養心肝陰血之酸棗仁湯加
減:酸棗仁15g(乾炒研細,晚上睡前沖服),百合30g,知母12g,甘草工.5g,北沙參
15g,麥冬20g,丹參20g,生谷芽20g。囑服2—6劑。一周后複診,病人服上方2劑
後,已能人眠,但易驚醒,醒後難入睡;服6劑後,睡眠飲食正常,夜間煩熱亦消失,
僅大便略乾燥,舌脈同上。繼將上方加柏子仁20g,再服4劑,以鞏固療效。
按語:本病例體質陰虛,加之用腦,暗耗心肝之陰,又因患濕熱證前醫用苦溫化濕
之藿香正氣散加減服兩劑後,濕邪雖解,而陰虛內熱更甚。肝陰耗而魂不斂,肺陰傷而
魄不藏,心陰損而神不寧。故用上方加減,藥中病機而收效。
2.夜半驚恐 《河北中醫》(1984,4:3):某女,40歲。夜間每及1l時至翌晨3時即
感驚恐不安,如被捕逐之狀,難以入睡,移時即安,一如常人,每夜屆時而作,已逾旬
日,經服硃砂安神丸及西藥等不效。診見面色蒼晦,頭暈目眩,神疲乏力,納呆,舌邊
尖紅,少苔,脈沉弦細數無力。此乃肝血不足,膽虛神搖之證。治宜養血柔肝,益膽寧
神。以酸棗仁湯出入:酸棗仁12g,白茯苓、知母各log,川芎、甘草各6g,夜交藤
20g,生龍骨、生牡蠣各30g。煎服2劑後心神漸感寧謐,夜寐轉佳。效不更方,前方
續進3劑,驚恐消失,夜能安臥,頭暈目眩亦除而愈。
按語:夜間兒時至翌晨3時,乃少陽膽與厥陰肝之精氣輸注之時。膽附於肝,一
陰一陽,互為表里。肝主藏血,體陰而用陽;膽主決斷,為中正之官。肝血不足則膽氣
虛怯,虛無所定,神無所主,故適其精氣輸注之時而發病。以酸棗仁湯養肝血、補肝
陰,俾肝血充盛,膽氣壯旺;輔以龍骨、牡蠣、夜交藤以鎮靜安神,故驚恐不寐,頭暈
目眩等症能瘥。
3.狂症 《陝西中醫》(1985,7:316):某女,12歲。因考試不及格被父母責罵後精神
失常半年,被迫停學,到處亂跑,哭罵不休,夜不能眠,大小便不避人,服藥不效,舌
淡苔膩,脈律紊亂。此乃情志內傷,心神紊亂。以酸棗仁湯加味:炒棗仁12g,知母、
茯苓各9g,川芎、甘草各6g(茯苓、甘草用硃砂拌)。煎服3劑後症狀改善哭鬧妄動減

少;服10劑後症狀控制。原方茯苓改茯神,甘草不再用硃砂拌,服30劑症狀全消,能
照常上學。 、
4。夜遊症 《陝西中醫))(1985,7:316):某男,11歲。患兒經常夜間不眠,不自主地
運動,自語不休,有時睡中突然起床,下地走動。白天除精神疲倦外,無其他異常。近
日發作頻繁而就診。舌淡紅,脈數。此乃心陰不足,心氣有餘所致。治宜滋陰養血,寧
心安神。方以酸棗仁湯加味:炒棗仁12g(打),知母9g,茯苓10g,川芎、甘草各6寓,
鮮豬心一具。泔水煎,每日午後、傍晚各1次。服5劑症減,已能安睡,發作少,時間
亦短,舌脈已和。繼服5劑,症狀控制。隨訪3個月尚安。 ’
5.夜間抽風 《陝西中醫》(1985,7:316):某男,7歲。患兒半年來經常抽風,近Et
白天亦發,四肢抽動,上肢為重,每次數分鐘,不吐白沫,神清疲倦。頸軟,口苦,舌
淡紅,苔黃膩,脈弦細。此為肝膽濕熱,擾亂心神。治宜利膽靜心。方以酸棗仁湯加
味:炒棗仁10g,知母、川芎、茯苓各9g,甘草6g,人寶(人膽結石醋泡3天以上可
用)15g。煎後加藕汁15m1。3劑後複診,白天驚平,夜仍有復發。再服10劑,晚上亦
平。
6。胸痹(冠心病) 《蒲輔周醫療經驗》:某男,52歲。心前區絞痛頻發,兩次住院,
心電圖不正常,確診為冠心病。睡眠不好,只能睡3—4小時,夢多心煩,醒後反覺疲
勞;頭痛,心悸,氣短,不能久視,稍勞則胸悶,隱痛。脈沉遲,舌邊緣燥,中有裂
紋。由操勞過度,腦力過傷,肝腎漸衰,心肝失調,治宜調理心肝:酸棗仁15g,茯神
9g,川芎4.5g,知母4.5g,炙甘草3g,天麻9g,桑寄生9g,菊花3g。五劑藥後睡眠
好轉,頭痛減,脈微弦,右盛於左,舌同前。原方加淡蓯蓉12g,枸杞子9g。再診,睡
眠好,心臟亦穩定,未犯心絞痛,脈兩寸和緩,兩關有力,兩尺弱,舌下無苔。原方去
知母、天麻、桑寄生、加黃精12g,山萸肉6g,山藥9g,五劑,桑椹膏每晚服15g。並
制丸藥,滋養肝腎,強心補腦,以茲鞏固。丸劑:人參、白朮、菊花、茯苓、茯神、麥
冬、廣陳皮各9g,枸杞子、山藥、山萸肉、蓯蓉15g,川芎、遠志各6g,生地、黃精
各30g。共研為細末,煉蜜為丸,每重9g,早晚各服1丸,溫開水送服。
按語:本案之心絞痛系操勞過度,肝腎漸衰,心肝失調,以致氣血不暢,心失所養
而為。是以方用酸棗仁湯調養心肝,疏達血氣,復加桑寄生、肉蓯蓉、枸杞等滋補肝
腎;待府情向安,繼以滋養肝腎,強心補腦之丸劑調理而愈。
7.自汗 《蒲輔周醫案》:某女,48歲。患者素有頭暈,目眩,多汗,一星期前突然
昏倒,不省人事,當時血壓80/20mmHg。經醫務所大夫急救,很快即醒,後仍有心慌,
氣短,頭暈,目眩,嗜睡,汗多,以夜間汗出更甚,食慾尚可,二便及月經正常。曾經
針灸治療2月余,並服過歸脾湯加續斷、巴戟天、牡蠣、浮小麥、枸杞子、小茴香等,
未見顯效。診脈兩尺沉細有力,兩關弦數,舌質正常無苔。認為屬肝熱陰虛,肝陽不
潛,兼心血不足,治宜滋陰潛陽,兼養血寧心。酸棗仁湯加味:酸棗仁、白蒺藜、女貞
子各9g,珍珠母(打)石決明、龜甲(打)各12g,知母、川芎、炙甘草各3g,懷山
藥、牛膝、地骨皮、茯神各6g。藥後諸症見好,汗出大減,尚有心慌及疲乏感,飲食
及二便正常。改為丸劑,以滋陰養血為主而緩治之。柏子仁(炒)、乾地黃各60g,麥
冬24g,枸杞子、玄參、地骨皮、炒棗仁各30g,當歸、石菖蒲、茯神、炙甘草各18g,
共研細末,煉蜜為丸,每重9g,每日早晚各1丸。以後漸愈,恢復正常。

8.胃痛 《古方今用》:某女,38歲。患胃脘疼痛,連線胸脅,劇痛難忍,並伴有嘔
時吐黃綠色苦水,脈弦有力。辨證為肝氣犯胃,曾用大、小柴胡湯治之無效。考慮到病
久即虛,同時患者又伴有失眠症狀,故改用酸棗仁湯治之:酸棗仁30g,甘草3g,知母
6g,川芎3g。先煎酸棗仁,後人諸藥,再煎分z次服。2劑。二診:患者服上藥2劑
後,胃脘脹痛減輕,嘔吐黃水減少,亦不再失眠。繼用上方,連服八劑後,諸症消失,
病告痊癒。
按語:《金匱要略》云:“夫肝之補,補用酸。”本方為治虛勞虛煩不得眠之證,該患
者胃痛連及胸脅,並口吐黃綠水,故知為肝胃病變,又因病久必致虛,故用之而獲效。
9.不孕症 《成都中醫學院學報》(1986,1:24):某女,30歲。平素體虛,頭暈失眠,
婚後6年未孕。月經提前,血量少暗。經前乳房隱痛,胸悶不舒,經後頭暈乏力,心悸
倦怠,舌質紅,苔微黃。曾在醫院診為原發性不孕症。經中西藥治療無效。此為陰虛內
熱兼氣血郁滯之證。治宜滋陰清熱,佐以調氣和血,方用酸棗仁湯加味:酸棗仁12g,
川芎lOg,知母、當歸各15g,川續斷、杜仲各12g,枳殼8g,茯苓18g,甘草5g。煎
服20劑自覺症狀基本消除,惟經量仍少。仍以前方加減,於每次月經前服3劑,連服
3月後,經量正常,並於半年後懷孕。其後足月順產一男嬰。
按語:婦人以血為本,沖為血海,任主胞胎,肝主藏血,又主疏泄,平素陰血不
足,血海不充,則月經失調;由經前乳房隱痛,胸悶不舒,可知有肝鬱不疏之變,治當
滋陰養血,調氣和血,故用調肝養血之酸棗仁湯加味獲效。
[臨床報導]
1。神經衰弱 本方主要用於治療失眠症,尤以對肝血不足,虛火內擾之虛煩不眠
及老年虛弱患者之失眠療效為佳。據報導以複方酸棗仁湯治療以失眠、煩躁不安為主症
的神經衰弱患者129例,病程自1月至5年以上不等,服藥3--50劑,炒棗仁每劑18—
90g,加滋腎養肝、鎮驚安神之品,取得了滿意效果。另以本方分解成棗甘合劑(僅取
酸棗仁45g、甘草4.5g)治療失眠症60例,以及採用酸棗仁粉6g睡前沖服治療20例,
結果其中64例之失眠有改善,但對頭痛、頭暈、煩躁等症狀無明顯效果l”。
2.更年期綜合徵 本方對更年期綜合徵以虛煩不眠,心悸,手足心熱,肢麻震顫,
憂鬱,心神不定,面部烘熱感等為主要表現者,療效較好。有報告用本方加磁石、生
地、夜交藤等治療更年期綜合徵屬心肝血虛者,療效滿意c23。
[實驗研究]
1。催眠作用 本方有較好的鎮靜、催眠效果。日本以健康成年男性為對象,服用
本方lOg/~,連續2周,採用給藥前、中、後睡眠的多種描記,並結合主觀評價進行
觀察。結果表明在整個實驗期間,服藥者的入睡度、熟睡度、覺醒爽快感均較好L3j。
2.低壓缺氧試驗(預防高原反應作用) 模擬海拔1800米,以小鼠在減壓缺氧情
況下存活率和腦組織氧耗量,觀察複方酸棗仁丸(即酸棗仁湯加北五味子)提高機體抗
缺氧耐力的作用。實驗結果表明,本方確有減輕急性高原反應程度的功效,能明顯減少
頭痛、眩暈等主要急性症狀的發生率,具有預防作用。炒棗仁組作用顯著強於棗仁
組[“。
[附方] 定志丸(《雜病源流犀燭》卷6) 人參 茯苓 茯神各三兩(各90g) 菖
蒲 姜遠志各二兩(各60g) 上為末,硃砂一兩半(45g)為衣,蜜丸。功用:補心益

智,鎮怯安神。主治:心氣不足,心怯善恐,夜臥不安。
本方所治之證,當屬心氣不足所為。原書載其“治勞心膽冷,夜臥不寐者”。心氣
不足,心神失養,則心怯善恐,夜臥不安。治當補心益智,安神定志。主用人參養心安
神益智,茯苓、茯神、遠志安神定志,菖蒲開心竅,硃砂鎮心安神。諸藥合用,配伍適
宜,是一首較好的補心益智,安神定志之劑。
本方與酸棗仁湯均有滋養安神之功,但本方重用人參、茯苓、茯神益氣補心為主,
治療心氣不足的心怯善恐,夜臥不安證;酸棗仁湯重用酸棗仁補肝養血寧心為主,配以
知母清熱除煩,治療肝血不足,血不養心,虛熱內擾之虛煩不眠證。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