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不好,是你讀書少!

2019-02-13 21:09:02

編前語:還記得前段時間《中國詩詞大會》這個節目,年僅16歲的武亦姝奪冠,董卿秀滿腹經綸,引起了網際網路的一波熱潮。

無論是節目的火爆,還是武亦姝的一夜成名,這些倒是次要的,這個節目和話題,讓國人開始很用心地去品味中國古詩詞的蘊味和美麗。

很早就有“詩畫不分家”之說,或許我們早已不陌生,它向我們表明:“詩”與“畫”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既然如此,與“畫”同為視覺系的攝影,與“詩”也一定有著共通之處,儘管三者有著明顯的區別。中國的唐詩宋詞浩如煙海,博大精深,我們為何不嘗試從中汲取一絲精華,以啟發我們學習攝影的思維方式呢?

為何有些人攝影技藝高超,但拍出來的東西缺少一種情感或是涵養?

為何有些人無論怎么拍照片,都傳達不了一種情感?

為何你無論怎么拍,都像是隨手拍,沒有意境?

那是因為你缺少一種審美的訓練和情趣的積累,缺少一種厚積薄發的力量和涵養。好的攝影創作者,一定需要對生活的獨特見解或想像,甚至是感性的。

如果只是把所謂的“技巧”放在學習攝影的重要位置,是很難達到較高的層次的。

今天,我們非常榮幸邀請到了戴德文老師——一位集攝影教學與詩詞研究特長的老師。來為我們系統解析如何從中國的詩詞藝術中學習攝影,建議大家用心去學習。

以下,我將嘗試從唐詩宋詞中截取幾個“小切片”,淺談一下我在其中得到的有關攝影的啟發。

唐詩宋詞中的意象

眾所周知,中國的唐詩宋詞常以“意境之高”取勝,而詩詞中的“意境”則是通過“意象”巧妙的構建得來。那么意境和意象都指的是什麼?意象,是指詩詞歌賦中所指代的具體事物和對象,而意境則是指由這些“意象”所營造出來的一種意蘊和境界。

先來欣賞一首運用了經典意象的唐詩,柳宗元的《江雪》:

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
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

詩人只是用了千山、鳥、孤舟、翁、寒江、雪等一些簡單的意象,就為我們勾勒出了一幅寫意山水畫 。從詩的結構來看,前兩句描繪的意境是,詩人仿佛運用了廣角鏡頭,用航拍的視角為我們展示了這么一幅壯麗畫面:遠山連綿不絕,山路蜿蜒,線條優美,人跡罕至。後兩句則運用了長焦鏡頭進行“特寫”,將畫面定格在獨釣的老翁上。

從詩中得到的啟發:

不同的拍攝視角可以表現不同的視覺效果,拍攝時要注意近景、遠景的配合,利用景深、焦距的控制來突顯主體。

>>>>

【套用策略】:


1、遠景、中景和近景三者互相影響,拍攝時注意焦點和景深的控制,若中景和遠景對你所表現的近景有襯托作用,則不能使用太大的光圈,避免過度虛化;

2、表現遠處廣闊、壯麗的風景時,通常使用廣角焦段+小光圈的組合;

3、詩中“意象”並非可有可無,而是詩人為表現主題而甄選出來的。同理,在攝影中,我們可以通過等待時機、變換場所、改變角度等方法,使畫面中元素之間不至於太突兀,表現出違和感,喧賓奪主。

來看一幅我拍攝的小作,暫且命名為《春意鬧》:

春意鬧

表現初春的氣息或許有很多種方法,但在這張我拍的相片中,我只選取了山腳湖邊的一隅,以桃花為近景,拱橋為中景,遠山為遠景,焦點放在桃花的花瓣上。開始時我在那裡從不同角度拍了很多張,但並不滿意,總感覺少點什麼,直到我等來了飛舞的蜜蜂,畫面才多了一絲生機。在我看來,此時的蜜蜂是表現春意之“鬧”不可或缺的“意象”。

唐詩宋詞中的對仗


對仗,又稱對偶,是指文學作品的一種創作手法和修辭規則,前後兩句(出句和對句)的語法結構相同。

如王維《山居秋瞑》中的兩句:

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竹喧歸浣女,蓮動下漁舟。

“明月”與“清泉”,“松間”與“石上”,“歸”與“下”,“浣女”與“漁舟”,工整對仗,給人以節奏感與韻律美。

從詩中得到的啟發:

詩詞中用語言進行對仗,攝影中則可以利用線條或畫面進行對稱構圖,如軸對稱、中心對稱等,均可以展現一種韻律之美。

>>>>

【套用策略】:


1、對稱構圖通常可以套用在建築攝影或被攝物體本身有對稱屬性的場景中

2、除了線條、幾何圖形這種狹義上的對稱,人物表情、動靜之間的對比或呼應,都可以視為一種廣義上的對稱。

《中心廣場的夜色》

此圖攝於東莞行政中心廣場,我直接利用了後者本身具有軸對稱的特性進行構思,加上湖中倒影,加強了對稱的形式感。

唐詩宋詞中的留白


留白,可以說是中國詩詞與中國山水畫中的最重要的特點之一,它不僅讓畫面更簡潔,同時也表現出一種“禪”的哲學意味。王維的詩便有這種特色,如《鹿柴》:

空山不見人,但聞人語響。返景入深林,復照青苔上。

詩人沒有用太多的筆墨去描述山林,只用“人語響”來突顯山林的空曠和安靜,畫面雖然沒有出現人,卻能讓人感受到“人在深林中細語交談”的情景。大量的留白,給人以想像的空間。

從詩中得到的啟發:

攝影是一種“減法”藝術,取景構圖時,絕對不要讓畫面充斥太多的視覺元素,必須學會斷舍離,給畫面適當的留白,既有利於表現主體,又可以讓畫面布局更簡潔,還可以讓視覺上多一些“呼吸空間”,而不至於侷促和壓抑。

>>>>

套用策略】


1、通過轉變角度,儘量避開繁雜的背景;

2、利用淺景深,將不必要的事物虛化掉;

3、通過後期合理裁剪。

《格桑花》

用較低的機位進行仰拍,避開了混亂的雜草,用乾淨的藍天作為背景。

以下這幅則使用了廣義上的留白:

小荷才露尖尖角

面對滿池的荷花,想要找個有趣的角度去表現它,確實不容易。我路過池邊時,剛好看到一隻蜻蜓立在一朵尚未綻放的荷苞上,立刻抓拍了下來。詩人楊萬里早已給了我們現成的教材: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頭。捨棄滿池的荷花,只用一朵小荷的“尖角”作為拍攝主體,其餘留白,避免拍出毫無特色、千遍一律的相片。

唐詩宋詞中的色彩


詩可言畫,畫可入詩。在詩中加入“色彩”,可以使詩更有表現力、更有畫面感,令人遐想。唐詩宋詞中有關色彩的精彩詩句,不勝枚舉。比如:

(1)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楊萬里《曉出淨慈寺送林子方》)

(2) 日出江花紅勝火,春來江水綠如藍。(白居易《憶江南》)

詩中都使用了一組對比色:綠與紅。對比色,也稱作是補色,即在色相環(見下圖)中互呈180度的兩種顏色。在繪畫和圖形設計中,使用補色是重要技巧,適當使用補色能在視覺上產生突出的效果。攝影作為視覺系的光影藝術,當然也離不開色彩的運用。

美術中的十二色相環 (註:上圖源自維基百科)

在詩中得到的啟發:

1、學會運用對比色(即補色),比如藍色與橙色,綠色與紅色,以達到突出主題的效果;

2、學會使用冷色(綠、藍、黑)與暖色(紅、黃、橙)的對比,增強視覺效果。

風雨夜歸人

這張相片是我在一個雨夜裡隨手抓拍的,雖然雨中人已經明顯“跑焦”了,但我意外地發現,那恰到好處的“跑焦”正好可以表現路人在風雨歸途中的匆忙。最重要的一點是,我很喜歡那雨後路面反射的七彩街燈,在慢快門作用下已經虛化成了油畫的質感,與街燈相映成趣。

結語


唐詩宋詞和攝影都是關於“美”的藝術,一切美好的事物都值得拿來借鑑和學習。多欣賞一些經典的唐詩宋詞,培養我們的“美感”,對我們學習攝影、提高審美意識,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

以上便是本人在一些唐詩宋詞中獲得的有關攝影學習的小啟發,如有不當之處,還望斧正。

文章的最後,再來欣賞一首意境和韻律都非常優美的唐詩,李商隱的經典之作《夜雨寄北》。

感謝大家的閱讀。附上戴老師的字畫一幅供大家欣賞。

大叔說:

學習手機攝影,在乎於“技”,也在乎“藝”。一味模仿別人,東施效顰去胡亂堆積後期特效是做不了高層次的攝影的。多閱讀,多讀好書。文學,天文,地理的書,多看一看,多走一走,才能積累人生閱歷,提升一個人的文學涵養,故而才能用攝影設備創作出令人共鳴的攝影作品。感謝戴老師的啟迪!

圖文|戴德文

發布|玩轉手機攝影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