階層有沒固化?

2019-02-16 09:45:40

圖:Theodor Severin Kittelsen

過去的時光總是顯得美好。

這由兩個因素造成,一是記憶偏差,記憶大多時候是騙人的,最後成為虛構。

還有就是一定程度的抑鬱,過度的自我主義者,無法接受當下的自己,這種焦慮要發泄,他就會不停地回憶美妙的過去,在重述中,過去越來越美妙,當下的分量越來越輕,越來越醜陋。

一個人陷入懷舊無法自拔,就吸乾了他向前的力量,進入自我摧毀的循環。

人進入中老年,路徑依賴加重,改變的可能性變小,體能下降,腦子也趨於僵化,此時很容易患懷舊心理疾病。

不是說所有中老年都如此,只是說年齡越長,患病率越高。

如果得病者具有比較強的抒情能力,那就會害人,他能把病態描述成常態,接受的人,得付出的時間成本、心智成本。

王小波寫過一工友請假的事:他請假的理由是:今天身體不舒服,看天天是藍的,拉出的大便是黃的。領導正要同意時,發覺不對,正常人不都這樣嗎?

身體正常,就不要裝病。按現在的認知水準,這工友不是純心搞笑,就是精神有點問題。

換言之,對正常的事,過分大呼小叫,精神都有點問題。

最近不停有讀者留言讓寫階層固化的事:是不是像很多人所說的,階層固化了,上升通道封閉了?

最近關於北京房價的議論,又似乎成為例證:你看,多可憐,有人奮鬥多年一套北京房子都買不起,或有人索性賣了北京的房子回到故鄉……

這個例證,觸到很多人痛點,然後就接受了階層固化的觀點。如果你是年輕的受害者,那挺遺憾的,“怎么奮鬥都沒用”的心理暗示,將徹底扼殺你的鬥志,還真把人固化在溝底了。

我的觀點先亮出來:階層沒有固化,上升通道沒有關閉。而且,通道是前所未有的寬。抓住這機會。

先來普及一個經濟學常識:得到一件商品,你必須付出代價,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也就是說,任何一件商品,都有人因為付不出代價,而得不到,身無分文,你連一元店也逛不了。

從這條常識可以得出:“有人奮鬥多年一套北京的房子都買不起”,是毫無意義的感嘆,很多人買不起北京的房子是正常的,像“看天天藍”一樣正常。想買得起?多賺錢。賺不到足夠的錢?那是因為自己不值錢。

有人不想在北京呆了,賣房走人,有人不懼北京房價,進京創業。這都是正常的市場行為,價格是最好的調節器。無論賣和買,都是自願的,不存在什麼傷害。就像“大便是黃的”一樣,不值得特別關注。

市場經濟,什麼都可以定價,這一直被知識分子譴責,被大眾咒罵。似乎市場經濟得太多,市場少一點,就能回到人人在北京有房的天堂。

這種天堂從來沒有存在過。你覺得有,是你的記憶騙了你,是精神出問題的徵兆。

中國的市場經濟,不是太多,而是不夠。存在各種限購就是證據。

什麼都可以買得到,這正是階層通道打開的意思,可定價,可交換,可改變。

一個出身底層的人,若是奴隸社會,或是嚴格限制人口流動的社會,又或是憑身份配給物質的社會,階層上升毫無可能,出身決定一切。只有社會大動盪,戰爭、朝代更迭,才有改變階層的可能,付出的代價是屍山累累。

一個人出身底層,在市場經濟社會,當然也不容易突破階層,家庭資源有限,起點不高,甚至站在坑裡,繼承了一堆貧窮觀念:現在最反對市場,最愛鼓吹徵稅,最歡迎限購的,底層人群居多,他們認為市場剝削了自己。多數人是走不出這觀念的,它像玻璃牢房,囚禁人一生。

但觀念可以學習,可以改變,可以得到。沒人可以強迫你不改變觀念。

起點再低,一個人接受了市場,就發現機會是多的,你的智商,你的身體,你的容貌,你的勇氣,你的冒險精神,你獨特的天賦,它們都可以成為你的資本,自由在,市場在,你就有機會。

一無所有的人去了北京,在北京有房有車,比比皆是吧。這就是階層上升通道。多跟這種人學習,少嘆氣,少抱怨。

沒有市場,你連去北京的機會都沒有,你連買房的權利都沒有,那才是階層的徹底固化。

最後還得聲明一下,免得有誤解。我說現在階層上升通道寬,並不表示我認為現狀是完美的,我認為現狀有很多弊端,有很多反市場的行為,如果沒有這些,階層上升的通道將更寬。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