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譜》名家講解

2019-03-12 15:58:24

《書譜》名家講解

1、北京-李貴元講解:

⑴況:整字筆畫不多,形體不大,靠豎彎鉤的伸展來彰顯風采。左右部基本是上平下齊,
三點水的高度決定全字的高度,即首點最高點與“口”最高點平齊,第三點最低點與豎彎鉤底部基本齊平。因此注意不要將三點水灑的太開(偏高),我看見有些書友往往將三點水寫得過高,但“兄”不好拉高而導致左右不配;即使強行將“兄”拉高與三點水匹配,也將使整字寫的鬆散。

本字的三點水寫法:三點筆斷意連。首點出鋒的指向是第二點的起筆處;第二點的出鋒,其指向是第三點的起筆處;第三點的出鋒,其指向是“兄”第一豎起筆處。注意,因右部筆畫不多,無需太多的避讓,首點與第二點垂直方向錯開的距離不需太多。
“兄”:“口”與“兒”高度相差無幾。“口”呈窄高、歪斜狀,且上寬下窄。故兩橫抗肩較大,右豎往裡扣(往左斜)。撇不宜長,起筆非在“口”底的中部,而是在近左豎處,在橫里橫向鋪毫起筆,即宜與橫實接。豎彎鉤與橫虛接,其豎勿粗,鉤要伸展。

2、北京-李貴元講解:

“雲’字筆畫不多,筆畫要相對寫的粗重。它又不是橫豎構成的方正字,寫精彩不易。有幾點需注意:

①短橫勿過短,長橫勿過長,短橫約為長橫的二分之一,勿寫大寫散,當然也不能寫得拘謹萎縮。

②長橫居中,第一橫與第二橫的距離與“厶”的高度基本相等。

③短橫為仰橫,即兩端上翹狀才活才俏。

④提筆的上平面與長橫的下平面基本平行,第一說明橫需抗肩,第二說明提筆上提的角度勿過大。

⑤末點是全字平衡的關鍵,勿輕,注意角度和分量,其最低點與提筆的最低點基本處於一條水平線上,即最後這一筆要壓得住,還要使全字站得穩。

3、北京-李貴元講解:

這是一個體態較高的字,左部高右部也高,但都不宜寫寬。左右要親密結合,左要讓右,右部筆畫可穿插到左部。左部斜立,右部正坐,即左部橫抗肩大,占整體的分量相對小,右部橫抗肩小,而占整體的分量相對大。這是本字結字的大原則。

“禾“旁:

首筆為平撇,平而短。平,體現在此撇的下平面幾乎趨於水平,其右上平面也較平而非立,其右角指向右邊而非右下方向。此撇短促而有力,下平面要飽滿有肚,而勿凹陷進去。

橫為中橫,大抗肩,粗壯,且前後一般粗。起筆處要大膽的靠左,而收筆處與平撇右端平齊,勿再向右邊走,否則侵犯右部,違反讓右之法則。橫的位置靠平撇勿過近,其起筆處在中線或稍靠下位置,其準確度應該八九不離十。

豎鉤挺拔但勿粗,形成橫粗豎細的對比。其起筆部分相對較粗,而過橫後變細,注意其長度。其位置對準平撇的重心,偏左偏右都不好。千萬不要與平撇實接,在橫上方出頭不太多。

撇勿長,尾尖勿出橫之左。其起筆在橫豎夾角間,貼著豎出來,向左下方向(約45度角)行筆。往左方太靠近橫行筆撇出是不對的,這樣切割橫豎間的空間會使布白不均衡。

點勿大,位置勿過高。點和豎的夾角,能與撇和豎的夾角左右對應,其位置較為合適。

禾旁的輕重變化是:重--重--輕--重--輕

“責”部:

橫較多,間距要勻密,上三橫比下四橫粗。第二橫比第一橫稍短。第三橫勿粗,呈扁擔狀,兩頭下沉,我們常犯的錯誤是右端沉不下來而翹上天去。長橫左端恰好能插入禾旁橫與點間,上部位置就基本合適了。

上豎為粗頭豎,不宜細。下面兩豎左細右粗,左短右長,但對比不宜太過強烈。

“貝”部:最頭疼的是“貝”的寬度和位置。理論上,貝的重心要與上部重心對正,但我們往往對不正而上下錯位不能形成整體。我的經驗是,貝的寬度與第一橫長度等寬,位置上下對準。

“貝“的形態也很頭疼,原則是兩豎垂直平行,上下等寬,飽滿端莊。但寫起來其竅門比較難掌握。一是要注意左豎的形態,二是左豎可略微左斜,三是上橫稍有弧度(與上部長橫的弧度吻合一致),四是折筆後別往裡扣,二是順勢直下寫右豎。

“貝”中間兩橫為小尖橫,要輕巧,左端虛接左豎,右端不接右豎。下橫托住左豎,插入右豎。

下撇居左,實接與橫。末點很重要,不可馬虎,要注意形態、分量、角度。分量不可太輕,狀如收腹(肚不明顯),頭頂著豎,腳(下角)支著地,奮力支撐整字的右側.

“責”部最後的形態,上下重心對正,形成一個整體。在視覺上,上豎壓著“貝”的中間偏左位置,而正對著“貝”內兩小橫中間位置。

整字最後形態,有收有放,平衡重要,“禾”旁橫畫與“責”部長橫形成左伸右展,達到平衡。

4、北京-李貴元講解:

大原則:首橫勿長,兩豎垂直平行,距離勿遠,其身忌寬,底橫拉長但不可粗笨,橫距相等,把握好兩點的寫法。

幾個注意地方:

①兩豎的起筆方法不同,大概是左豎露鋒起筆,右豎半藏鋒起筆,其態勢是左豎左閃,右豎右閃,呈背勢如花盛開狀,但行筆宜垂直向下,上下宜一般粗。兩相比較,左豎細右豎粗。

②中間兩橫勿粗,左右端均實接豎中。

③兩豎穿底不是筆誤,而是歐公寫法如此,別有風味。也可左豎不穿出而右豎出,也可兩豎都不穿出但宜實接。

④最後兩點勿近,分駐兩豎左右側。左點出鋒指向左豎底端,右點入鋒指向右豎底端。但兩點的最低點最起碼應該在一條水平線上,或者右點最低點低於左點最低點,把抗肩的橫往下拉,才能支撐穩全字“其”字寫法的變化(如上圖):一是中間兩橫寫成兩點,使全字更活潑些。二是最後兩筆分別寫成一撇、一點,或者寫成相逗的比較活絡的兩點。不管最後兩點如何寫,都要以支撐穩全字為準則。

5、北京-李貴元講解:

點的規範字寫法是左邊黑、右邊占,但書寫時常把四點作為全字的四點底來寫。另外,古人常把“黑”一類字裡頭的兩小點寫成一橫,如墨、曾等字。

本字主要由橫豎構成,且無大橫大豎,雖無外框,也是一個方方正正的字,中規中矩的寫就差不離了。

在中規中矩中把握好以下幾條:

①雖然左部筆畫多,右部筆畫少,但左右兩部是對等的,所占空間是一樣的,各占一半,只不過右部筆畫稍粗。

②左右兩部都不宜寬。

③左右兩部雖然平起平坐,但不能都正襟危坐而貌合神離,要緊密加親密的結合。就像夫妻倆照相,妻子可稍側向丈夫作倚靠狀。對此字來說,就是“里”要有倒向右側、頭倚靠“占”的態勢。處理的方法就是橫抗肩,使“里”呈斜勢,即使中豎走向有點左斜也無妨。而右部的“占”要挺直坐正,做可依靠的大丈夫。那么,其豎堅強有力,“口”方整、平穩、堅定。書友可仔細觀察“里”之“口”與“占”之“口”的不同之處。

④“里”橫距等份是必須的。注意下面兩橫別往右邊伸,要給右部的“口”留下空間。當然,“占”也有等份的要求,即橫點到“口”的距離跟“口”的高度相等為宜。等份是均衡布白的需要,均衡布白是為了整體的協調。均衡、協調不是死板,是楷書的原則。

⑤四點筆斷意連,間距相等,莫遠離上部。左右兩點很重要,中間兩點是打醬油的。左右兩點的重要體現在,一是擴大本字的輪廓,二是起支撐穩定作用。左點出鋒指向“里”左下角,右點入鋒指向“占”右下角,但他們的身體置於主體之外。

當然,每一點都不能馬虎,都要寫出正確的形態。點不是有連絲嗎,好,有的書友的把4點寫成像打了幾個鉤,一點不講究。我們要追求點的變化,就要打好基礎,把左點和右點的基本筆法掌握,那么寫好各種形式四點底問題不大。

6、北京-李貴元講解:

本字主要筆畫由橫和豎組成,共有9橫。雖然它是個高字,但不能過高,過高就散架了。所以,各橫不能粗,間距不能大,仍然要強調等距。但等距不是教條死板的,在距離差別不大比較均勻原則下,是可以變化的。比如,本字第一橫與第二橫的距離就可略微大點。

本字這么多橫層層疊疊,一是注意長短的參差,二是要注意穩定,重心不倒。

如是把橫都寫成絕對的水平,也許我們能把它寫正寫穩定。但這不是寫字,更不是書法。

橫都有一定的斜度(抗肩),且斜度不能完全一樣。第一橫較平,第二橫到第八橫較斜,最後一橫又得拉平。第二橫長橫是伸展放開的唯一筆畫,要注意其長度和左右的平衡。底橫是底座,要挺拔平穩。中豎是主柱,宜粗壯。此豎要垂直,也可稍微有點左斜,但萬不可右斜。我常被這些略抗肩的橫帶到溝里去了,將豎寫成與橫垂直,結果豎右斜了,整字也就往左邊傾倒了。另外,上下兩豎要對正。注意上述的幾點,應該能把“畫”字寫平穩。

有兩點需要提醒一下:

①第一個橫折筆請大家要特別關注,此橫折與“口”的橫折有區別。寫“口”時,一般是提筆至橫端右上角頓筆寫折,而在這裡,寫完橫可接著提筆然後頓筆,不需提筆至橫右上角。我認為,這就是塌肩的折,用在別的地方是敗筆,用在這完全正確。這個折法主要用在有“聿”一類的字。

②因為橫有俯仰之分,抗肩角度也不儘量相同,所以我不贊同諸橫要平行的說法。雖不贊同平行是說法,但我認為要特別注意橫間露白的部分。此字“田”與上橫之間的露白,就是從左至右一般大小的“一線天”,這樣會覺得很舒服很美。假如前大後小或前小後大,感覺會不一樣。說白了,就是諸橫不要你歪左我歪右,互相不協調。

7、北京-李貴元講解:

“乃”是形斜之字。凡形斜之字不能扶正,扶正反而重心難穩。要因字立形,斜中求正。筆勢雖向左,但重心勿倒右。形雖斜,重心要穩,字心務正。因斜就斜,以斜取勢,字心不到,姿態百生。

兩筆的筆勢皆向左,但字心勿倒右。要特別注意該兩筆的位置、角度和長度。其態勢像人一腳(鉤)支地承重半蹲後仰,一腳(撇)探出虛著地。所以一般撇的最低點略高於鉤的最低點,最多相平。若撇的最低點略低於鉤的最低點,撇就顯長了。

此字先寫撇,再寫橫折折鉤。撇筆遒勁有力,弧彎度勿大,注意撇的起筆此是標準的長撇,頭、頸、肚、尾分明。田英章老師《楷書要論》中說的很清楚,“以側鋒起筆,但下筆不可太重,在向左下方行筆時輕抬筆毫,為的是寫出頸部;然後慢慢按筆加重寫出腹部。收筆時慢慢抬筆出鋒,不可甩出,不可出現飛白或虛尖。”

第二筆寫橫折折折鉤。橫抗肩大,左粗右細,近似提筆,第一折要提筆至橫右上方略頓,折向左下方寫短撇,短撇收筆處不可抬筆,接著折向右方寫第三折,第三折比較圓潤,腕要活,最後挑鉤採用“跪筆彈鋒”方法。

“西”勿大、勿扁,鉤部勿寬,平捺飄逸。注意:第一橫與第二橫距離勿近;橫折折折鉤立起來一點,不要左斜太多;平捺勿過平;“廴”和“西”要形成托承關係。廼雖然和乃通用,但用乃更好

8、北京-李貴元講解:

斜鉤為主筆,伸展有理,其餘收斂。第一筆寫成鉤撇(或撇),較短,較直,往左斜度小,在格子下部。橫抗肩大,勿長。第三筆,橫上翹,折肩高聳,鉤(或撇)往左扣。斜鉤最關鍵,長而伸展,在橫上方露出較長,忌身彎力弱,太彎是普遍容易犯的錯誤,當然也不能過直,此筆在中線甚至在中線左側高起。撇高起,起筆位置一般橫折之橫畫的延長線上,撇勿長。點為撇點或右點,位置視情而定。橫有的撇點指向斜鉤與橫交叉處,有的撇點指向橫端,用右點一般點在橫端的右上位置。橫伸出斜鉤端較長,點一般在橫上方。橫伸出斜鉤端較短,點一般靠近橫端。不管如何點,此點位置在垂直方向都不要超出下撇的右邊。

注意:

①第一筆撇筆不宜長,第三筆橫折鉤起筆一般靠近第一筆的中部,勿寫的太靠上。第一筆與第三筆的最低點基本在一水平線上,我們習慣把橫折鉤(或橫折撇)縮進撇里是不對的。

②斜鉤的起筆勿靠右,在中線甚至在中線左側高起,從這一位置起筆瞄著第三筆的凸肩,緊鄰凸肩而過,那么斜鉤的位置和斜度就差不離了。注意伸展到位才起鉤。

斜鉤以寫右點的方法起筆,然後中鋒向右下方行筆,用轉腕的手法轉起來,從粗到細,再由細到粗,到位後向右上方挑筆出鋒,要求鉤身勿粗重,鉤部內圓外方。我們初學時,往往只注意怎么起鉤,而不注意鉤身的運行。其實鉤身運行順暢了,起鉤乃水到渠成。就像小孩滑滑梯,滑得順暢了,到底自然就站起來。若滑行當中跌跌撞撞,要站起來肯定困難。

8、附:《“成”的探討》:

作者楷網李貴元

以斜取勢,左收右放。一般來講,有斜鉤的字都取斜勢,以體現歐字的險絕,橫要密切配合,要較大幅度的扛肩往右上斜。有斜鉤的字,斜鉤大多為主筆;是主筆,它就是主導,它就是領袖,它就是精神所在,它就要伸展、要突出,突出它的存在,突出它的力量;那末,其餘筆畫只能老老實實、規規矩矩收斂起來、團結起來(中宮收緊)跟著主筆走。

寫法剖析:

1、筆順為先撇後橫。

2、撇為鉤撇,不能長,也不能太斜,要立著點,有點像豎但有點彎、有點左斜。起筆是露鋒起筆,頭往左歪;這歪頭不可忽視,能顯示此筆有點彎,主要的是顯示它的美。起筆不能高,在橫向中線上面一些即可,在中線上面的部分大約占整筆長度的四分之一還弱。這起筆位置很重要,它告訴我們,在寫斜鉤前的部件應置於全字的中下方。此部件要是往上放,一會斜鉤要高高在上就沒位置了。這個撇鉤不能大、不能長,起鉤的方法有兩種:一種是跪筆彈鋒,一種像寫垂露用回鋒的辦法。此處像第二種。

3、橫勿長,扛肩斜度較大。此處用的是左尖橫。注意它和鉤撇的銜接位置,橫不能埋沒了鉤撇的歪頭,要讓歪頭露出來,美的部分露出來。

4、注意橫折彎鉤的大小和角度。按裡面不大的空間比例來說,它不應該太小,我們往往將它寫小了特別是寫窄了。它的形態是,右肩使勁往右上頂,豎鉤使勁往(左)里扣。所以橫不粗,斜度不小(斜度不能小於上橫),提筆折肩高;豎鉤往左斜的程度甚至稍大於左鉤撇的斜度。最後的位置是,折肩上頂橫向中線,右靠縱向中線,鉤下與撇鉤齊。當然第一筆鉤撇上下左右的位置要準。

5、到了該字的老大——斜鉤。它要高起,即要在橫上方較高的位置起筆,讓它出頭多;還要往左起,具體位置在中線左側起筆。否則,它伸不長,躺不下。起筆要頓筆,調鋒下行,挨著折肩盯著右下角伸展,挑鉤內圓外方,出鋒的大方向是向上的(也許稍偏右)。究竟斜鉤要多長,具體沒法說,總之看著要協調、要美。

6、撇不要長,不宜太靠下,看好它的角度。起筆位置在中線上面一點。

7、點是撇點,不宜虛弱,要勁健,鋒指橫右端。

容易犯的錯誤:

首撇太斜,位置太靠上;橫太平;斜鉤太彎,伸展不到位,鉤不好。

9、北京-李貴元講解:

“宀”的寫法:首點居中,左點(即左豎)離首點稍近,鉤(“鳥頭”)稍遠。寶蓋下面有撇捺伸展特別是有長橫時,寶蓋宜窄,反之,宜寬。首點多為豎點,稍重。左點立起來,稍輕、稍長。我觀察,歐公此筆有點也有豎的寫法,而田英章老師多採用豎的寫法。橫鉤“鳥頭”視胸,其橫可稍有拱形,不宜下凹,勿粗重,勿由細到粗。此筆田英章老師寫得比較有特色:橫並非簡單的由粗到細,大概是左段由粗到細,右段兩頭粗中間細。要寫出此特色,我的體會是要有節奏,由慢變快,過中點後似乎要跳將過去頓筆寫鉤。寫鉤是向右下方頓筆,接著向左下方出鋒收筆。注意,向“左下方”要比較偏左,不是偏下。偏下了,“鳥頭”不是視胸,而是鳥嘴啄地。視胸的“鳥頭”,鉤部的下端面是趨於水平的。運筆的要點是,頓筆後,筆桿往右稍側,側鋒出鉤。

不過,在寫“安、案”等字時,點撇連寫,寶蓋的形態更像鳥嘴啄地,要注意差異。

“子”的寫法:“子”確實難寫。寫好了“子”,“字”、“學”、“李”等字解決了一大半。田英章老師說,“子”要曲折有致,重心不倒。如何做到呢?我認為,提折勿大,“嘴巴”張得大一些,祝金廷老師說像獅子口很形象。弧彎鉤的弧度、長短要適當,行筆過程應慢慢加重加粗,提鉤平出。其最下角與其跟撇的接點基本在一條直線上(看米字格中線可知),否則整字不是倒左就是倒右。橫筆勿長、勿生硬,左長右短。整字勿高、勿大。

我們常犯的錯誤:①把“子”寫得過高。②提折撇夾角太小,即撇過平,一不舒張,二是導致弧彎鉤位置偏左。③弧彎鉤不正。一是弧身沒拐到位置就挑鉤,鉤的最下角偏右,字心倒左;二是弧身拐過頭了才起鉤,鉤的最下角偏左,字心倒右。④鉤不是平出,而是向左上方挑出,達不到穩定的作用。⑤橫兩頭一般長,倒不平衡了。把“宀”和“子”組合起來成“字”,其關係是:①寶蓋寬點;②首點、弧彎鉤跟撇的接點、弧彎鉤的最下角三者在一條垂直線上。③從上往下看,橫、提、橫三者斜度基本一致,且距離基本相等。“子”靠寶蓋勿太近。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