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個孩子都可能被欺負,這些技巧父母要提前學會

2019-03-16 03:32:37

每一個孩子都可能被欺負,這些技巧有一天你或許會用得到。

作者:Daisy

和老友相聚,一番暢談之後,她皺著眉、略有些惆悵地給我講了兩個故事。

故事一:老友的兒子濤濤四歲,安靜平和。一次濤濤在小區健身器材區玩轉盤,正在興頭上。突然來了個“不速之客”,一個比濤濤高過一頭的男孩子一把把他推開:“讓我玩!”濤濤驀地被驚到,半天沒緩過神,黯然神傷地回到了老友身邊。老友也竟一時語噎,不知道該怎么安慰,只是輕輕地摸了摸孩子的後背。

故事二:發生在幼稚園放學。當時濤濤正在和一個小夥伴玩得火熱,老友沒過去打擾,只在旁邊靜靜地等待。沒過一會兒,不知怎地那個小夥伴使勁推了濤濤一下,濤濤直接人仰馬翻倒在地上。老友有些氣憤,趕忙迎上前扶起臉上還掛著淚花的濤濤。老友剛想開口告訴那個孩子這樣的行為不妥,那個小夥伴的家長只是淡淡地對著自己孩子說:“不能推小朋友啊。”一句道歉都沒有,就堂而皇之地帶著孩子踱出了校園……濤濤望著他們的背影問媽媽說:“媽媽,他為什麼好端端地就把我給推到了?”老友看著濤濤委屈的表情,覺得自己有點像“縮頭烏龜”!

雖然道德原則告訴她“暴制暴”絕不是解決問題的最好方式,但總是“逆來順受”卻使得孩子越來越沒有自信!我們來看看這兩種極端的回應方式有哪些問題。

“以暴制暴”的父母要么大張旗鼓地去訓斥另一個小朋友,要么和小朋友的家長“理論”,亦或是回頭怒氣沖沖地批評自己孩子是個“受氣包”。

無論怎么做,都在第一時間忽略了孩子的感受,而把發泄自己的情緒作為第一要務。當受到傷害的孩子看到父母“以暴制暴”時,會從中學到什麼呢?

當然就是學大人,一樣以暴制暴。面對弱者他可能會勝利,但是面對比自己更強大的人呢,難道還要去“硬碰硬”嗎?特別是當父母又反過來教訓自己的時候,可謂又是對心靈造成可怕的“二次傷害”。連最親近的父母都這樣嫌棄和排斥自己,孩子可能會走上自我懷疑之路。長此以往,孩子長大後,也會用這種毫無彈性的處理方式去面對問題,這當然不是我們為人父母所希望的。

思考另一個極端,每當孩子受欺負,“逆來順受”的父母一般都會對自己受傷的孩子表現出過分的同情和關切,同時對待施暴的一方秉持“忍辱負重”、“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態度。久而久之孩子容易形成一種“受害者心理”。他覺得這世上所有人都是欠他的,只有靠被傷害和自虐,他才能得到關注和愛。遇到挫折和困難,他首先不是思考怎么面對和解決,而是想“我怎么這么倒霉、苦逼,怎么全天下都和我過不去,我沒有辦法,我只能等著父母和別人來幫我,如果連他們都不施予援手,我就只有死路一條了……”因此大家可以理解為什麼有那么多青少年一件事情想不開,就輕率地了結了自己的性命了吧。

那到底什麼才是解決此類問題的最好方式?構建孩子強大的心理力量就是重中之重!父母要給予孩子自主選擇的權利,培養孩子的自信力。

就拿濤濤在小區玩耍時被小朋友從健身器邊推開的事情舉例吧。

當濤濤被推開,媽媽可以先問濤濤還想不想去玩,如果濤濤決定不玩,那就隨孩子的意思。如果孩子依然戀戀不捨,那么建議父母可以根據孩子的狀態,劃分為四個層次去幫助孩子。

第一階段,媽媽主導。適用孩子還小,或頭一回碰見這樣的事情,根本不知道該如何應對。這時媽媽可以帶著濤濤去那個大孩子的身邊,這樣說:“小朋友,這個玩具是小弟弟先開始玩的,你們可以輪流玩或者一起玩,但是你不能推開小弟弟。”

第二階段,觀察陪伴。 適用於大一點的孩子,或生活中不斷重複類似情景時。 在事件發生時,媽媽可以斟酌孩子對這類情況的把控能力,評估孩子是不是有勇氣自己說出來。如果可以,那媽媽就陪同在一旁不言語,僅用行動給予孩子支持和力量。如果孩子還達不到,那請自行循環第一階段。

第三階段,孩子主導。如果此時孩子已經非常熟悉了解決問題的套路,也許突然某一天,他可以甩開媽媽的臂膀,自己走過去和對方協商。

第四階段,孩子獨立處理。不論媽媽在不在場,他都可以輕車熟路地去獨立處理爭端。

父母熟悉了這四步,就可以循序漸進地教會孩子解決和處理類似問題較為合適的方式。我們常說孩子是家長的一面鏡子,家長的言傳身教、為人處世、舉止行為等都在潛移默化地影響和薰陶著孩子。孩子從家長身上學到的本事就是未來踏入社會的立足之本。因為父母不可能將孩子保護在羽翼之下一輩子,只有培養孩子獨立解決問題的能力才是根本。

Daisy,家有可愛男寶一枚,是一個在育兒道路上努力學習和汲取的媽媽,親力親為實踐親子溝通,希望未來能盡一己之力影響身邊更多的爸爸媽媽。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