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君筆底有煙霞,自拔金釵付酒家

2019-02-17 11:13:34

現在的社會,太多男女的分分合合,許多的明星被暗曝離婚,愛情仿佛是稀罕物了。男女談婚論嫁,總是要以物質為基礎,而婚姻也要建立在金錢之上。當看了清代女詩人林佩環的愛情故事才知道真正的愛是無私的,是奉獻,是付出。當一個女人愛上了一個男人,不管他身份地位,不管他醜與俊,不管他窮困潦倒,就是那么死心塌地。

林佩環本是千金小姐,才華出眾,追求者甚多,上門求親者無數,但他偏偏傾慕才子張船山。那個時候的船山其貌不揚,長得醜自不必說,家庭因受父親的事牽連,窮困潦倒又剛剛死了原配夫人和小女。按現在的話說就是個一無所有的人,連生活都無著落,雖有才華卻吃了上頓無下頓。但林佩環不是個愛慕虛榮的人,義無反顧地嫁給了張船山。她愛一個男人是愛他骨子裡的才華,就算這個人落魄到無錢付酒賬的地步,她也愛得不能自拔。

為了心愛的人林佩環拔了金釵為他付賬,她認為男人筆底的才氣遠勝過自己頭上的珠光寶氣。有了佩環的支助,船山開始走出人生的低谷,在事業上也漸漸有了起色。當然,張船山確實博學多才,不但能寫詩文,而且還善書畫。詩歌創作上力主袁枚“性靈說”是個經世少見的奇才。難怪林佩環如此垂愛,他們二人婚後也是你儂我儂,令人艷羨。張船山也是常常有詩作贈與愛妻,如“雪窗夜話卿憐我”;“車中婦美村婆看,筆底花濃翠墨勻”;“學書且喜從吾好,覓句猶堪與婦謀”等。

那一天,張船山為妻子林佩環畫了一幅肖像,神韻婉轉,美不勝收,佩環十分喜歡,便情不自禁在畫上題詩一首:

愛君筆底有煙霞,自拔金釵付酒家。

修到人間才子婦,不辭清瘦似梅花。

詩中難掩嫁給船山為夫的自豪與快樂,而船山看後也是真情流露,當即寫詩回贈愛妻:

妻梅許我癖煙霞,仿佛孤山處士家。

畫意詩情兩清絕,夜窗同夢筆生花。

這夜窗同夢,詩畫清絕的佳偶唱和,成為詩壇佳話,這令無數人羨慕的完美愛情是何等的美妙。佩環重才而不重貌,為愛情願意付出的品質讓人欽佩。愛一個人當如佩環,懂得付出方能悟出愛的真諦,才能幸福快樂地生活!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