壽山石雕刻藝術

2019-03-07 19:48:19

壽山石雕刻藝術

壽山石雕以優美材質、工藝精湛著稱於世,業界常津津樂道於“一石二工”,鮮有人提到“石”與“工”之外的格調,是因為“石”與“工”很直觀,而格調似乎很抽象,看不見,也摸不著。

有些壽山石作品可謂精雕細刻,卻擺脫不了匠氣,有些刻得足以以假亂真,卻無法讓人有更多的聯想空間,顯得索然無味。而有的壽山石作品原材料未必上乘,工藝也不複雜,卻有意想不到的藝術效果,這便是格調的魅力。其實,藝術品格調如同一個人的內在氣質,相貌平平,但氣度不凡,一樣能獲得好感,受人尊敬。一塊普通的壽山石只要處理得當,也能成為格調高雅的藝術精品。可見在創作於鑑賞壽山石作品過程中,除了注意作品本身的形象與內容,還不能忽略了作品的格調問題。

格調的基本意義是指藝術品的品格與基調,主要指體現在藝術中顯露的作者本人的品格、氣質,專業水平和藝術修養等方面。對藝術家而言,其作品的格調與風格緊密相關,但不等同。雕刻家在技術成熟後,以自己獨有的方式在創作中形成比較穩定的基本面貌就是風格,不同藝術家的風格可以有千種變化,萬般差異,但格調卻有高低雅俗之分。在這個意義上,格調比風格更具有概括性,是更高層次上的概念。優秀的藝術品不僅重視外形美感,還注重內在氣韻,不僅用以“成教化,助人倫”,且有抒情怡性的自娛功能。觀賞格調高雅的壽山石藝術品時,我們感受的到雕刻家在創作中的激情與快感,領略其中如詩的意境,如音樂般的節奏韻律,或滄桑厚重,或清新典雅,或催人奮進,或平靜抒懷……這是創作者真情實意的自然流露。

俗話說:“字如其人”,“見畫如見人”。不同藝術家因個性、經歷的差異,創作出來的基調也完全不同。壽山石雕創作材料差別較大,除了品種豐富,每一塊石頭又因色彩、形狀、質地、肌理等方面的不同而各具特質。如何做到因材施藝、點石成金呢?首先要深入生活,觀察和熟悉要表現的對象,在生活中豐富自己,提高和完善自己。還需要雕刻家對自己所用於創作的材料有充分的了解,不斷地提高文化素質和藝術修養,才能更好地駕馭自己的藝術表現力。

當一個人的學識修養達到一定的高度之後,他對生活的觀察體會就會更加深刻細緻,這是一種相輔相成、相互促進的關係。中國工藝美術大師林亨雲是業界堪稱“魚和熊掌兼得”的大師。他所刻得“魚”和“熊”形態逼真,張弛有度,熊毛蓬鬆、輕柔、油光發亮,游魚活靈活現,充滿動態,這就源於他對生活細緻入微的觀察和不斷學習的韌勁。“讀萬卷書,行萬里路,脫去胸中塵濁,自然丘壑內營,成立鄄鄂,隨手寫出,皆為山水傳神”,明代著名畫家董其昌在《畫禪室隨筆》中的這段話正強調了提高自身修養的途徑和必要性。

此外,創作者還要善於從繪畫、書畫、詩詞、篆刻等藝術領域吸收精華,將文學、戲劇、電影、音樂等藝術形成的精髓融會貫通,從古今中外各種文藝傳統中汲取豐富的養料,不斷地積累和完善自身修養,以培育和滋潤自己的藝術作品。卓有成就的工藝美術大師,他們表現的對象各不相同,風格也不一樣,但對藝術孜孜以求、精益求精的態度卻是一樣的。郭懋介大師以擅刻薄意著稱,其年輕時與金石書法家高拜石等人過往甚密,對篆刻、書法、丹青等領域受益良多,因此他的作品融詩、書、畫、印與一爐,隨緣自牧且清汁典雅,獨具一格,時時怡情人心。畢竟,作品只有被賦予高貴的靈魂,才具有這樣永恆的生命力。

壽山石作品的格調超於技術層面,作為相對獨立的藝術觀點,就像一面折光鏡,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折射出作者的人品、氣質和修養,因而從更高層次上決定了作品定位。

當然格調是隨時代發展的,會不斷地充實以新的社會內容,並顯示出時代精神,但它在藝術中的價值和意義永遠不會削減,這不僅是傳統的欣賞要求,也是藝術本身的發展規律。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