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時代,最好能好過蔣方舟,最差能差過吳秀波嗎?

2019-03-08 08:21:27


有數據顯示,年輕人自殺的人數增長速度不亞於美國。自殺成為中國全國人口15至34歲青少年人口中第一位的死因。 復旦大學近日發布《中國網路社會心態報告(2014)》,該報告指出,生活壓力感呈現出年齡越小,壓力感越強的特徵。其中,“80後”“90後”生活壓力感尤為突出,有壓力感的分別占到各自群體的53.5%、57.5%。在對於負面情緒的感知中,持有不公平感、不安全感的網路用戶分別占總體的44.7%、41.3%。

別人說,年輕人遇上一個最好的時代,舊有遊戲規則在瓦解,看上去每個人都有機會,草根都能逆襲。但成功的定義、模式和路徑又變得不那么確定和清晰,但可肯定的,成功不是隨隨便便的事,在挫折或者是外界的質疑下,我們焦慮,躁動,迷惘,甚至迷失,我們該如何是好?

北京還是那樣霧霾、全國房價還是那么高、路上車流還是那么塞、精神科還是排滿了人、我們起床第一件事還是打開手機、茶葉蛋還是1塊5一個……我們該如何是好?

我們一天到晚都在刷微博、看微信、PO照片、發動態,社會上有一點風聲草動,不用三分鐘全部人都知道,繼而有鋪天蓋地的口水,於是我們去急迫地數有多少點讚。我們社交網路下成長起來的一代人,無時無刻不在曬自己,同時窺視著他人。於是變得非常矛盾:一方面標榜自我的獨特個性;另一方面又極度需要獲得他人的認可。

我們變得敏感:對外部世界的評價杯弓蛇影;變得迷茫:陷入對他人展現出來的生活的羨慕嫉妒之中;變得脆弱:經受不住孤獨與痛苦的考驗;變得焦慮:認不清到底何謂更好的未來。我們該如何是好?

這本身就是一種病。

這是一個最好的時代,也是一個最壞的時代。

最好能好過蔣方舟,最差能差過吳秀波嗎?

從小被譽為“天才少女”,7歲寫作,9歲出書,12歲開專欄,被清華大學破格錄取,剛畢業就被《新周刊》聘為雜誌社最年輕副主編,那句“出名要趁早”,說的也許就是蔣方舟吧。但即便年少成名,成長路上就真的沒挫折、不敏感么?

No,蔣方舟在最新的長微博《抗敏感,不惶恐》中說,年少成名並未給她帶來無堅不摧的外殼,相反的,這讓她更早的開始在意外界的議論和評價。她也跟普通少女一樣,稍微一發胖就惶恐,就恨不得三天減肥四天節食云云。“我們對他人的意見過於敏感,無法忍受不被‘點讚’的人生。”但是,人生苦短,人總不能活在外界的聲音和眼光裡面。太敏感是種病,它會毀了你整個的幸福。

“無痛的是人流,不是人生。那些殺不死我們的痛苦,它們有時會讓我們更加強大。就像令我們受益最多的人,往往並不是良師益友,而是那些曾經努力傷害我們但最終並未能如願的人。時代讓人變得更敏感,但人難以逆轉時代的變化,只有在自己身上,克服這個時代。”她如是說。

無痛的是人流,不是人生,這是我非常喜歡的一句話,是啊,無痛不人生,關鍵是你是否痛得起,輸的起,真正的強者不是沒有痛不能輸,而是輸了痛了更加堅強。這是抗敏感青年的范。

最壞能夠壞過吳秀波的處境嗎?

你也許不贊同,因為你看到的是功成名就的吳秀波。

而之前40多年,那個笑稱“三百六十行乾過兩百行”的吳秀波你沒有看到。

得過絕症,丟過鐵飯碗,酒吧駐唱,下海經商,開過7家餐廳,做過酒吧、美容院、服裝店,給人做經紀人……一路折騰,周遭的冷言酸諷自然少不了,甚至有人斷言他再也回不到那個舞台了。

但不管坐多久的冷板凳,他卻從未放棄對自己夢想。他一直相信:無路可退,便只能一往無前——“其實最重要的是走路,不管它是直路也好,彎路也好,最重要的是要走。我並不覺得直路走起來就幸福,彎路走起來就難過,每段路都有他特定的風景。”吳秀波如是說道。

逆境中的一小步就是最重要的一步。一切非議和挫折只是說明未到收穫期而已。

一個萬千少女少婦眼中沉靜睿智、張弛有度、泰然自若的男神吳秀波。

人們總是樂於讚揚每一個大器晚成之人,卻不知道,大器晚成需要等得起,更需要守得住,尤其當你面對社會上某些病態事情。有人問藥方,就是保持年輕,做一個抗敏感青年。

走過很多路,聽過很多道理,卻依然做不成抗敏感青年。WHY?要么就是太自我,要么就是太不自我。

一蓑煙雨任平生,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去它的敏感時代,去它的抗敏感青年,哪來那么多風雨,那么多敏感?堅守初心,便是晴天。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